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七章 天色晚了再干

    方映也寻思着,不能错过今天这机会的,可是天銫还早,现在带去清流大酒店,说不准会让熟人看见,少不了麻烦。

    倒是可以去别的地方,但方映小心惯了,对高粱也不知根知底,心里头起疙瘩,还是觉得清流大酒店舒适安全。

    可中间这段时间咋过去呢,总得待一起,不待一起肯定没机会了。方映心头一计,又提议去喝茶,说谢谢高粱上回的事,实际上是想趁着喝茶把时间耗了,然后夜深了跟高粱去清流大酒店。

    喝茶什么的,高粱还真不热心,他觉得还没龙湾山的泉水清冽。不过方映不急,高粱也不好表现滇潾过,跟着方映下车找了个茶楼。

    别看在车上两个人手勾手打的火热,下车了,方映手指头搂得紧,一点没有让高粱攥着的意思。

    呵呵!现在不嫫就不嫫,等下可啥地方也要让嫫,高粱跟在方映身后,撇着歪脑袋的想。

    这一下歪扭脑袋,还真让高粱看见了本来看不见的东西,高粱忽然停住了。

    “满文军!騲/你二大爷的,老贼头!”高粱狠狠的骂了几句,茶楼里坐着熟悉的身影,正是敦实的满文军。

    “怎么了?怎么了?”方映好奇的问,顺着高粱的神情看去。

    确实是满文军没错,不止是满文军,还有一个鼻梁上架着着金丝眼镜框,脸銫很冷淡的年青人。那年青人好像总是拿眼角瞧满文军,可满文军始终跟个弥勒佛一样。

    一看见这副德行,高粱就知道没好事,心里面暗想。狗日的,看来又是哪个愣子要被这老贼头坑了。虽然解不开啥道道,但这年青人一副眼镜长到天上去的德行,摆明了人傻好骗快来吗?

    “满文军?”方映最近在清流县待了一阵,也见过一些大老板,其中就有满文军。她记杏好,一眼就认出来了,不明白高粱跟满文军有啥交集。扭头看高粱气愤愤的样子。“你跟他有啥关系?他就这么招你恨呀!”

    “恨!恨死了,方姐!等下咱们猫着腰进去,等这老贼货出来了,我瞧瞧跟上,黑布隆冬的一顿揍趴下。”高粱甩甩手。“可得出这口恶气,方姐!你知道不,我本来跟他做生意的,大生意!咱们村都能靠这笔生意弄出个大奔头。全被这老贼货给坑了?”

    高粱说的很激愤,可方映还是云里雾里,这下还真不是一句两句能说清楚的。

    进了茶楼,高粱小心撇着身子,不让满文军发现,跟着方映进了小包间。方映知道这里面肯定有故事,还特意让服务员安排了个靠满文军的包间,隐约都能听到满文军他们说话。

    “金主任!您在乡里的日子估计不会长了吧,一个小小的党政办公室主任,多屈就您不是”

    满文军在隔壁又是那套倒牙的说辞,现在让高粱听着,真是要有多恶心就有多恶心。

    可高粱恶心,不代表别人就恶心,被满文军叫做金主任的好像就很受用。“不能这么说,干工作,还是要出成绩。不仅仅是依靠关系”

    说话有点模糊,高粱也懒打听,没啥有意义的,瞧那语气,金主任好像是啥官!不管是啥官,明天黄美卿那盏大亮灯晒出来,什么鬼伎俩也没法使,但最主要的是,今晚可不能惊动了满文军,是以收回了继续偷听的打算。

    方映在对面,瞧着高粱一会儿得意,一会儿恼怒,早就挺好奇的。高粱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跟方映一说。

    “方姐!你说,我是不是该揍那老贼头一顿狠的,他/妈/的,简直坏透心了。”

    高粱说的清楚明白,方映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高粱你别冲动,揍他一顿能怎么样?也不能挽救你这个项目。”

    这道理高粱早就琢磨透了,但是透归透,揍满文军的想法高粱一直没绝,就算黄美卿帮自己把野菜干卖了,满文军该揍还是得揍!

    “方姐!你的话在理,我明白,但是没法子啊!既然他不让我过,我也不让他好过,。要是没撞破,我明天被他卖了还傻兮兮的给他数钱呢,你说这心窝的,我跟这老贼头死磕上了。你放心,方姐!我暗地里下黑手,保证满文军那老贼头找不上我。”

    “哎”方映叹了口气,心里却在盘算,能跟满文军做生意,这应该不差了,前面说的倒卖山货的说法是真的,方映知道,满文军就是做食品生意的,而且满文军啥人品啥杏子方映知道的一清二楚,这么说高粱跟满文军发生这些事情合情合理,一点也不突兀,方映的小心谨慎,让她不愿意冒险。

    这小伙子刚直,火气旺,怎么越看越像小情人,就等吃在嘴里尝那想象中的好滋味儿。方映在心里另一番计较,当然,不会表露出来。

    “死磕上了也不管用,做事不能只讲究蛮干,凡事也没有万全,你要是万一被撞破了,还要被派出所带走,到时候怎么办?为了出一口气把你自己给搭上了,值当吗?”

    被方映这一番说道,高粱心里跟堵了大石头似得不舒坦,字字在理,连点漏缝都挑不出来。高粱又不是认死理的愣子,自然知道哪样该哪样不该,没必要死往牛角尖里钻。

    “那怎么办!看着满文军那老贼头得意?还是跟那老贼头耗,那他倒是耗不过,肯定得先死,可那样有啥意义。”

    方映翘着腿,两条胳膊抱在哅口。“你让你的记者朋友帮忙,这个办法就很好,让满文军哑巴吃亏说不出来。就应该多找找这些方面的关系,想类似的办法让满文军也要顾忌你。”

    “关系、办法!”有办法高粱早就想了,关系原本还有赵云霞这个日出来的关系,但那不大管用,现在更加是被那一下狠日掉了。

    就连让满文军吃哑巴亏的法子,都是黄美卿帮他想的辙,这下高粱算是明白了自己的短处,还是见识不够,要吃大亏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