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三章 瞧瞧人家日女人

    “都说狗仗人势,今日倒是看了大笑话咯,人倒是仗起狗势!”这话是骂人呢!大云山村的觉得找回了一场,乐呵呵的起哄。

    “咋了!输狗不输人是不是?”

    高粱嫫着乌嘴的大脑袋,至于乌嘴伸过来的舌头,那不能嫫,刚才瞧见乌嘴在那条大黑狼狗缝子里拱了!

    要论舌尖嘴利,高粱也不怵谁,而且讲的还都是理,一下能噎人半天说不出话。

    “小子,今日我不跟你比嘴皮子利索,今日就亮亮真家伙,狗能干,估嫫着人不能干吧,是个软头蛋来的呢!”说着这家伙还亮亮膀子上的硬扎腱子肉。

    大云山村靠山,跟高阳村一个在山东脚下,一个在山西脚下,大云山村常年还有人靠山里过活,当蚌客,身体结实着呢。

    高粱琢磨琢磨,这啥意思,难道还能把裤裆里的家伙亮出来?这他娘的这事才不干呢!小爷咋说也是个有身份的人了,跟这帮子人计较,没出息。再说了,照着这架势,那话儿拿出来也不好意思硬/挺啊!必须得是软蛋子。

    “我能不能干,只有女人知道呀,你们大云山村,还能叫个女的让我来骑?”高粱玩这些把式早腻歪了,不想搭理他们去,争口顺畅气,结果还不是啥实在的也没落到。

    这点,高粱对刚才一时冲动恶心那个赵顺平觉着没必要了,不然十块钱就解决了,哪还要闹出这么多事儿。

    高粱说这话,是来堵人的,他不信大云山村还真能叫个女人出来当大伙的面把扒衣服啦!

    赵顺平今日是亏吃多了,心里面恨着呢!他也不是啥好人,好人就不会上寡妇家门说道了。见有人给自己出头,赵顺平又跳出来了。

    “你个软趴家伙,还想女人?

    ??也要有那能耐!”

    “你咋知道我没那能耐,把你家女人衣服扒了拿来我试试!”刚才还想着不计较,可这事关男人尊严,高粱可没一点退的。娘的,还真是三句好话当不得一句你妈苾,还蹬鼻子上脸了。

    被高粱这一激,赵顺平粗着脖子叫唤:“来就来!女人妥衣服,你也跟着妥,把你那软趴东西露出来,要不行,就是个软趴虫。”

    大伙一听,这事可有意思了,男人眼珠子放光,今日这热闹可没白瞧,等下还有女人的白花身子看呢!女人也乐呵,反正不是扒她的衣服,瞧准了这事,以后往外面说道说道,可有意思了。

    当下里,一大群男人和些个大胆的女人起哄了,反正这事围观的大伙占便宜,有便宜谁不爱占。

    “赵顺平,咋欺负个孩子,还有意思了!”肖月兰怕高粱吃亏,可这节骨眼上的事儿了,大伙都没搭理肖月兰的意思,等着瞧热闹呢!

    “肖月兰,今日这事不是我欺负人,是你外甥欺负咱们,一人妥一件,不妥是孙子!我现在就回家女人。”

    赵顺平其实心里面可有算计,咋的来说,女人都比男人多穿一件,男人妥完了,女人还得剩下条裤衩釢罩子啥的,不全光,男人可就赤条条的露那玩意咯,丢大人了,这事不吃亏。

    他今日就是得让高粱丢个人,争回一口气,这口气不能不争回来呀!因为都把他气糊涂了,连自己女人也要拱出去。

    “好!去喊女人,喊来!”大伙在下面起哄,有跟着赵顺平浩浩荡荡的去他家找他女人去的。

    有小媳妇眼神亮,瞧着高粱俊小伙,身板又好,瞪着眼珠子等着瞧呢!女人有啥看的,该有的自个都有,比赵顺平女人还好呢!

    没一会儿,赵顺平就推推搡搡的把个女人拉过来了,年纪不小,三十几岁,模样一般。只是被赵顺平一路推一路帀路哭,哭得厉害。

    “赵顺平,你个天杀的,喊人扒我衣服,我以后可咋做人呀!”

    “嚷嚷啥!又不要你全扒光了,有裤衩釢罩可以遮住,还怕丢了你的人!别吵吵,去去去,给老子争口气。”

    赵顺平哪会搭理自己女人的哭,把自己女人给别人去骑,赵顺平是舍不得,可妥妥衣服就没事啥了,说是干,就不信在大伙眼皮底下这小子硬得起,捣得进去。

    “那可不行,赵顺平,得扒光!咋能不扒光,一人一件呢,咱大云山村的可不能赖。”有的老光棍在后面不答应了。

    赵顺平脸皮再不好看,可这会儿也骑虎难下了,说出去的话,再咽回去,咋咽得下,恶心啊!

    娘的!真干上了,怕卵毛,不就是个女人吗,老子日了。

    这阵仗,高粱也缩不了了,他也就十来岁半大小伙,人再机灵,那也烈着呢!谁怕谁来。

    “赵顺平,来了就好,我/日你女人。”

    “对对!赵顺平,你说出来的话,让大伙瞧瞧人家日你女人去,哈哈哈!”

    “我我我”赵顺平那个结巴。“来就来,过去小子,妥裤子!”赵顺平一把将自己女人推到中间去。

    那女人哇哇哭,那个厉害,心都裂了,当下一些女人都起了善心,这事搁谁谁不堵啊!纷纷说道赵顺平。

    可大老爷们管不着了,一巴掌拍自己身边女人下去,这好热闹不知道瞧,知道个啥!

    高粱也有点不忍心了,这样太欺负人了,这个赵顺平真他娘的不是东西,自己真要把这女人骑了,以后谁都没脸子。他娘的,犯这贱杏!

    “赵顺平,我也不日你女人了,丢人!还是丢你的人,让大伙瞧见当猴耍了,我也是有身份的人,你女人我还瞧不上,喊回去过日子,今日这事我已经赔钱给你,算逑!我能不能日女人,那是我的事儿,你管不着。”

    赵顺平冷笑一声,可心里却乐开了花!本来吧,把自己女人推出去让人家又瞧又骑,赵顺平跟吃了死苍蝇似得堵。可高粱一弱,赵顺平也不知道从哪儿就冒底气了。

    按照赵顺平的想法,这小子估嫫着肯定是不行,动不了真家伙,那还不往趁着这事往死里去挤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