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八章 上歪把茄子了

    ?韦小玲的手指头就跟乌嘴刨泥似得扣进褥子,紧紧绷住痉挛!“哦哦哦你家那歪把把茄子,咋那么大呀!”

    脑袋摇晃,不过卡在方口子里动不了,韦小玲没法子回头瞧一瞧那歪把“大茄子”的模样。网夏云芳这主意,真他娘的绝了,高粱在后面放心的日开,左冲右突,一阵上捣,一阵下沉,噗噗的往复挿拔。

    不一会儿,韦小玲的两条腿就跟扭麻绳似得,被冲击的要站不住了。

    高粱心里可乐了,闷头日,不出声,把夏云芳也拉到边上,捏嫫她的釢/子惹起一阵好受。

    “攥L新悖品忌懿蛔×耍 蔽ば×崃街皇炙浪赖淖プ糯餐返哪局樱醺蝮∷频谩


    这时夏云芳赶紧搂着高粱的芘股,韦小玲可不像她这么能耐,不能让这小子的大货往里捣腾了。

    被夏云芳一拉,高粱忽然来了一击斜里刺出,抵着韦小玲边上的肉壁全让那边着力。这一下绞拉的,韦小玲感觉下面被锯了一条,一口气憋到哅口,全身的力气好像被抽干了,手脚一软,腚也撅不起了,直剌剌滇澅倒在床上,半昏过去。

    高粱是半跪着的,韦小玲这一下软瘫身子,高粱就跟从地里拔出一只水萝卜似得,那话儿噗得一下朝天指。

    “娘咧,你不知道轻点哟。”夏云芳惊慌失措,赶紧上去拉一拉韦小玲,心里面悔得跟什么似得,早知道这小犊子的狠劲了,这要是搞坏了咋办。照韦小玲那儿一瞧,还有丝丝红血条往外淌呢!

    这模样让夏云芳一阵胆战心惊,咋跟姑娘搞出血了,这得多遭罪啊!

    高粱一点儿也不担心,知道韦小玲是好受得了,刚刚可有着分寸呢!分寸到了,不过自己还差点儿。

    “再来,她不行咯,得到你这儿!”

    “咋还要搞啊!妈呀,今日是要死去咯。”夏云芳挣扎也没有用,高粱扛着她扔韦小玲身上,一阵搞弄。

    身下面骑两个女人,高粱别提多有劲了,坐在韦小玲肉呼呼的腚上,迎面是夏云芳撇开大胯子。

    这一通好弄,前后估嫫着得去了半天!高粱下了床,韦小玲和夏云芳都是进的气多出的气少了。

    从下午开始,这阵快到天黑咯,高粱害怕大姨肖月兰吃饭找不到人到处喊,要是找到这儿该得糟,所以赶紧的从后门溜出去。

    至于被搞得还不上魂的两妯娌,高粱没工夫搭理咯。

    高粱又绕到前面找了一番乌嘴,发现乌嘴正端坐在门前,给高粱照看着有没有人,高粱就是一番得意。好狗!以后小爷日女人,给小爷看好地儿,谁来咬谁,谁也别想耽误小爷的日!

    急匆匆的往大云山村子里跑去,发现并没有跟自己想的一样,肖月兰和柳大夯在家等着自己吃饭。肖月兰这会儿根本没在家,问了柳大夯才知道,今天下午大云山村开大会,各家各户都要派代表,而肖月兰家就一个人。

    娘的!难怪把两个女人日的震天响都没人敲下窗户,原来是都开会去了,也好,他们在那开会搞来搞去,小爷上他们家女人床上搞来搞去。

    柳大夯无聊蹲在墙角边数蚂蚁,高粱也挺无聊的,逗弄了一阵乌嘴,就躺床上睡了个半迷糊,直到肖月兰回家了,柳大夯饿肚子了在那嚷嚷搞出来动静,才毖高粱吵醒,而这个时候已经是天大黑。

    “小粱!饿了吧,我赶紧着做饭,你瞧这真不是个事儿。”

    “没啥事儿,大姨,我绑着你!”高粱撸起袖子。

    “不用不用,这活我一个人干的过来,要不是尽弄些瞎折腾的事儿,才不至于呢!这自家的活都干不过来了,还要找活干,我瞧啊!早晚得整完蛋。”肖月兰在那嘟嘟囔囔的抱怨。

    “没事儿,多少都能干,大不了我多留几天。”高粱也搬条凳子出来坐一会儿,下午费了大劲,刚刚睡饱,浑身骨头有点懒。

    肖月兰在煎鷄蛋,锅里的油滋啦啦的响,听着高粱的话,也不顾油得烧坏。

    “小粱,这事儿不赖你。这都春忙呢,到处得伺弄庄稼,村里还闹啥开荒地,种花生,你说这一下咋忙活得过来。”

    说完肖月兰就退回去了,锅里的油烧滚了,搅散的鷄蛋黄撒进去,立马就是一块金黄好看的鷄蛋饼,再撒上点葱末,翠绿绿的可香了。

    饭做好了,肖月兰还是在念叨,她们家就她一个人干活,春忙还是请高粱帮忙呢,哪忙活得过来,所以怨气很深。

    “开荒地!开哪儿?”高粱砸吧砸吧,觉着这里面有深意。

    “黄沟坡,一块硬地头,能种得出啥玩意?”肖月兰很不屑,对村里的决策一点也不配合,还说反话。

    高粱闹不清大云山村黄沟坡是哪块,低头去扒饭,可正埋头扒饭的柳大夯反倒是一下抬头了。

    “黄沟坡好,黄沟坡有猫爪子,猫爪子炒鷄蛋,油乎乎,香喷喷,好吃!”

    “好什么好!明天就全整翻咯,吃泥去。”肖月兰有情绪,说话带冲。不过高粱也在家,顿时又有点儿尴尬。“小粱,你吃饭,我就是有点儿糟心。别的不说,那一山坡的猫爪子,也能摘个吃顿饱吧,这玩意在旧年月还当菜呢!就这日子好过了,才拿去喂猪。”

    肖月兰说的可惜一山的猫爪子,明明是借口话,可高粱却上心了!

    “一山坡猫爪子,那得有多少斤啊?”高粱寻思着,野菜也是菜,收回去晒干了,正好卖学校去。都是要翻地了,那东西肯定没人要,跟拾的一样,有钱赚白不赚,还没学洪德宝和冯大壮那样黑心呢!

    “谁知道,估嫫着得好几千斤呢!咋了小粱,你问这干啥?”

    几千斤!晒干了当菜干,也能剩三成的样子,隔一段给掺进去,能卖上一学期!

    “大姨,明日一大早我跟你上黄沟坡。”高粱呼噜噜的扒完碗里的饭。“您帮我说道说道,那一山坡的猫爪子我收了,一毛钱一斤,谁摘了现卖现给钱,回头晒成菜干,卖学校去。”跪求分享

    最快更袀愵少错误请到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