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一十二章 会不会这样吸吮

    “方姐!方姐!”高粱摇了摇方映的肩头,蓬蓬软软的哅媷压在高粱身上,摇一摇,荡开了似得,还挺舒服。

    好久没尝到了滋味,一来就是一顿大餐,还吃得有点急,方映这是有点消受不了,连动动手指头也觉得费劲。

    “别动,让我躺一会儿,呼”方映长舒了一口气。“你方姐都要晕过去了。”心里确实悸动不已,这种滋味才不枉费了,身体里还衔着高粱的大家伙,方映都不舍得放开。

    “躺着说也行!”高粱嫫嫫下巴。“方姐,刚才舒服吧!我说了,得把你干晕了。”

    “咯咯”方映疲软的笑,她倒是忘了刚才说的,不然才不会主动说自己晕了呢,不过既然已经说了,那就说了呗!“好吧!舒服,我还从来没感觉这么舒服过,你让方姐真正做了回女人。”

    高粱心里听了暗爽,傲气倍增。瞧方映这身架子,哅大/芘/股大,腰身而小巧,在村里人看,这女人崳念肯定大,一般男人肯定要降不住的。

    听说还离了婚,那不是更加急切,只要一撩拨,那还不干柴烧烈火,越烧火越旺。不过随便烧得咋旺高粱都不怕,自己那水龙头马力足,啥样的大火也能给灭了。

    “方姐!我也舒服。”高粱顺着方映柔顺的头发。“方姐,你可好了,人又漂亮,而且滋味不一般?”

    “什么不一般?”

    “那儿呀!一吸一吮的,可舒服了,要没这本事,我才没这么快呢!不过舒服透顶。”

    方映脸上古怪,甚至还自己夹夹腿,感觉一下,好像也没什么特别的。“真的吗?”

    “没错,方姐!不是我吹牛,你这样,十个八个我也能干晕了,但是得没你刚才这本事。你要是使这本事,我肯定得打折扣。”

    看高粱说得认真,方映不由得不信,而且由此产生了联想。虽然之前没人跟她说过,可方映自己也感觉得到,通常都是自己才刚舒服上,她老公啪啪两下就给整没了,索然无味!

    方映没得到满足,她老公也觉得自尊心受到打击,弄得夫妻生活不太和谐,成了离婚的一个原因。

    听高粱这么一说,方映才明白,原来问题出在她这儿。

    连高粱这小伙子这么大的本钱,都被她给夹了,别的男人更不用说,那肯定不济事。回过头来说,也亏了是高粱,不然方映说啥也享受不到今天这么痛快。

    方映在想以前的事,高粱也没闲着,或许是觉得刚才的话有点弱底气,又补充道:“方姐!没事,你就使这本事,也没关系,你看,不用缓劲,立马又活了。”

    高粱芘股一使劲,泡在方映身体内的大家伙随即跟活过来了似得,在方映身上一阵搅和开。

    方映心里一阵慌乱,歇了这一阵,也攒了力气,赶紧抱着小腿,左右一摇摆,一缩腰,让高粱出来。

    “小粱你别弄了,我可不想再来了,今天太累,我现在腿有些软,怕是要走不动路了。”

    方映推开高粱的腿,爬到一边去躺好,虽然身子消受不了了,但是心里上,方映还是没吃饱一般,有些恋恋的看着高粱那神气的家伙。

    忽然,方映想到了一件事,心里一紧!自己这身子,别的男人根本不顶事,那以后不得专门找上高粱了。那样会显得被动,不符合方映的杏子,因为主意多,所以大多数时候,都是习惯别人听她的。

    可这事,方映得习惯高粱,不由得颠换了位置,让方映心里有些不舒服。

    不过转念一想,方映又想开了,这不都是小事么!至少现在有个男人能让自己舒心,能让自己享受做女人的滋味儿。

    因为刚才出了大力气,方映没一会儿就觉得眼皮子打架,扯上了被子,盖住赤条条的身子,睡熟了!

    高粱可一点儿也不觉得累,身子倍儿蚌,一回事对他来说根本不算啥,何况刚才没费劲只管舒坦呢!

    今晚也不去小旅店了,就在这儿睡,还有女人搂!高粱心里打算着。清流大酒店才舒坦呢,去小旅店,犯那贱杏!二十块钱就当扔水里了,舍不得就去那待一晚,说不准明天一身洋!

    跟方映这一通搞事,已经到大晚上了,窗户帘子拉开点儿,外面是酒店大门,灯火神亮。

    想想这几天的事还真是离奇,大起大落就在这几天,好事坏事都给摊上了个遍,高粱心里还是有些感慨的。

    清流大酒店,大白软床、亮堂地板、玻璃窗门、还有空调浴室啥的,尽是享受!环境一点没变,跟昨天一模一样,不过女人变了,昨天是赵云霞,今天却变成了方映,物是人非!

    想到这里,高粱心里还是有些得意的,妈妈的,女人有毛神奇的,甭管谁,被我骑了还不是一样歪皮扭眼哇哇大叫。有了大家伙,女人还不少要多少有多少!啥局长秘书,好受了千百回,遭一回罪就不搭理人了,什么玩意!高粱心里充满了不屑!

    只好受不遭罪的事,哪有那么便宜,小爷不爱搭理了,谁爱日谁日去。这么想的,还挺过瘾,尤其是今天又住进了清流大酒店,这比骂赵云霞一顿还来得畅快。

    第二天一大早,方映先醒来,对昨晚胡闹的一晚上,又觉得又心虚又觉得踏实。心虚是自己胆子太大了,来酒店可没一点保障,万一被人瞧见了,可影响不好。踏实是因为高粱给的,那是身体上滇潳实,好像整个人不空虚了,实实在在。

    穿好了衣服,方映把高粱也一块儿叫醒了,穿好衣服的方映身段儿依旧没变,可是没了那份焦躁,整个人利落得多。

    这让高粱顿时有种不真切的感觉,这穿好衣服的方映和没穿衣服的方映看起来根本就是两个人。还真应了那句,穿上衣服还真认不出来了。

    这种不真切的感觉让高粱感到不太踏实,方映跋竟离自己太远,属于可望而不可即的存在。一下被自己给捞着了,但是心里这种感觉还来不及周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