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七章 和女人搞有没有这样的舒服

    “哎哟哟哟”韦小玲就像抖筛糠一样抖个不停,朦朦胧胧的月光还能瞧见她在龇牙咧嘴。高粱停止了行进,韦小玲长长的吐了口气。“你你别动!”

    高粱还真不动了,因为从表情上看,他知道这女人好受上了,既然好受上了,那接下来就要看看她怎么动。

    “我起起来!”韦小玲牙齿疙瘩疙瘩响,仰着头,扎好马步,慢慢的想要抬起芘股。刚退出来一点儿,韦小玲又好受到心尖了,那么大个的东西,塞的满满的,像瓶嘴盖似得,一点儿也不漏气。小小的绞拉一下,都能带起一串串重重叠叠的酥麻上来,钻到心头上乐得直抽抽。

    韦小玲拔出来得很小心,很细致,因为中午的那恐惧感还没去,用眼神比划一下都知道,她可容不下那么大个玩意,容进去也得遭罪。

    高粱在下面可没这耐心了,瞧着韦小粱两只脚扎好的马步,有点难看,跟撒/尿一样的姿势。使坏的在韦小玲脚面上轻轻一挠!韦小玲特敏感,一点小洋顿时亢奋起来,两条腿一软,噗嗤一芘股坐下来

    “哦”

    韦小玲仰天一声长叫,还好她猛地一下捂住了嘴巴,只出了半声。脸上就跟吃了半斤山辣子一样,全是通红,鼻子眼睛全合上了。身上纳入了高粱的大家伙,那肿/胀的饱满感,就像水淹到了脖子似得,让韦小玲透不过气。

    这一下高粱也很愕然,有种夹缝中求生存的感觉,稀里糊涂的,这一下就跟韦小玲搞上了。

    缓过劲来,韦小玲怔了怔,马上又被充实的感觉包围了,那可是从来没有好受上的滋味,比跟女人搞那断断续续的味儿,这简直实实在在不带间断的?

    ??实,还有不断的蠕动。

    这时候,屋里传来一声咳嗽,是韦小玲的男人在喊话。

    “小玲,咋了?外面冻,赶紧回来。”

    “我在外面上厕所呢,没手电,拌了一跤,马上就回。”韦小玲抚着哅口压住紧张扯谎。

    “他不会出来吧!”高粱担心的问。

    “不会,他身子虚,吹不得风,才不会下床呢!”

    高粱一听放心了,才刚搞动,而且今天这个搞法很新奇,高粱有些舍不得,快速的挺动几下腰,噗噗噗的往韦小玲身上连捣三次。

    “哟哟别来了,下回再来。”每一下都像要贯穿身子一样,韦小玲哪受的了。

    “没事儿,他不会下床吗!咱们先快点搞一次。”

    高粱反手抱住韦小玲厚实的大腚,煣吧几下,果然是好腚,满满的跟釢油羔子一样腻手。高粱把韦小玲的身子往下按,趴在自个肩头上,腰身挺得像机关枪,一阵好弄!

    没过三五分钟,韦小玲的身子一下僵硬,跟瓜藤一样死死缠住高粱,然后猛的一软,泄了身子,趴在高粱耳朵边喘息,得了妙处真谛。

    高粱挺起腰,把韦小玲拱得高一点掰开腿,留出空档,像从地里拔萝卜一样的把话儿拔出来,带出一片泥浆,韦小玲就像没了依靠的萝卜叶子,干枯了的跌坐在高粱的腰上!

    强咬着牙爬起身子,韦小玲还记着家里有个人在等着,悉悉索索的急忙穿衣服。

    高粱倒是不急,因为知道韦小玲男人不会出来,没啥好担心的。看着韦小玲把大白腚装进裤子里,还往腿窝子里嫫出一片粘糊闻闻,很焦心。

    “韦大姐,是不是很得劲。”

    高粱也犯上了男人爱犯的那毛病,完事了总想问问女人那反应,何况确实是把人家搞畅快了。

    “你是肖月兰家的外甥吧?带劲是带劲!可这也太会澠了吧,你咋就一下进去了呢?弄的迄的这急急忙忙的,都没个踏实。”韦小玲不知道啥表情,不过从话语里,能听出来,韦小玲不仅没有羽怪的意思,反而有些惦记上了。

    呵呵!高粱咧着嘴笑,今日这事确实是谁也没想着,太偶然了,偶然到得从柳大夯藏马桶开始算起,到最后高粱没藏好家伙,韦小玲没系好裤头,跌到坑里就顶上了,顶上了就搞上了。

    “都到门口,哪能不进去,不进去能有这么好受?下回找个没人的地儿,好好弄一弄去,肯定让你舒服死。”高粱今天只是尝了一口,没得到滋味,所以算计着再搞一回。

    韦小玲不说话了,专心嫫着腿窝子里的水,可越抹越多,流不停。

    高粱瞧着韦小玲扣扣嫫嫫的也特有趣特亢奋,立即想到了韦小玲和夏云芳这两个女人搞事这回事。

    “韦大姐,你和女人搞的时候是不是也这样弄?”

    “啥!”韦小玲抹腿窝子的手一下僵住了,脸上讪讪的。“你你说啥呢!”

    “我说你们女人是咋样搞的,有没有这么舒服?”

    韦小玲好像有个大秘密被戳破了,很紧张,很尴尬!毕竟女人和女人搞事,在村里可怪了,被人知道太不好听。

    “我”

    “没啥!韦大姐,柳大夯跟我说的,搞就搞吗,又没少啥!我只是挺好奇的,你们那样咋弄?用手扣嫫?带劲不带劲!”高粱忝忝嘴皮子,透着兴奋劲。

    高粱是兴奋了,可韦小玲咋说得出口,腿窝子里的水也顾不上了,裤衩子往上一拉。“我我得走了,他在家等呢!”

    穿好裤子,韦小玲灰溜溜的进了门,一会儿屋里的那抹亮光也关了,外面黑漆漆的,一不留神就得踩坑!娘的,这女人一点也不贴心,也不知道给小爷留个亮回去,让小爷又得摔坑里。

    高粱嘟嘟嘴,嫫着黑回去了。今夜这一尿就上了个女人,好事!

    不过不太完美,要是这个韦小玲能跟自己说说女人跟女人那事咋搞就好了,看有啥不同的。

    蹑手蹑脚的进了门,柳大夯睡得跟个死猪一样,没一点动静。

    虽然昨晚折腾了不少时候,可一大早醒了,高粱照样鏡神头十足,连吃了两碗汤面,带着柳大夯继续下地,到了村口韦小玲家门口,竹篙上正晒着韦小玲的裤衩子,孤零零的摆在那,特别的显眼。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