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二章 小妹给热烘烘滋味

    慢慢的高根明喝的有点多,特兴奋,说三道四,肖月梅不仅没有呵斥,反而笑眯眯的瞧着,瞅准了高粱碗底,碗一空就朝高粱碗底倒满了黄橙橙的香米酒,然后立马朝高根明使眼神。《+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

    高粱因为高兴,也没啥顾忌上,不知不觉已经喝了十几碗,脑袋沉得厉害,最后一头栽倒在桌子上,晕晕沉沉的睡过去了,啥也弄不明白。

    “嘿臭小子,还跟我拼上了,这十几年可不白喝!”高根明二摇摇的在那得瑟,端着酒碗就要往嘴里倒,嘴上还在砸吧啥味道,好像挺过瘾挺享受的滋味儿……

    “行了!知道你能耐。”肖月没不屑的说道,高根明那点量,没见舌头都大了吗?装电工哪能多喝,喝多了要出安全事故的,所以高根明酒量一直不太好,只是贪喝。

    “走走走!你扛上,别摔着了。”肖月梅一边催着,一边收拾碗筷。

    “嘿嘿嘿”高根明干咳几声,趔趔趄趄的扛着高粱,嘴里还在说:“瞧你那得意,晚上收拾你。”

    爷两晕晕乎乎的到了小砖房,肖月梅跟后面铺好床位。

    这一觉,高粱睡到不知道时候,直到觉得下面热烘烘的好受,才迷迷糊糊的醒了。被窝子里暖暖活活的,高粱酒一醒,居然还有个人在钻来钻去。

    “晓晓你咋在这?”

    “呼”高晓晓探出小脑袋,脸上憋得滚烫。“憋死我了!”

    高粱觉得下面凉凉的,还浉热,回味刚才的舒服劲,心里可不知道是啥滋味儿。“晓晓,你干啥呢?”

    “还不是你!”高晓晓鼓着气呼呼的脸埋怨。

    “怎么是我了?”高粱挺冤枉的,刚才睡的可死了。以前让高晓晓暖被窝也不少,这回咋就不同了呢!

    “你还不知道呀,都说遍了呢!妈让我给你试试,不然我才不弄呢,丑死了!”高晓晓有点儿气恼的说。

    “什么乱起八糟的?”高粱真嫫不着头脑了,甩了甩,忽然白天的感觉一联系,这?,这肯定有啥事。“晓晓,你给我说说!”

    “还不是你。”高晓晓翻白了眼珠子,好像受了啥委屈一样。“我说你那没事儿,妈偏让我试试。”

    这事还得从高雯丽说起,高粱跟高雯丽的事因为高雯丽去燕京上学后平息了,不过因为高雯丽再次回村,又闹出事了。

    大伙都说高雯丽被高粱睡了,这事就像根刺,卡在高唐喉咙上。这回高雯丽回家,高唐实在是憋不住,让高雯丽她娘郑秋萍去问问高雯丽,到底有没有这事。

    这也不怪,人之常情吗!

    高雯丽越挺气愤,说大家乱嚼舌根,根本没有呢!瞎说!

    话是实话,不过高雯丽可没说是因为那一下滑出来了没成事。结果高唐听了,心里那个兴奋啊,那个扬眉吐气啊。

    这事可还不能就这么瞒着,还得说开了,为他这个村支书正名!

    可年轻小伙大姑娘待一屋,没成事,谁信?除非那男的不行!高唐就跟忽然开了窍似得,这理由中啊,简直绝了。既摘清了高雯丽,又把高粱那小犊子给盖了顶大帽子。

    而且越想,高唐就觉得越有这么回事,自己家闺女那是啥人,哪个小子能憋住咯,照这么推算,那小子还真是个软货!

    就照着这么猜测,高唐搁心里把这事给了定杏,没错!高粱那小子就是个软货。

    偏偏好事凑堆去,徐凤音没等着高粱给自己办户口的事儿,一转身找上了村支书高唐。三两下搞了一通事,高唐还真找关系把徐凤音的事办好了,也正好乘着这机会,把高粱是软货的话递给了徐凤音。

    所以为啥徐凤音对高粱不待见呢,事办好了,大家伙不中用,啥想头都没有,徐凤音有好脸銫才怪呢!

    本来高唐最中意的是王蓉,那女人下面那张嘴好使,上面那张嘴好使,说三道四的最厉害了。不过王蓉瞧不上他,偏偏徐凤音还送上门来,高唐也就不多费心思了,顺手推舟把这事散播开。

    没两天的工夫,高阳村大小媳妇、老娘们,全认准了这事,传到肖月梅这儿,肖月梅那个急呀!

    自己一窝三多金花,就剩高粱这个侄儿一根独苗,要是那儿坏了,还指望啥?就跟天塌下来了似得,赚再多钱,再有出息,不留种不还是没用吗!

    不由得肖月梅不信,消息到了她这儿,再联想叫了几回高晓晓给高粱暖被窝的事,肖月梅越想越觉得事情就这样没错。

    可事情往往在绝望中出现了转机,高晓晓可是亲自瞧过高粱那家伙的,而且也懂些事,说她们造谣呢,别信!高粱那儿可丑了。

    肖月梅算是绝处逢生,忙问了一通!高晓晓说估计是没事。

    个大姑娘说的这话,有多大信头,肖月梅心里可没底了。不过高晓晓信誓旦旦的说,书上就这么说的。

    最后肖月梅不踏实了,让高晓晓再试一回,又担心让高粱知道了,坏没坏对高粱都是个打击,又出了个主意,让高根明喝上一通,把高粱给灌醉了。又让高晓晓红着脸学那法子,才有了这回事!

    高粱懵了头,好半天才回过神来,前前后后仔细捋了一遍,算是明白了。

    高雯丽,这丫头可把自己害惨咯!难怪大伙瞧自己不待见呢?那眼神就知道有啥事不对!

    这回好了,以前仗着大家伙,到处神气,现在大家都认为自己坏了。想找女人骑也不行了。

    最可气的就是徐凤音,虽然高粱不知道她跟高唐搞上事儿了。但这女人一听自己不行就翻脸,还没试呢!迟早小爷把你干翻去!

    妈妈的,咋又错了,那女人小爷才不干呢!说了不干那就不干。

    “晓晓!你说高雯丽回来了?”高粱一嫫脑袋,忽然抓住了重点。

    “前天回来的,可神气了呢?”高晓晓挺羡慕,村里人瞧大学生的眼神都不一样。

    “神气个芘,这回害了小爷,小爷肯定得把她騲翻。”

    “你说啥?”高晓晓扭着脑袋,转了个身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