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六章 老师教教日姑娘

    “小粱,这可不行,我不能害你。我老公以前都没敢怎么跟我睡一起,你更加不能了,所以我才说就这一次,不然得倒霉死去。”

    “啥倒霉!我知道,这事儿你没底气,那我就让你长长底气,现在我就要好好的和你日一回,明天还得日,我得让你知道,睡了你这样的好女人,不但不倒霉,还得走大运,以后啥事儿也顺利。”高粱的犟脾气上来了,按着张玉香的肩膀躺到床上去。

    张玉香虽然刚刚已经站着高chao了一次,但是马上又二度酥麻,高粱的动作,不仅没有一点抵挡,还焦急的迎合着,自己躺好了,一边蜷着腿抬起来。“急啥!都这样了,老师还不让你睡吗!”

    “咋不急,赶紧来吧!我都急的要喷出来了。”

    张玉香瞪着高粱的大玩意,非常的讶异。“小粱,你怎么这么快就行了!”同时又有些渴望和忐忑。“快来吧,我等着你,可别忘了留神点,顾及着老师。”

    高粱已经不耐烦了,急切间根本不再磨蹭,扶起话儿直捣张玉香的白虎比口,张玉香把仰天一口浊气吐出来,身子弯得像一张弓,抓着枕头塞进嘴里咬住不出声。“咿咿呀呀”的享受高粱的粗大出入所带来的无尽快感,只是高粱兴头一起,思想难免不集中,弄到了极致舒服的时候希望更进一步,一个冲撞到底,张玉香牙齿紧咬,用手抵住高粱的哅膛。

    “小粱!不对不是这样”

    这话让高粱想起上学那会儿问张玉香题目,要是高粱做错了,张玉香就会这样说“不对不是这样”,这让高粱异常的兴奋,仿佛又有了以前偷看张玉香釢/子和芘股的紧张,不由得加快了频率。

    “张老师,这样做对不对!

    “小粱,你你说啥对不对!”张玉香将两手高高的拢起,垫芳在白虎袕口的两侧,这样可以对高粱的深入冲击做一些阻挡,让高粱不能全部一挿到底,张玉香自己也畅快到顶了,高粱也能尽情的挿拔。

    “张老师,你是老师,我是你的学生,你学生在问你这样做对不对呢!”一边说着,高粱抬起芘股捣弄的滋味越来越强烈,里面浉润光滑,温热烫人,抽/挿一遍,全身都像被毛刷刷上了一遍似得。

    “你你这坏家伙,全是鬼点子。”张玉香又好气又好笑,哪有都这样了,还问老师做的对不对的。

    高粱哪里有心思搭话,他马上要进入极限了,嘴里不停的呵斥呵斥,腰上发动得跟马达似得,带着芘股沉下,大玩意深入,享受嫩滑的白虎之袕。

    见高粱不说话,张玉香也不再问了,闭眼开始放心的享受,有了刚才高粱这么一问,张玉香也获得了那种异样的禁忌感,流遍全身。而高粱不能全根没入,堪堪顶到芯儿顶端,让张玉香全是享受,没有一点受罪的滋味儿。

    她觉得自己很有办法,在电影里看到了那种女人跟大黑鬼搞事的时候用的这招,她也用手一挡,果然把痛苦挡住了,只管尽情的放纵享用高粱的粗大贯穿身体而获得的极致舒畅。

    一阵忘我的挿拔之后,高粱在张玉香身体之内进行了剧烈而强劲的抖动,张玉香被滚烫的浇灌,身体全面开花,不禁跟着高粱同时哆嗦,口中忍不住“啊”的一声,倾泻不停。

    如坠云端的张玉香迷迷糊糊的睁开眼,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好像这口气在哅头积压了很久,今天终于能舒心的呼出来了。

    “张老师,我做的好不好。”高粱还念念不忘这个问题。

    张玉香迷离的神情还在回味。“好!老师舒服了,你让我舒服死了啦!”

    “呵呵!”高粱很兴奋,就算把别得女人干得死去活来,翻白眼,吐酸水,哭爹喊娘的也没这么舒心。他就跟个小孩似得,急于得到张玉香这个老师的肯定和赞扬。

    浑身松垮垮的,高粱趴在张玉香软透嫩滑的身子上,捂着张玉想的圆釢肆意把玩。“张老师,你可让我尽兴了,跟你在一起搞事真是舒服到顶。”

    张玉香像抱孩子一样,抱着高粱的后背,声音软软的说道。“你还说,只管尽兴,就不管我了,吓死人!还好我用手垫着,不然还真得痛。之前知道惦记着我,怎么后面就忘记了。”

    高粱有些尴尬,不好答话,都到那个关键时刻了,想管也管不住了。

    “好了,你下来呗,我擦一擦,黏糊糊的沾身上了。”

    “别急,张老师,还有一大晚上呢!拔出来了,你又得捂住,不让我瞧。我再在里面待一会儿,你里面可舒服了,别地儿可没有。”

    高粱不愿意下来,压在张玉香身上搂紧咯!

    “别地儿!小粱,谁那别地儿?”

    高粱暗叫鱼糕,一下说漏嘴了,嬉皮笑脸的说道。“我说搁外面呢,才没这么舒服。”

    张玉香轻笑着,明显不信。“小粱,你还遮掩,以为我不知道,你跟雯丽的事,村里人全在说。”

    “那是他们造谣,没有呢!我可没去她那里面待一下。”高粱说的是真话,底气很足,因为确实没有弄进去,被挤出来咯!

    “这话你跟别人说还行,可骗不了我,你和雯丽在我老家那次,我都瞧见了!”张玉香也玩起了小心思,她只是后面才猜到的,根本没瞧见,不过却不妨碍捉弄一下高粱。

    “张老师!你你咋偷看我们。”

    张玉香脸上发烫。“你还说呢,在我家搞,胆子真大!”

    “不算不算,没搞,那回我没弄进去,后面也没弄进去。姑娘那儿紧吧,根本捣不进!”高粱摇摇头,说到这儿高粱忽然来了兴趣,趴下来凑到张玉香耳朵边问。“张老师,你说咋那么难弄呢!我对这可不了解,你是我老师呢,得告诉我,女人跟女孩,到底有啥不一样的。”

    “哪有老师教你这个的,真的是,琇都琇死了。还教你咋样去睡女孩,真是缺德,别问我,我可不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