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三章 张玉香可以再睡了

    “小丫头,知道个芘,睡觉,别乱动了!”高粱心里憋着屈,心里想着肯定得找高雯丽把账算回来。《+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至于咋样算,高粱琢磨着,琢磨琢磨就上劲了,那小身子,热热乎乎,又嫩又滑,大姑娘的滋味儿可不一样。

    “呸!谁不知道一样,你不就是跟高雯丽睡了吗?大家都在说。”高晓晓撇着嘴。

    “芘!”高粱想想不对。“没错,睡了,咋的!你知道啥叫睡不?眼睛一闭一睁,一天过去了。”

    “咯咯”高晓晓呵呵笑。“高粱,你别忽悠我了,我也上高中了呢!不就是那样吗,当我不知道啊。我知道的可多了。”

    “你知道个芘!”高晓晓老提高雯丽,让高粱心里有些不舒服。

    “哼!我知道的可多了。妈老是让我跟你睡,就像让你跟我干那事,还让我做你媳妇呢?”

    高晓晓才不笨,肖月梅那心思她可明白着。其实这事高粱心里也跟镜子似得,不过没说破,说不准肖月梅往后就没这意思了呢!再说了,高晓晓还上学呢。

    “瞎想,就暖个床!妹子咋能做媳妇?”

    “你才不是我亲哥呢,妈说你是大伯捡的。”

    高粱透着糟心,这事可不是第一回听说,不过以前没往心里去。婶子对自己挺好的,高粱把肖月梅当妈了,就不那么在乎,别人也就没啥舌根嚼的,久了就没人提这事。

    高晓晓提了,高粱挺不是滋味。“行了!别说了,再说我让乌嘴咬你。”

    “不说就不说。”高晓晓小声嘟囔,往被窝里一缩,露出个小眼睛在外面。

    妈妈的!这事闹的,刚才被挑上的火半天下不去,下半夜,高粱都迷迷糊糊睡的,没个清醒。

    肖月梅又神气了,声儿又大了,这一切哟自于底气,因为高晓晓亲自试过的,虽然没成事,但坚挺依旧。

    可高粱反而有些不起劲,高晓晓这事还不知道咋弄法,瞧这样子,婶子是铁了心,而且高晓晓那丫头不像不懂事的样。

    还有高雯?高雯丽,高粱头回觉得女人多了是件麻烦事,因为总得付出些什么!

    出了家门,高粱越想越事儿多,心里头有些不自在,早就想好了的赚了野菜干的钱回村里显摆的心思早就不知道扔哪儿去了。

    乌嘴好久没粘着高粱了,特兴奋,跟着高粱一路摇尾巴!一路叫一路嚷。

    “乌嘴啊,乌嘴,还是你这狗东西好,日了母狗挿拔出来就不管事儿了,哪有你这么痛快哟!”

    边说着话,高粱忽然站住了。心里一蟼愑翻腾开。因为张玉香!

    遛着乌嘴的时候,高粱正好看见张玉香带着狗子在门口忙活。张玉香在削马蹄,狗子在一旁流口水。

    张玉香人好,给狗子一颗,狗子吃的满嘴是泥,吃完了还舍不得走。

    对比起这些女人,尤其是经历了徐凤音和赵云霞,高粱想起了小时候上学的时候,想起了以前的点点滴滴。张玉香的好,就像波涛汹涌一样,压在高粱的哅口翻江倒海。

    尤其是去县里之前,张玉香跟高粱说过的,只要野菜干的事情办成了,给张玉香底气,让她不觉得自己不是个不祥之人。这个原因才崳念在高粱的心里噗噗的直捣鼓,觉得这是要去拯救张玉香,让她知道她是个好女人,同时还搂着她噼里啪啦的让她云里雾里的快活上一阵子。

    虽然噼里啪啦的想法有些不切实际,但是高粱急切的想把野菜干这件事告诉张玉香,还要告诉她,是因为借了她的书,才让自己知道野菜干的价值。她不仅不是灾星,还是自己的福星。

    去张玉香家串门应该没事,去还她书!高粱想了个最好的借口。迈着小步子去小砖屋找到上回借的那本书,往张玉香家跑去。

    张玉香削好了马蹄,端进了厨房,不够狗子嘴馋,还跟着张玉香身后转。这可不行,虽然不能噼里啪啦的干那事,但是找张玉香说说话也好,不能让狗子碍事。

    高粱的脑子里永远不缺歪主意,搂草打兔子似得,不仅得把狗子骗走,还得坑一把别人。

    “张老师!”高粱在院子里喊,迈进了正屋。“我来还书。”

    “啊!”张玉香听见是高粱的声音,不由得惊吓错愕,从厨房里走出来。

    “狗子,你咋还在这呢?”高粱怪叫的说。“高驼子家发剩糖了,刚才二丫都跑摔了鼻子,你不去可吃不到了。”

    狗子抽抽鼻子,口水刷的流出来了,迈腿就跑。

    “等下!要是高驼子不肯给,那就是藏起来了不给你,你照他哭就是了,知道不!”高粱咧着嘴,笑呵呵的看狗子跑的比兔子还快。

    “张老师!我想死你了。”高粱轻手轻脚的绕到张玉香身后,一下从后面抱住张玉香。

    “小粱你!”柳淑英哪里会想到高粱突然窜出来抱住她,不由得一声惊叫。

    “玉香!怎么了?”张玉香的老娘在里面看电视,走出来问。高粱不慌不忙,脚底抹油一下溜进了厨房。

    “没没啥!我看见猫来偷食,吓走了!”张玉香心慌意乱,胡乱找了个借口。

    张玉香老娘瞅了两眼,没看出啥。“这儿猫就是多,上回就吵的我睡不着觉。”说完就回屋去了。

    张玉香知道高粱进了厨房,赶忙进来。没想到高粱就躲在门边,抱着张玉香的腰就不松手,一直抱着,僵僵的,直到确定张玉香的老娘不会再过来。才像复苏的蛇一样动起来,“张老师,我回来了,这回你一定得信我了。”

    张玉香放下手里削马蹄的刀,抓着高粱的手,“小粱,说啥了你,快松手吧,别让看见了。”

    “谁看见啊,这会没人来。”高粱闻到了张玉香身上那股香味,和赵云霞身上的香水香味完全不一样,这是那种天然的清新之香,他曾经无数次闻过,以往每次趴在张玉香身上掘动芘股的时候都回闻得到,像是从她体内发出来的。

    这股香味让高粱心意萌动,血流加速,很快就充起了下身。“张老师,我回来了,事情办好了,你还不知道吧?”高粱用惊喜的口气小声对张玉香说道。“你是好女人,以后都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