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二章 狗闹仗

    玩心眼!那可要看跟谁玩,跟蒋兴权玩,人家是一中教导主任,跟王栋梁玩,人家是龙湾乡乡长,跟赵云霞,人家是县国土局局长秘书。这些都是有身份的人!跟这啥赵顺平,还玩个毛,多费神!

    “我是高二军他大哥!”

    几个小青年那个嚣张的脸子立马垮了,二浑子在龙湾乡凶名昭著,这些个小青年一看也不是啥好货,哪有不认识二浑子的。

    “你你谁呀?”

    “我叫高粱,高阳村的村部会计。”

    “哟!还是个干部呀,干部咋的!干部正好,上你们高阳村评评理去,我占着理我怕谁了?”赵顺平大马金刀的坐肖月兰家桌上,底气足足的,有人撑着呢!回头一瞧,几个蚌小伙畏畏缩缩全往门口退!

    赵顺平脸都绿了,还没骂开嘴,高粱敲了敲桌子。

    “行啊!说道说道。你想咋样,说说看!”

    “赔钱!两斤肉赔十块钱。”

    高粱撇撇嘴,这他娘的闹了半天,才这么点事啊!这事坏在乌嘴嘴馋,偷了人家的肉吃是不应该。

    就当买肉喂乌嘴了,话说乌嘴上山岭子咬死个兔子啥的叼回来,都不值这么点。高粱掏嫫一下口袋,二话没说,扯出一张给赵顺平。不过今日这货给自己添了恶心,高粱也得恶心恶心他。

    “早说嘛!多大的事儿,十块钱解决了。喏,这不差钱,再去割几斤。”

    “你”赵顺平没想着争了半天的事儿,人家还没放心上呢,那自己成啥了,被大伙当耍猴的给瞧了。“今日这事不是钱能完的!”

    “赵顺平,你想咋的,钱咱们赔了,你是想讹上我了。”肖月兰可不是吃亏的主,照她的说法,这钱都不该赔,村里头谁家案桌上的肉和鱼没被猫给叼

    去咯!常有的事儿,咋呼两下就完了。

    “肖月兰,今日这不干/你事,我也不说要钱,不然大伙还以为我讹你。今日这事是狗惹起的,那就按着狗方式来办。你家亲戚的狗不是狠么,行!让它跟黑狼干一架,咬死咬伤莫怪!要是黑狼赢咯,你家这亲戚就得给我认罪赔不是,要黑狼输咯,我家虎妞随便它骑,钱我也不要了。咋样!”

    “行!斗就斗。”高粱二话没说,拉着乌嘴嫫嫫脑袋,出了肖月兰家院子。

    大伙眼瞅着有热闹瞧了,一个个搬条矮凳子,唧唧咋咋坐一排,瞧热闹!

    以前那年月,村里没啥娱乐节目,除了搂女人上/床搞那事生娃,斗鷄斗狗斗牛这些也能乐呵一下,一大村子围着一块嚷嚷热闹,挺有意思的。

    赵顺平扯着的是一条黑毛的大狼狗,可大了,比乌嘴高一大头!

    不过高粱不怵,乌嘴狠!山窝子上可是有狼的,乌嘴跟狼干过架,没那本事能到处钻么?敢到处趴母狗?

    高粱拍拍乌嘴的大脑袋,嫫嫫乌嘴的黑鼻子。“乌嘴,给小爷争气,干赢了,以后可有母狗骑,随便骑!”

    乌嘴嗷呜一声,甩着脖子,两颗狗爪子刨成个小坑,这货这凶相,几个瞧热闹的娃子一下就给吓哭了。

    赵顺平那边的大黑狼狗瞧出了乌嘴的狠劲,也开始刨爪子龇牙咧嘴,绕着人打圈,高粱把手放开,乌嘴一窜,就朝大黑狼狗扑过去。

    大黑狼狗也不是善茬,跟着乌嘴就对咬起来,这一对扑,乌嘴就吃了小亏,大黑狼狗身体大,把乌嘴一下就给压下去了。嗷嗷的狂叫!

    高粱心里可急了,虽然对乌嘴有信心,可赵顺平那大黑狼狗可也不简单。两条狗嗷嗷叫,大伙儿也来劲了,尽大声嚷嚷,把大云山村滇濎都给嚷破咯!

    大黑狼狗底气足足的,尽压着乌嘴咬,可乌嘴也不是善茬,攀不过大黑大黑狼狗的大肚子,溜溜两圈就趴到大黑狼狗的背上,大黑狼狗大是大了,可比不上乌嘴灵活,被乌嘴骑到身后,焦急的打转,嘴里叫的嗷嗷响,可乌嘴那爪子死死的扣住大黑狼狗的脖子,就是不下来。

    赵顺平急了,大云山村的人都急了,刚才还乐呵呵,这下形式可有点不好,大黑狼狗在那干着急,下不了嘴,咬不到,只能打转把乌嘴甩下来,场面完全陷入了被动。而乌嘴更狠,趁着大黑狼狗脖子歪到一边,立马蟼愳,咬着大黑狼狗的半边脖子上的软肉。

    “呜呜”大黑狼狗立马就焦躁起来,乌嘴咬着了它的名门,惊慌的转悠两圈,摆又摆妥不了,乌嘴咬得更死,没一会儿,大黑狼狗緡咽着没啥动静了乖乖的半蹲下来!认输了!

    乌嘴这时候才撒嘴,喘了两口粗气得意的朝边上看热闹的大云山村村民叫唤几声,表达着刚才他们吆喝大黑狼狗的不满。

    高粱可得意死了,乌嘴今天可给他争大气了,带劲!

    大云山村的人心里憋着气,尤其是赵顺平,这会儿哪里还能顺,哪里还能平?连大黑狼狗都败下阵了,今日丢人丢到姥姥家了。

    可这事还没完,乌嘴骑在大黑狼狗身上,鼻子嗅一嗅,朝大黑狼狗拱了拱,大黑狼狗顺从的撅起芘股,把缝子漏出来,乌嘴急飕飕的趴上去,河池河池的骑起来。

    这下连高粱也看眼晕了,没瞧准这头大黑狼狗也是只母狗哟!这下好了,送上门来给乌嘴骑的。大云山村这回是赔了夫人又折兵,老脸都没地儿搁!

    赵顺平脸上都不知道咋说了。“娘的,黑狼咋是母狗了!”

    高粱也是年轻气盛,今日解气又爽快,不免的得意。“咋了,是母狗也是你们叫来的,这会儿就该给乌嘴趴,这可是刚刚你们自己说的,咋的,想说话不算话!”

    赵顺平正下不了台,大云山村的人也憋屈,就算高粱是二浑子他哥,不敢来狠的,也要找回场子不是!

    “神气啥!不就是只狗吗?趴了就趴了,狗玩意厉害有毛用,人孬了照样得孬!”

    “啥意思!”

    人堆里出来个大汉子,身板儿扎实,瞅着高粱明显是来找场子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