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五十二章 女人大声的叫

    高粱就像是亮出了绝世宝贝,闪瞎了夏云芳的狗眼。夏云芳那惊讶、不知所措的表情,完全是被高粱所折服了。

    在高粱的慑服下,夏云芳不自觉的瑟缩,因为她想起高粱说过,不搞得她不喘气就不作数,被这么大的东西往里一塞,还不马上没气咯!

    “哈哈!夏云芳,大不大,你不是喜欢大的么。”高粱用手拉着大话儿跟荡秋千一样上下扑腾,跟粗壮滇澷条似得。“过来呀,我好捣鼓捣鼓,让你尝尝好滋味儿!”

    说到好滋味,夏云芳陡然明白了,对啊!大怕啥?再大能咋样,女人连孩子都能生出来。又不是小姑娘,该痛的那一下已经痛过了,越大才越舒爽才对。夏云芳还在琢磨,高粱可容不得她慢慢磨蹭了。

    捉过来夏云芳的腿脚,往后面一拉,夏云芳就被倒拉到高粱面前,高粱起了教训的心思,存心不让夏云芳有准备,跟舂米一样往里面捣。

    “嗯”夏云芳只觉得浑身一闭塞,整个人都因为粗大的侵入到底而收缩,一口气憋得悠长久远,等高粱捅扎到底后,夏云芳的两条腿已经叠加在一起,紧紧的夹住高粱。

    高粱瞧着觉得挺特别,每个女人都不一样,就算是鳋的也各有各的鳋法。搞李美芬的时候,李美芬指导叉开腿,掰开芘股减免痛苦。夏云芳却反而夹得更加紧,死死的夹住,高粱的小伙伴在里面,箍得透不过气来,只好放出来舒缓舒缓。

    这抽抽拉拉的,就跟拉风箱似得,把夏云芳的这把火越烧越旺,止不住的舒服涌起,一阵阵的像是要飞天,就像大雪天里从上到下给浇了一盆冷水,哆嗦个不停,但是内心却是滚热烧烫。

    “你这么大,咋还用手捉弄我?

    ?早点拿出来不就行了,省的被我骂你!”

    “哼!现在知道我的大了吧,看我狠干你一顿。”

    “好好!”夏云芳趴了半天,腿脚有些酸,缓缓的拉出高粱的大话儿,转身平躺下来换个姿势。“那我躺下来,你压在我身上有多大劲使多大的劲,我倒是看看你有多大能耐!”夏云芳已经进入兴奋状态,一双眼喷火似得看着高粱的下身。

    此时,高粱也被夏云芳的鳋媚入骨感染了,虽然说夏云芳远远没有其她女人漂亮,只能说标致,但是这么引诱且前后态度大变,高粱一拉下大裤头,露出亢奋的大话儿。

    “夏云芳,我命干过的女人可不是你这块料子,不过我今日要试一下狠命干你,让你看看我的厉害。”

    夏云芳满怀期待刚才的舒爽味道,打开两条腿中间用女儿的名泉招摇着,高粱趴下来,奋起一击,击穿夏云芳的身子

    夏云芳忽然就像被子弹打中,张大嘴巴就再也没合拢过,一口啃着棉被,就跟狗啃肉骨头似得,死不撒嘴!因为高粱动的频率太快,完全是用干柳春桃的方式来干夏云芳。

    因为今天夏云芳很过分,首先是怀疑他的能力,然后又生气骂高粱用手指忽悠。所以高粱也有生气,后果很严重。

    除了柳春桃,高粱基本上不会没命的干女人,因为有王银花差点被戳没气了的教训在那,高粱都留了力,就算是搞李美芬,毫不怜惜,高粱也没往死里弄。

    但夏云芳不一样,她是得罪高粱咯,所以高粱存心让她遭遭罪!

    没过一会儿,夏云芳就像是一只小破船,被高粱的狂风暴雨打得千疮百孔,闭着眼涨红了脸张大嘴巴低沉的“啊”一声,身子挺得笔直僵硬,嘴里一搭一搭的喘粗气。

    可高粱不管,瞧着夏云芳还有鏡神,依然忘我的搞动,而且越搞越起劲。

    夏云芳咬着牙,扙,抓着褥子,把腿蜷曲着,腿叉子打得更开,一阵舒服过后,夏云芳兴致还没退呢,还想再来一发,满满的感受感受。

    娘的!还叫上板了,高粱还没遇上对手呢!当即调整一下深度,把手搭到夏云芳的肩膀上,然后猛的一个深挿

    正在舒爽的夏云芳一下由快乐变成了痛苦,本能滇濜起来躲开高粱的大话儿想退出来一段,可高粱搭着夏云芳肩头呢,夏云芳一弹起来,立马被高粱狠摁下去,啪啪啪的撞击。

    “哎哟哟!不来了,不要这样,慢一点儿!”夏云芳开始求饶,可高粱不搭理,因为夏云芳表面上还是享受居多。

    待高粱再搞了一阵,无法改变的痛楚,夏云芳居然开始适应,转变成一种深入到底的舒服,又到了一阵痉挛,而且这次来的更快更猛烈。

    “小粱,你快停下来,我要被你搞烂了,快停下来。”

    痉挛过后,夏云芳再也没有余力迎接,开始随高粱动作。“夏云芳,这下信了吧,我不用手指头,你更加舒服,该哭爹喊娘了吧!”说完还快速的抖动,对着抖动,夏云芳收缩身子。“信了,信了,小粱你轻点,别把人招来了,招来人可得揍死你去。”

    “怕啥!你男人不是不在家吗?门都栓好了,还有谁来?”

    “我婶子韦小玲还在家呢,可别让她看见了去。”

    原本高粱已经放慢了速度,尽量点到即止,可夏云芳一提到韦小玲,高粱的心都被刺激的哆嗦,越来越投入。娘的,两个女人都干上了,就差弄到一起来,男人搞女人,女人搞女人,大被同眠!

    高粱的投入,夏云芳似乎又受用起来。“哼哼呀呀”滇澱醉不定,摇头晃脑。有了想法的高粱存心让夏云芳要哇哇大叫,心想把韦小玲招来一起弄才是好事。

    “不行!用力搞,白天说了,得让你喘不上气,就非得让你喘不上气!”说着高粱腰一沉,按着夏云芳的肩头改成按住夏云芳的芘股。

    “哎哟哟!喘不上气是咋样!你想搞死我”后面的话没法说了,夏云芳被一**的绞拉泛滥的舒服感弄的凌乱,真真正正顾不上哇哇大叫,就是朝自己嘴巴里塞枕头,高粱也得拨开。

    叫,大声叫!把韦小玲招来,瞧女人和女人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