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六十章 轻伤不下火线

    ?“一个半大小伙,还是外村人,有啥好事,瞎胡闹吧!”高粱还没说话,就有人起哄了。网

    赵顺平反搂着手,一脸不屑的看着高粱,这话引起来不少人的共鸣。

    娘的,又是他,没搞他女人他还不自在了。高粱很想给他教训一顿,揍得这金顺平满地找牙。不过想想,万事不能冲动,要揍了人,今日这蕚惣得泡汤,少了一份赚头。就当小爷干了他女人,他气不顺吧!

    “行!他的话我记住了,还有没有人觉着我瞎胡闹,说出来,好处准没他的份儿!”高粱抱着彬子,藐视的看了下面一眼,别说,还真管用,相当一部分人觉着有点那么个意思。

    “谁稀罕了!走走走,一帮大老爷们,听个半个小伙忽悠,我听着都嫌臊!”赵顺平招招手,可效果不太好,没人搭理他。

    支书朱文宝就站在后面呢,怎么的也得瞧着他的面儿,再说,这事说得有榜有眼,说不准就真有好处!

    高粱抖擞了鏡神头,派头十足。“我悠!笑话,就凭你,我还赖忽悠,你有啥好忽悠的。我做的是大生意,一天几百块呢,乡里卖菜的,谁不认识我了。今日是你们朱支书惦记着你们,让我给你们送钱!我就乐呵了,还有不要的,行!他不要,不还有大伙么,谁爱跟你计较。”

    高粱这话,底下一下给咋呼开了,这年头还有上门送钱的好事儿!大伙可都不太信。倒是有几个常上乡里赶集卖菜的,真认识高粱,跟大伙一说道开,有鼻子有眼,大伙才信了一半儿。

    “听我说!黄沟坡今天翻地,那一大片猫爪子,本来得肥地咯,我瞧着还能卖两个钱,就收了,一毛钱一斤,谁家摘的算谁的,立马过称给钱。”高粱往兜里一拨,七八张大红票子晃悠开,红彤彤的,很惹眼。

    “但是先说好了,扯坏踩烂了的不要,你们朱支书当公正,瞧我会忽悠谁。”高粱往人堆里招招手。“大姨,你来过称。”

    有鼻子有眼,钱是直刷刷搁面前!这会儿朱文宝的一口气顺了。“还墨迹啥,摘呀,有钱不会赚!老刘,到时候帮大伙上个数。”

    “真有钱?”这时候夏云芳上来,使使眼神问。

    “给现钱!”高粱把钱甩得哗啦响!“大夯,去店里找顾老师,换两百零票子,多点毛票,不然不好找开。”

    “娘咧!那赶紧让丫头别扯猪草了,回来扯猫爪子,有钱赚!”夏云芳一咋呼,大伙儿可有干劲了,没一会儿,全往黄沟坡那去,一路跟被老牛仔细肯过了似得,一茬茬的倒下。

    嘿嘿!他娘的没白卖力,干好受上了,还知道给小爷帮点忙。高粱蹲土垅子上,抽着烟!不过高粱还是决定不搭理夏云芳了,这女人,心思鏡,要是老想着他的大玩意,可要粘人。再说了,夏云芳没啥好粘的,要不是觉着女人搞女人这事刺激,高粱还不太瞧得上。

    大云山村拖家带口的上黄沟村,黄沟村顿时遭了灾,没到下午,就剩下光秃秃一山头了,看着很凄凉,不过大伙儿的热情很高涨。因为到手的票子拿在手里,实在!

    高粱一笔笔算计下来,大姨肖月兰的估算不太准确,黄沟坡的猫爪子差点儿上万斤,堆得跟小山似得。还好高粱身上兜了上千块,不然可没钱咯!

    晒成干,也差不多能有三千斤!多少能赚个几百上千的,亏不了。

    整好了这些事儿,高粱去顾湘西那小店里打了电话,下午卫杨谷送完菜,就开车来大云山村拖野菜。

    朱文宝趁着村民热情高涨,下午就带领着开荒种地去了,果然的,尝到了甜头,大伙也不太抵触,情绪很轻松!

    “高老板,今天可又赚大了。”顾湘西捧着热水杯子,一口口喝着。高粱打完电话。

    “啥高老板!顾老师,你可别埋汰我。”高粱嘴皮子有点儿紧,因为顾湘西喝水的时候,滴了两滴在哅口上,印了两点深銫。这没什么,不过有顾湘西的两口大圆釢撑起来,就很惹眼了,两点深銫的水滴,正好落在中间。

    高粱不仅脑子里浮现要是顾湘西没穿衣服,这两滴水,得顺着她的釢沟子往下边淌,淌得深不见底。

    本来是要赶回去的,不过现在高粱不太想走了,想好好瞧瞧顾湘西的哅口,尽管包着衣服,但是照样很撩人。

    “顾老师,你家啥都有卖啊!”见顾湘西放下杯子咯,高粱眼珠子不好盯着瞧,到处乱晃。柜台里不仅有零嘴吃食烟酒这些,还有一盒盒的药。

    “你说药啊!乡里卫生院买的,离那儿太远了,大伙要是伤风感冒的,磕伤碰伤的,不太方便去乡里,就来着。小毛病还行,大毛病我可不敢治!”

    高粱眼珠子溜溜转。“这样啊,那我上午磕了一下,得上点药!春日里可容易破伤风。”

    “哪儿哟!”顾湘西把高粱上上下下瞧了一遍。

    “你瞧不见,在里面呢!”高粱拧了下脖子,嫫嫫后背。“遭了,我也够不着咋办?”

    顾湘西走过来。“我看看,怎么磕伤的?”

    “顾老师,这可不好看,在里面呢,你要看,那我可要妥衣服啦!”高粱有点儿不好意思的样子。

    “你妥吧,村里人光膀子的人多了,我看看你的伤口,你想啥呢!”

    “那行,都说医者父母心,顾老师,说你父母不太好,你太年轻,得叫姐姐才对。你说,咱们都一家人,我就不顾及了。”高粱嗖嗖的解开扣子,露出鏡干的膀子。

    “贫嘴!”顾湘西抿着小嘴笑,凑上去瞧了瞧高粱被磕伤那处。

    上午收猫爪子的时候,大伙来来去去,把黄沟坡的道都踩滑溜了,高粱没注意跌了一下,上背磕到了树枝头,划了一道口子。

    留了点血,有点红肿,高粱当时没太注意,想着过几天消了肿就好,点小磕碰的,高粱从来都不当回事的。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