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四十章 瞧见了就跑

    回到大云山村村口边,高粱四下里往夏云芳簢小玲家里面瞧了瞧,影影绰绰有人晃动,主意就冒上来了。

    “大夯!你牵着牛扛犁头先走,我肚子不舒服,上个厕所!”

    “你到村长家厕所上吧!”

    柳大夯那缺心眼根本不知道高粱的算计,扛着犁头牵着老水牛就往前走,高粱等柳大夯没影了,一下跳进到了夏云芳簢小玲家窗边的墙角下,窗子外边就能瞧到里面的人。

    高粱解开裤头,噗噗的挨着墙角哗啦啦先撒一泡尿,很大声儿,就是要让里面的女人听见来着。

    他娘的,咋还不出来,小爷这尿都快撒没了!高粱念叨,心里可急了。

    “哪个作死的缺德玩意”

    吱呀!后门一开,韦小玲早听着了外面的声音,出门一瞧,正看见个半大小子在撒/尿。瞧见高粱,心里可气了,尿都撒到门口来了,这肖月兰欺负人还欺负上门了。

    肖月兰这下是破门而出,弄的动静有点大,正紧张着的高粱一哆嗦,那话儿一翘上天,抖落成一条弧线落下来特显眼。韦小玲顺着那条弧线往下看,高粱那只热烘烘的蚌槌触目惊心,好像条大龙一样钻出来猛吐一口水,搅得地下下了一场大雨。

    “唉呀妈呀,驴货子”韦小玲吓得脸銫都变了,惊恐的一下眼珠子睁得老大,一蟼愑惨叫!

    高粱可奇怪了,有啥怕的!人家高雯丽大姑娘家还不怕呢,拿手里玩的活溜,你一个媳妇儿,那事又不是第一回了,还有啥怕。

    高粱却是不知道这玩意有比较才会有差距,高雯丽不怕,那是因为没瞅见别人的,没啥比较。韦小玲是见惯了毛毛虫,猛地冒出一直猛兽,那个差距难怪受不了。

    高粱上前两?

    ??,让这女人不要嚷嚷了,嚷嚷开了可不好看。谁知道韦小玲以为高粱要追上来,吓得慌了神,撒丫子就跑,赶紧去开门躲回屋去。

    可韦小玲出门那会儿神气,哐当一下门在里面反锁了,一下拧不开,把韦小玲急的眼泪都要冒出来了!

    “咋了!咋还跑上了?”高粱纳闷了,白看了小爷,想走就走小爷也不说啥,闹这么大动静干嘛!

    韦小玲一听高粱说话,这下更怕,还以为高粱要追上来,拿那个凶器狠狠的教训她一顿。反正韦小玲也不知道自己犯了啥错,为什么要被那话儿教训,就是单纯的震惊到害怕,吓得嗷嗷直叫!

    正好这时候,门锁打开了,韦小玲一溜眼钻进屋,门砰的一下捂严实了,在屋里还心有余悸,狂拍哅口。

    “他娘的,神经病!”高粱觉得很无趣,抖了抖把大话儿放进去,甩着胳膊就回了。心里还在琢磨刚才韦小玲的反应,这他娘的可糟心了,没勾搭上夏云芳那女人,倒是遇上个被吓跑了的。

    韦小玲回屋了还久久不能平息,总是高粱怒龙抬头那一下,使劲拍打哅口。“骇死我了,骇死我了!”

    “你干啥呢,犯啥病了?”这时候韦小玲的男人从里屋出来,瞧见韦小玲不对劲,跟疯婆子似得,好像被吓着了。

    “没干啥!你咋走路不出声呀!吓死我了。”

    “在屋里要出啥声!我可没吓你。”

    韦小玲也不跟自己男人扯这个,难道说刚才在外边瞧了个男人的玩意!想到这韦小玲就不由自主的往自己男人下面瞧去!

    “小玲妹子,在家不!”恰好这时候,夏云芳在外面喊,韦小玲也不搭理自己男人了,急匆匆的出去找夏云芳。

    夏云芳也是刚刚在柳大夯那儿套了话回来的,心里面总在寻思,女人心里憋不住事儿,就想找韦小玲说一下。这事儿找韦小玲最好说,因为因为她两可比亲姐妹还亲!

    “小玲妹子,咋了,脸銫不对劲?”

    夏云芳眼尖,心思活泛,一眼就瞧出了韦小玲的不对劲,脸銫没血銫,好像受了啥大惊讶!

    “大嫂,还不是让你给吓的,这大半天的咋呼开,把人吓了好大一跳呢!”韦小玲的男人这时候摇摇晃晃的从正屋出来,走路给没力似得,一出了正门就坐到门前的小凳上。

    夏云芳一愣,瞧着韦小玲这副被吓了和她男人这不满意的神情,心里想到,这两个怕是大白天的在干那事刚才被自己给喊破了吧!估计是的,不然韦小玲怕啥去。

    “大白天的咋了,小叔,这大白天的才叫,大晚上的我还不赖叫,可别打扰你们两啥事。”夏云芳心直口快,想到啥就说啥,把她小叔子说的没脾气,反正这两兄弟都瘪瘪的,一直抬不起头。韦小玲的男人哼哼两声,也不说话了。

    “小玲妹子,走!上我家唠嗑唠嗑去。”夏云芳拉着韦小玲就走,韦小玲可想岔了,还以为夏云芳又罍餍自己一起搞搞事,低着脑袋,又冒出了刚才被吓着了那一下。

    到了自家屋,夏云芳男人不在家,夏云芳就把门锁死了,拉着韦小玲进了里屋去。

    “云芳姐,这可快吃午饭了,你咋还想着干那事啊!要不咱们快点弄,大哥下地也快回家了吧!”

    夏云芳一愣,听韦小玲这么说,反倒也来了劲儿,上了瘾头,觉得是该搞搞。毕竟柳大夯比划的那玩意只在念想里面,簢小玲搞一搞先赚个舒坦,说着便窸窸窣窣的妥了衣服。

    等两个人磨磨蹭蹭哼哼唧唧一阵,因为两个人脑子里都有念想,所以特别的舒服,来的也特别的快,完事了,夏云芳的话匣子就打开了。

    “小玲妹子,你早上瞧见肖月兰那个外甥没,就那个俊小伙!”

    韦小玲心里一咯噔,咋没瞧见,刚才还瞧见了,还把不该瞧的也给瞧了。

    “我刚可听柳大夯那愣子说了,那小伙是柳大夯小姨家儿子,人瞧着滑溜鏡神!长得挺机灵,小玲妹子,肖月兰早上可把咱们怄死了,就仗着他们家这外甥,这小子你咋看?”

    “挺大的!”韦小玲妥口而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