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二百零一章 想让我给你干嘛

    妈妈的,上个报还真他娘的费神!别的看法,还有个毛看法呀,就刚才这乱七八糟的都是在金长顺那儿听来的黄段子,而且明显不适用。可黄美卿还在那儿等着高粱的看法,这让高粱挺苦恼。

    再苦恼那也不能放弃了,上报纸,说不准这辈子也就这么一回了,哪能不好好露个脸。高唐那老狗日的在乡里开个会,被点名表扬了,回村里见人就说道,神气个鸟朝天。

    自己要是在报纸上露一回脸,回村了那还不得底气足足的,高唐那老狗日的在乡里被表扬了的芘大事儿还敢出来嘚瑟?

    緡了压那老狗日的一头,小爷也得上这个报,还得上好了,给报道好。高粱憋足了劲想辙,可自己半大小子农民一个,真没啥可以拿得出手的事儿说。

    憋着憋着,倒是让高粱憋出了个歪主意。自己在这想毛的看法呀,黄美卿这个大记者在呢!记者是干啥的,玩笔杆子的,还不是她想给你说好话就说好话,说孬话就说孬话,真是白瞎騲心了。

    对面的黄美卿瞧着高粱一会儿焦躁,一会儿入神,也不知道高粱把主意打到她身上来了,问:“喂!好了没,还有没有什么好看法。”

    “看法!有!”

    “那你说呀!”别看黄美卿打定主意是不给高粱把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袦鼬去,可还是一本正经的拿出小本记着。

    “那我好给你看看。”高粱扒拉下下巴,不过那儿没长一撮胡子,不然得有点派头。黄美卿正对面坐着,笔挺挺的,跟个好学生似得。高粱的眼神使劲盯着黄美卿那脸蛋儿。

    “说你那什么看法,你看我干嘛?”黄美卿有点吃不住高粱那眼神,嗔着嘴皮子说话。

    “看美女咯!”高粱咧着嘴一副吊儿郎当的相,瞅着黄美卿鹅蛋圆脸,脸上的皮肤娇嫩细致,大眼神跟后面龙湾山的清泉似得,能映月亮。

    “高粱小同志!你这个态度,我可不能给你袦鼬专访里。”黄美卿故意板着脸,可心里面有些儿清冽。她这一神态,当下就把高粱给惹急了,心里可慌呢!

    完了,坏事儿!这小黄记者还是大姑娘呢,自己咋把她当小媳妇儿哟。别说城里姑娘,就是村里那大姑娘,被这么一说也得扭头不搭理你,遇上烈的,还骂人呢。

    瞧着黄美卿斯斯文文的,可没想着一点就着,不得把人家得罪上,自己那啥上报的事儿还有个芘的指望。

    高粱这个焦心呀,抬眼去瞧,黄美卿脸还板着,刚才就是瞧得过了才闹的这事儿,高粱又赶紧的心虚低头,有心想道歉,可也不知道咋解释。

    这些,黄美卿都瞧在眼里呢,看高粱局促的跟猴似得,嗤的笑了一声。

    “小黄记者,我我这瞎乱说的,没有这回事儿”一出口,高粱就知道是往咸菜里倒水,坏菜咯!说人家姑娘长得美,又解释说没这回事瞎说的,那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么。

    “那是怎么回事儿,你可得跟我说说!”

    “呸呸呸我这是嘴笨,你瞧俺们,没上学的人就是没水平不是。小黄记者,那我干脆就说实在话了。”高粱挺直了身板,一本正经的样,说:“这实在话就是,小黄记者,你长得可漂亮,我还是头一回见呢,所以这一下没忍住就顺口说了,小黄记者,你是知识分子,可不能跟咱们农民计较!”

    “呸满嘴胡说,什么头一回见,上次去你们村不是见着了吗?”这语气,高粱腾的一下就听出来不对头了。

    有戏!咋跟大姑娘抱怨似得呢。看来这主意没错,就是太心急了点儿,这下可得悠着,用迂回包抄的法子。

    高粱清清嗓子,说:“上回见一次不够呀,而且每回都不一样,小黄记者,漂亮都往你身上凑活,我这人嘴一不麻溜,就用上这字眼了,是不是特没水准。”

    “舌绽春雷!”黄美卿抱着暖心窝,装着没好气的说道:“还说你自己笨,死的都让你说活了。好了,不跟你扯不正经的,再不好好说话,我就不理你了,反正专访的资料我已经弄到手了。”

    黄美卿乐得跟个小狐狸似得,冲高粱得意威胁。这小妞,过河拆桥呀,嘿嘿!

    既然逗黄美卿高兴这主意有效,高粱干脆厚着脸皮来,黄美卿让高粱好好说话,高粱可不认同。

    “小黄记者!我咋没好好说话,我说的都是大实话。我这还有个本事,就是给人看相,可准了!所以刚才我说的都是有依据的,要不我跟你仔细说道说道。”

    “看相!”黄美卿和了一句。“那不是迷信么。”

    “小黄记者!虽然你思想比我先进,书读的比我多,但是在这儿,我就得批评你了。”高粱学着高唐那架势,上纲上线,有腔有势的说话。“俗话说,相由心生,这怎么迷信了,这是科学,心理学。你这个同志,思想不纯正呀!”

    “心理学?”黄美卿歪扭着脑袋。“看你还挺认真,那你说说看。”

    “我还是认真说的,你可别乱笑。”

    “咯咯!那我不笑,看你又说出什么大道理来。”

    “我刚才仔细发现,就是盯着你看的时候”黄美卿清透的大眼白了高粱一下。“还别这么看我,我那发现,是对于美好事物的欣赏,你那思想又不纯正,我又得批评你了。”

    这家伙!黄美卿在心里呸了一句,啥表情也不露出来了,省的受他编排。

    “你说这美吧!瞧面相,脸是贵妃脸,鹅蛋圆,富贵相”

    “等等!停了。”黄美卿可不笨,心里一计较,再加上高粱马芘拍得太露骨,就猜中了高粱的想法,在讨好她呢,肯定有什么目的。“高粱同志,你想让我给你干嘛?”

    咕哝!高粱给噎了一下,啥叫“你想让我给你干嘛?”。妈妈哟,这么个漂亮大姑娘,这话咋都出口了呢!搁谁也得噎,要换个没见识的,没准还得噎死了。

    尽管高粱心里跟镜子似得,知道黄美卿绝对没这方面意思,可话就是这么句话,哪个男人也经不住这样推敲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