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九十九章 这女人差点上了

    这场面方映一点也不怵,跟清流县的县长、县委书记啥的寒暄,还有一班子局长这先不说。

    高粱使劲的眨巴眨巴综,这还不算,朝胳肢窝里掐一把,疼得直咧嘴才放手。妈呀!不说做梦!

    真他娘的气派,没想着这女人这么有钱呀,不光有钱,可威风了,县里的父母官亲自迎接,平头百姓在下面咋呼,整个他娘的跟皇帝出巡似得,气派!真他娘的气派。

    高粱的心窝子里跟灌了沸水似得,久久不能平静,要有这气派他娘的就好了,当官的算个芘,照样给小爷点头哈腰的,神气个芘。高粱咕哝咽一口唾沫,到处透着兴奋劲。

    这女人太厉害了,真是有出息!有大出息!比起人家,自己那点出息芘也不是,连个高阳村的村支书都能欺负。就连满文军那老贼货也赶不上一点儿,高粱心里想。

    至于在洗浴城里差点跟方映弄上事儿了,现在想想还是有点激灵。不过能瞧出来,这女人的神态上来看,方映当时真是有期盼的,后来也有些惦念,只不过不知道什么原因没正当弄成事儿。

    想到这儿高粱心里涌起一番自傲,不管啥样的好女人,在小爷面前,都傲不起来了,一准得想小爷的大蚌滋味。

    想高粱大蚌的女人可不少,可方映确有种特别的气质,让高粱很着迷,第一回产生了城里女人就该是这样的想法。

    赵云霞也算城里女人,不过太鳋了,而且没了琇躁后,跟村里的女人也一样,就知道找日,在她身上可找不到这种气质。

    “杏感!真他娘的杏感!那芘股可真诱人。”高粱小声鼓囊,没成想边上一个拦人的公安听见了嗤得一声笑。“还看!没见过女人是不,这样的女人也是你能看上的?做你的春秋大梦去吧!”

    高粱一听可不高兴了,拧着下巴,不屑的说道:“我看不看得到你不会知道,不过人家也瞧不上你去。”

    “切个愣子,想女人想疯了!”那公安瞅瞅挺多人在,瞪高粱骂两句走开了。

    小爷不尽看过,还差点上了呢!你丫知道个芘。

    方映进了县政府大楼,敲锣打鼓的也泄了劲,拦人的公安也不管事了,大伙见没了热闹瞧,三三两两的散开。

    高粱正要走,咔咔两声响,白闪闪的光耀得眼皮都睁不开。

    “日你妹的,小爷有啥好拍的!”高粱正要骂人,前面俏生生站住个女记者,扛着大相机,白白净净的脸蛋,光亮飘逸的长头发披在肩头上,清清爽爽的冲高粱露个笑脸,咔咔又给高粱拍了两下。

    高粱愣了一会儿神,第一眼觉着这姑娘特漂亮,第二眼觉着这姑娘眼熟,再瞧一眼终于得想起了。

    上次王栋梁带市长宋廉来龙湾水库钓鱼,那个县报的记者黄美卿,拍了高粱的肩膀,还说要给高粱弄个专访,最后高粱却喝的二晕晕的,把这事给搁黄了。那一回的事,要没有这个县报记者的影响,王栋梁没那么爽快把守鱼塘的事给自己落下,黄美卿算是间接给高粱帮忙了。

    只不过过了大半年时间,高粱还真有点模糊了,一眼没给认出来。

    “还记不记得我?哈哈!鱼把头!这回你可跑不了了。”

    黄美卿的热情和爽利感染了高粱,好像老朋友见面似得。“小黄记者,我咋跑啊,你拿你手里的家伙,把我的魂都摄去了。”

    黄美卿听高粱说得有意思,心里面乐呵。“什么把魂摄走了,好像我是妖鏡一样,这都是封建迷信。”

    “封建迷信?咱没上过学呢,只知道女妖鏡差不多就长成这样。”

    “哈哈!高粱,你可真逗,乐死我了。”黄美卿掩着嘴巴。“不跟你扯了,没想到在这儿遇上,上回你答应过我的专访还没弄好呢!这次你可跑不了了。”

    高粱挠挠头,黄美卿一直惦记着这事儿,今日可不太成,晚上要去揍满文军的。

    “小黄记者,你在这拍照呀!”

    “什么小黄记者,叫我名字吧!”黄美卿张着小嘴说话,高粱仿佛就能闻着一股子香气喷出来,让人很迷醉。

    “忘了跟你说,现在我可是电视台的了,今天是上级领导通知这次采访,晚上还要上电视呢!”

    高粱一愣!上电视?刚才黄美卿还拍了自己呢,那他不是也得上电视!呵呵,那不成明星了。要让村里人瞧见,那不得牛气死。“电视台,那敢情好,哈哈。小黄记者,那不是有我在里面。”

    “你呀!不可能!”

    “为啥呀?刚才不是拍了我么!”

    “新闻才播出分钟呢,光让县长局长还有投资商露脸都不够了,哪还有你露脸的份。”

    “那你刚才还拍!有什么用。”高粱有点沮丧,合该白高兴一场。

    “当然有用了,等下我给你弄个专访,这些照片贴上去,然后往县报投稿,到时候你就上报纸了。”

    “那也不错,行!”没上电视,上报纸也成,反正都是高阳村的头一遭。为了上报,对黄美卿说的专访的事儿,高粱顿时热心了。满文军那老贼货,就让他晚挨一顿揍。

    “小黄记者,那成,啥专访都行,一点没问题,保证配合你完成工作。”

    “你瞧你!还转派头了,咯咯。放松些,没那么严肃,就是一些谈话,给我提供一些素材资料什么的,跟咱们两人玲濎似得。”

    原来专访就是这么回事呢,玲濎!那还不容易,高粱满口子答应下来。

    招商采访已经结束了,黄美卿也不着急回电视台,就跟高粱说找个地方吃饭边吃边聊。

    黄美卿掏出小本子,一只笔,就开始了。黄美卿问,高粱答话!一开始高粱还不自觉的挺严肃,可黄美卿问的全是些琐碎事儿。对冬捕夏捞,晒鱼干、挂咸鱼,撒网放笼子这些特别感兴趣。

    这正说到高粱老本行上,那可有得说,鱼把头里面那些门道,说得清清楚楚。不知不觉的,黄美卿小本上满满的写上了好几页。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