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四章女人给女人也使嘴

    “你说不说!不说我们可就没得谈了,我再舀大话儿搞得你喘不上气吐酸水,以后就再也不日你了。”

    “瞧你那急銫样,没见过女人似得,是不是也想打韦小玲的主意!”夏云芳摆个正了身子,瞧着高粱说得认真,还真有点担心。“女人跟女人还不就是那样,跟你说得差不多。”

    “说点不一样的看看!”见夏云芳说道上了,高粱显得很猴急。

    “你以为玩hua活呀,那回事说到底还不就那样,往里塞一塞得劲舒畅。”夏云芳尝试过高粱的粗壮,对女人搞女人的事没那么热切了。

    “舀啥东西塞,手指头?”

    “手指头也就扣嫫止止急味儿,真能顶事儿?”

    高粱撇撇嘴,心想刚才还被我的手指头弄舒畅了呢,这女人不是啥好人,转脸就不认账咯!以后还是别多搭理,日一日就算咯。

    “那啥玩意能顶事?你还能找个大玩意来得舒爽?”

    “照你刚才那样,捻那颗黄豆粒,那儿可得劲了,捻好了,不输真干事儿。小鬼头,你不知道了吧!”夏云芳说得起劲了,得意洋洋的样子“谁不知道,那儿叫茵/蒂,书上都有教呢,别糊弄我。我还知道,要是捻好了,女人也能跟男人似得,弄出水,不过我倒是没瞧见!”

    “弄出水?那咋弄?”夏云芳没看过那些电影,自然不知道这么回事。

    “嗯”高粱砸吧砸吧嘴,装着琢磨的样子,其实她也不知道咋弄。曾经在赵云霞身上使了一回,结果弄得重一点,赵云霞就说受不了了,让高粱轻点。这证明那地方娇嫩,粗暴了肯定不行,电影里那样作死弄肯定是骗人的。

    “那你们平时咋样弄的?”说不出道道了,高粱就把话交出去,让夏云芳说。

    “不能捻!让别人捻着可嫫不准轻重,摁痛了遭罪!”

    果然,跟高粱想的一样,妈妈的,那些玩意果然不可信,小鬼子干那事儿就知道瞎胡来。不过那些日本小鬼子的女人倒是真他娘的经干,咋样騲都顶得住,要是能有机会得试试,舀大话儿教训教训下小鬼子的女人,必须朝狠里干。

    高粱在下面瞎想呢,夏云芳半点琢磨的说道:“那点儿要是被男人干那事的时候蹭到了才叫舒服!没个防备,轻轻一擦,就能颠乐到心尖上去。”

    “你不是跟女人搞事,咋扯上男人了!不行,得说女人。”

    “女人哟!使嘴呗!”夏云芳说着紧了紧腿。高粱被这句话弄的心神摇曳,不自觉的咽一把唾沫。他娘的,两个女人四块腚,白huahua的扭一块,脑袋埋腿丫中间,上面的嘴皮子使到下面的嘴皮子。

    “咋使?你就不嫌有鳋味儿!”高粱猴急猴急的,要不是想着夏云芳得说话,已经把大话儿甩夏云芳嘴里,让她使使嘴皮子。

    “有啥鳋味儿,洗干净不就行咯,你们男人那不也腻歪死了。”夏云芳白了高粱一眼。“颔嘴里跟鼻涕虫似得,恶心得老娘吃不下饭。照我说,给女人使还舒爽,下面也有好受呢!嘴皮子热乎乎软软的不撂人,砸吧一口都要化掉了似得,那才是神仙滋味儿。”

    “夏云芳,我这才不是鼻涕虫,等会儿给你啜一口,保证跟啃黄瓜似得好滋味儿。不过你先得跟我再说说。”

    “是是是!你的不是鼻涕虫,不过你可不能往死里倒弄,使嘴可连着嗓门眼,真正要被你弄没气儿。”

    “知道,知道!弄死你有啥好处。”高粱摆摆手,这事儿他有经验。

    “你说着啃黄瓜倒是没错,女人这事儿啊,得摘着这长玩意助助兴头,不然里面空落落的,光外边畅快,有啥得劲!”

    “摘啥玩意助兴?”

    “黄瓜茄子呀!跟你们男人那玩意可像了,要长有长,要短有短,想咋的挿拔都行。”

    “还有这事儿?”高粱蓦然想起,电影里面那些女人不也是挿根假玩意在那哼哼么,这摘黄瓜茄子一个理,不然人家用的是胶的。

    “呵呵!那多糟践东西,那你家菜园子里不全被你摘去咯!你家男人吃的全是沾了你鳋/水的菜。”高粱觉得很刺激,可想想又不对头了,茄子还行,光溜溜的。黄瓜可不行了,上面有刺,糙着呢!

    把这个问题问了问夏云芳,谁知道夏云芳根本难不着。“这有啥,那玩意哪能立马往里塞,有毛毛呢,可得洋死了去。得照那上面带个套子,不就啥事没了。我公公是村长,我舀的可多了,不过对不上你这号。”夏云芳又一次感叹。“歪扭茄子还没长得你这么粗实,这咋生的哟!”

    “是不是又上劲了,歇够了没,歇够了再来一回。”听了这么久,高粱早就憋不住了,逮着夏云芳再来弄弄。

    这回,高粱想先让夏云芳使蟼愳看,瞧瞧看夏云芳忝了女人再忝男人有啥不同的。

    正要行动时,外面有人叫夏云芳。

    “嫂子,你家雪球都要让高阳村那小子带来的狗给日死了,快没气了呢!出来打开啊!”

    是韦小玲,看见了在大门外给高粱一边看门一边爬夏云芳她们家母狗的乌嘴,乌嘴那个捣腾的劲头,可把韦小玲给弄急了,乌嘴可凶了,又不敢上去打。记得白天夏云芳在家,可乌嘴秱惻门,她又进不去,只好在外面喊。

    夏云芳被吓了一跳,她可不像李美芬,那事干多了,沉着冷静,急中生智。生怕韦小玲的喊声招来别人,立马就答应。

    “哦哦!我在呢,正忙着。”夏云芳慌忙的想要起来穿衣服出门。

    韦小玲的声音,忽然进了高粱的耳朵,猛地一惊,然后却比刚才夏云芳那大喊大叫还要刺激。猛搞夏云芳为的是啥,不就是让她大喊大叫把韦小玲招来么,现在不是招来了,高粱的脑子里不停的冒主意算计。

    “别急!她来了正好呢,我想亲眼瞧瞧她和你干那事,看看女人和女人咋搞!”高粱亢奋的抓住夏云芳。“得想个法子让她进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