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四章 没日上靠不住

    随着眼界越来越高,高粱越来越瞧不上高驼子了,守着村里那口小卖部,有啥出息!

    还有高唐,村支书啥的也是浮云,没多大起劲了。

    高粱不急,本来就心宽的胖子也不着急了,心气儿一松,那口吃食就厉害,呼啦呼啦一大碗面填肚子里,才撂了筷子头。

    村长刘长喜最近也挺闹腾,清明节领导下乡这事儿,跟高唐较上劲了。听胖子说,现在两个人说话都是夹枪带蚌的,没准谁就戳中了谁。

    高粱听了心里直乐,这样好啊!让村长和村支书使劲咬去,血乎拉渣的都行,省得高唐那老狗成天惦记自己睡了高雯丽的事。惦记还是瞎惦记,没睡着!

    说到高雯丽,胖子嗖的一下拍拍肥大的脑门,说咋把这事儿给忘记了。高雯丽得回来了,就清明节,高唐老早就嚷嚷开了。

    高粱听了这消息,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儿,有点儿落寞,也有点儿期待。呼啦啦的嚼着面条儿。

    吃饱喝足,胖子开上拖拉机,边往满文军的公司去,高粱一边打电话给黄美卿。

    “嘟嘟”电话响了好久,没人接!

    再打!响了几下,直接挂断了!

    “等下!慢点开,先去广场转悠转悠。”高粱赶紧叫住胖子改道。心里不由得发急,这还是头一个电话呢,就没人接。

    问题是黄美卿今天是关键人物,没她,满文军那老贼货还是要坑自己。咋办!高粱手都不知道往哪儿放,急得直喘气。

    连胖子也瞧出了苗头,刚凉了的汗珠子刷的又冒出了一层。“梁哥!还去不去?”

    “甭急!”

    高粱嫫了只烟,和胖子一块抽上来。“有了点小意外,我那朋友没接电话。不是啥大事,沉住气,说不准现在有啥事在忙呢。别急得跟热锅上的蚂蚁似得,让人看了挺没出息。”

    胖子挠挠肥厚的大脑袋,心里瞎琢磨,敢情梁哥真是当老板的料,啥大事也不皱眉头,这点自己就敢不上,没事不爱多想,想了就爱瞎较真,还改不掉。

    胖子这是想岔了,别看高粱面上不在乎,心里面可急了。

    黄美卿啊黄美卿,不是把小爷给忽悠了吧!高粱越想着这些心里越没底,非亲非故的,没啥交情,人家凭啥帮自己呢!

    就算是方映,也是图他下面的大鸟畅快享受一番,黄美卿肯定不是图这样,要帮自己都有点站不住脚。

    妈妈的!没日上的女人就是靠不住。

    事实证明,高粱这理论没有一点儿依据,没过多久,黄美卿就打电话过来了。

    “高粱!刚刚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高粱听了,如同仙乐在耳朵边飘,跟大热天里喝了一口井拔凉,全身上下一口气通体透彻。黄美卿呼呼的小声,看来还真没说谎,刚才是在开会。

    “黄美卿同志,是不是打扰你了。”

    上回黄美卿让高粱直接叫名字,可高粱觉得黄美卿这名字有点儿绕口,不太好叫,所以上纲上线,给加了个同志上去。

    电话那头传来噗嗤一笑。“什么同志?乱七八糟的,是不是有事儿,你把你的野菜干拉过来了。”

    “嗯!”高粱重重的一点头。“万事俱备,就等正义的记者同志前来披露一切社会主义的腐/败!”

    “呵呵!”黄美卿被越逗越乐,高粱心情儿好,差点哼调子,越说越扯。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别贫嘴。我现在在开会,看见是你打来的,特意跑出来一会儿回你的电话,得赶紧进去了。等下散会了再打给你。”

    高粱一听,赶紧着追问。“什么时候开完会,我打给你。”

    “估计得中午了,你先等等,我开完会了就过来,顺般带上几个同事,把动静弄得大一点儿。”

    高粱见黄美卿这么热心,也就不急了,说不忙不忙!野菜干和满文军都在,一个也不会飞走的。

    挂了电话,高粱整个人从霜打的茄子一下变成春天里的聪苗,刷的鏡神了。先前一口烟抽得可沉了,现在!滋溜溜的在嘴里淌上好一阵,啵啵的朝天上吐烟圈圈。

    “粱哥!”胖子就是眼神再不好也知道事情妥了,小眼里透着兴奋。

    “成了!胖子,咱们就等着收钱。”

    “嘿嘿!”胖子磅的一蟼慀坐垫上,羡慕的瞧着高粱手里的家伙。“梁哥,你真有本事,手机都别上了,这玩意连支书都没有呢!”

    “高唐!他算个什么玩意。”高粱鼻子哼哼!

    “嘿嘿!再不说个玩意,也算你老丈人呀!梁哥,你不认?”胖子拼命在那挤眼,把高粱呛的一口烟差点从鼻子里冒出来。

    这事儿还没法反驳,反正大家都认准了。“算了,胖子,咱不说这添堵的事儿。好好干,到时候也给你买一部,这玩意好使,咱一起在村里神气神气。”

    高粱这话可不打白条,送菜这活天天得起早,一天都不能耽误,累人!反正这事儿高粱没搭理了,胖子也办得井井有条,跟一中学校的厨子打的火热,好像天生干这活的。

    说送手机,那就得送,有啥事也好联系,以后专门让胖子给跑运输,没个手机可不行。

    “行!梁哥,我卫杨谷往后就跟你干,啥事也干?”胖子大脑袋摇晃得跟蒜头似得。“我老娘说你脑门生花,冒出息,跟着也能沾光!”

    脑门生花!这话搁外面是骂人,搁村里是说道人长出息。

    反正黄美卿还要开会等一阵,高粱躺拖拉机上跟胖子瞎唠嗑,大早上的嫩太阳一点也不辣,暖暖的窝心。

    高粱算计好了的,往后野菜干项目弄起来,送菜这活就让别人去干,让胖子给自己打下手。胖子是靠得住,往学校里送菜啥的,没玩一点儿花活,实在,这些高粱都看在眼里,心里面敞亮!

    待了一上午,高粱还躺车上睡了一觉,别的都还好,就是觉得铁皮座太撂人,疼!远没有方映开的小车舒服。

    撂人疼高粱也睡着了,是黄美卿打电话把高粱叫醒的,回头胖子搁驾驶座上流口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