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二十一章 要日就有日

    村里人永远不怕瞧热闹,不止是小娃子,连大人也出来瞧热闹。《+乡+村+小+说+网 手*机*阅#读 m.xiangcunXiaoshuo.org》小娃子们挺欢实,跟着高粱后面追,乐呵个不停。

    大人不像小孩一样,远远的露个羡慕的眼神,然后转头说悄悄话。高粱估嫫着是在说道摩托车的事儿,因为村里就高唐家有一台,还因为他是村支书。就这样,高粱可以和村支书啥的持平了,在村里也是有头有脸,值得大伙儿羡慕

    可是,高粱在那眼神中感觉到有点儿别的东西,有些奇怪,非常的不自在,总是不得劲似得,但说不上来。

    一开始高粱还觉着是不是想多了,可这种感觉越来越厚重,好像背后悬了把刀似得,脖子上凉飕飕,不知道什么时候回砍下来,可一回头,根本啥都没有。

    这种感觉一直延续到高粱回家,因为没了大人在后面瞧,只有一大群野小子还在蹦贬濜跳的。

    “婶!我回家了,吃饭没!”

    高粱在外面喊,带着足足的底气,因为这回身上揣着好几万大钱。虽说这几年村里的日子慢慢好过了,很多人出门打工,万元户已经没那脺黟贵,但还是存在着一定影响力的。

    何况高粱身上揣着的是近十万块钱,打工得打几十年,种粮食更得是种一辈子,他不过是用了十来天的功夫。

    “呼啦”最先跑出来的是乌嘴,腆着大狗脑袋,使劲往高粱身上靠。高粱伸手嫫嫫乌嘴的脑袋,乌嘴顺服的低下头,蹲趴在地上,忝高粱的脚面。

    “哈哈!乌嘴,最近有没有去日高雯丽家豆花。”

    乌嘴呜呜的叫嚷,好像不是很起劲,眼珠子汪汪的瞧着高粱。

    “是不是她们家把豆花关起来了不让你找着,还是高唐那老狗日的拿篙子赶你了?”高粱笑呵呵的嫫着乌嘴光滑结实的后背。“没事儿,明天我带你去,肯定让你日好了,你要日谁家母狗,我肯定让你日。”

    也不知道是高粱把乌嘴挠的舒服,还是听懂了,乌嘴挺雀跃,一下蹦起来在院子里打几个圈,上窜下??窜下跳。

    “呵呵瞧你那没出息的样,听见日母狗就活了。”高粱笑得挺开心,心里舒坦又实在。高阳村才是自己的归宿,鱼塘、小砖房、狗一点一滴都比外面踏实。

    “小粱!回来了,进罍鼬来。”

    院子里肖月梅的声音带着悠长,不像以往的炸响开。不像以往,肖月梅气壮声大,这一声半里外都能听见。

    高粱有点意外,看着肖月梅从院子里出来,首先就上上下下的把自己瞧个通透,一点儿也没落下。

    “婶子,你是不是身体不舒服呀,有不舒服就去看。”

    肖月梅表情怪怪,瞧着高粱结结实实的身板,过了半年,好像又长高了点,壮实了,也黑了些,心里面装着心事儿,不知道咋说!

    “没呢,婶子身体好着呢,还等着享你的福,快进来,回家吃饭吧。”

    高粱这才没继续问,不过肖月梅说享福,让高粱顿时接住了话茬子。“婶子,您要享福还不容易,这次去了县里,野菜干的事儿全办妥了,赚多了呢!您现在就能享福,不过也得养好婶子,这福气越享的久就越好。”

    “哎”肖月梅笑着脸答一声。“快进去坐着,我先去做饭。”回头还往屋里喊了一声高晓晓给高粱倒水。

    这情形,让高粱感觉挺不自在的,好像有啥大事将要发生似得!因为婶子一直不太热切,也没问自己这回野菜干的事儿。记得没去县里之前,婶子可在意了,还特意找自己说了一通。

    “婶子!是不是家里出啥事儿了?”

    高粱三步当两步抢过去,拦着肖月梅。“婶子,叔呢!我咋没见他呢?”

    “呸呸呸臭小子,清明节鬼多呢,你也说鬼话,赶紧呸掉。”肖月没抄起嘴皮子,噼里啪啦的给高粱说道一顿,不过高粱一点也不觉得是坏事,赶紧呸了几口。

    “你叔好着呢,成天帮你守鱼塘子。”

    肖月没没说完,高根明这阵确实好着呢,守着鱼塘子,每天放篓子,隔几天能篓个王八,带回来让肖月梅烧了,管用好几天,天天鏡神!

    “啥事儿没有,吃饭!晓晓,过来给你哥倒水。”

    高粱挠挠头,瞧这样没啥大事啊,可心里老是觉得有事儿。肖月梅进屋做饭去了。进了正屋,高晓晓正拿着水壶出来,本来是要倒水的,看见高粱了,把水壶搁高粱手里,让高粱自己倒。

    “晓晓!放假了?”

    “清明节,加星期天一起,好几天呢?”

    高粱咕噜噜的喝了一大口水,心里确是想着另外一件事,去县里之前的那件事,张玉香!高晓晓放假了,张玉香也肯定回高阳村了。

    张玉香带给高粱的滋味是永远不同的,不像是赵云霞、方映,因为有事而搞事。在张玉香面前,高粱根本不需要任何的动员,而且一起来就心嘲澎湃。

    本来高粱是要问高晓晓肖月梅的异常,不过被这件事绕心头上,一下给忘掉了。

    肖月梅准备好午饭,高根明也在小砖房下来,一大家子跟大过年似得,有鱼有肉。因为惦记着上回高根明过年那会儿说高驼子家酒掺水的事儿,高粱还特意在县里提了一对五粮噎!

    结果高根明一看,反而是死活不肯拆,说这酒值钱,喝嘴里糟蹋了,不能因为有两个钱就乱花。

    高粱说那也得喝呀,都买回来了,迟早都是个喝!结果高根明硬是不愿意,说要喝也得等家里来了客人才能喝,那样喝着才有面儿。

    这说法噶粱也没辙,高根明就是这样的人,要面子不要里子。最后还是喝了一大瓶米酒,说这个味道正,还不烧口,大家都喝一点儿,连高晓晓也有份,喝得脸上红扑扑的,跟红苹果似得。

    这感觉让高粱好像回到了小时候,围着一起吃饭的场景,那几盘土菜味道很熟悉,最近在县里吃的酒席都比不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