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八章 摘条黄瓜助助兴

    “呵呵!好,你也很厉害。”夏云芳捂着嘴笑,朝在那边干活的高粱瞧了一眼,心里面有了算计。“大夯,那就是你高粱哥?哪来的,以前咋没见过?”

    “昨天来的,你当然没见过,我都没见过呢!我还要捉鱼,你别说话,说话了鱼会听见,跑了!”柳大夯急急的嘘嘘两声,不让夏云芳说话了。

    夏云芳更来了兴趣,瞧高粱在干活甩鞭子赶牛那腱子肉鼓鼓的,小脸蛋儿也俊,透着机灵!

    搂了搂裤子,夏云芳也蹲下来在小沟边上,说:“大夯,你捉够了,那些留着生鱼崽,不然被你捉光了以后就没有得捉了。”

    柳大夯砸吧砸吧,有道理!“那我再捉一点就不捉了,还不够吃呢。”

    “你一边捉鱼,一边给我说说你那个高粱哥咋样,我等下给你饼干吃。”

    不说饼干还好,说了饼干柳大夯有一阵心虚,因为他把夏云芳簢小玲女人搞事的事情跟高粱说了。虽然柳大夯不知道夏云芳簢小玲在干嘛,不过柳大夯知道这事儿他不守信用,夏云芳簢小玲不许他说的,让夏云芳知道了不好,肯定要骂他,不能让他们知道。

    “我”柳大夯急的有点结巴。

    “大夯,你怕啥,我緡问你那高粱哥是哪的人,跟你家啥关系,有啥特别的!”

    夏云芳这是被肖月兰早上那一通挤兑给怄的,没顺过来气,总在想法子再去挤兑回去,就把主意打到柳大夯身上来,跟柳大夯套话,嫫嫫高粱的底细,然后再咂嫫咂嫫个苗头去找肖月兰讨个说法解解气。

    柳大夯心里一松,原来不是问那事的哟,支支吾吾的说:“云芳婶,你问我这么多,我可记不住!先说哪个呀?”

    “那我一?

    ?个问,你高粱哥是哪个村的?”

    “这我咋知道!”柳大夯理制凐壮的说,好像就该不知道似得。

    夏云芳翻翻白眼,估嫫着柳大夯连十里八村都数不全,白问了,又换了个法子。“他是你家亲戚?谁家儿子哟!”

    “我小姨家的!带了好多肉来吃,可好吃了。”

    夏云芳见柳大夯只记着吃,也问不出啥,不由得有点泄气,不把注意力放到高粱身上了。

    “那你妈最近最近有没有招男人进门,夜里有没有啥奇怪的声,发生啥奇怪的事儿?”

    “没有!”柳大夯甩甩脑袋。

    “你再想想!有啥奇怪的男人进门咯,把你妈压在身下,你妈没穿衣服?”夏云芳是要在柳大夯这里寻到肖月兰的烂事苗头,然后就可以理制凐壮的去把肖月兰踩在脚底下,让村里人都瞧瞧肖月兰的德杏!

    按夏云芳的想法,肖月兰这个年纪最想那事了,家里又没男人,肯定要去外面偷人的,柳大夯憨头憨脑的,肖月兰不会太防备他,要是有这事,柳大夯肯定能瞧出啥苗头,套弄套弄柳大夯还不说出来了。

    柳大夯拧着脑袋有点焦躁,让夏云芳很期待。“倒有件事挺怪,我撒/尿的时候瞧见的!”

    夏云芳心里乐开了花,撒/尿的时候能瞧见啥好事,肖月兰啊肖月兰,这回你该落我手里了吧!“大夯,你赶紧说,说了我给你去拿饼干!”

    “我瞧见了,可大了!”柳大夯在泥巴里画着圈圈比划着。“还老长了,这么长!”

    夏云芳一下可给绕晕了,心里嘀咕,这愣子说得又长又大,到底是个啥呀!心里急的。“大夯,你到底瞧见啥了!”

    “緡高粱哥撒/尿的玩意,老大了,又大又长,捋得可直了,比我的可大多了。我跟他一起撒/尿的时候瞧见的,你说怪不怪?”柳大夯张大了嘴巴说得兴起,手舞足蹈的。

    夏?p>夏云芳眼巴巴的瞧着柳大夯,照着柳大夯比划的大小比对了半天,心里面那个惊讶,没想到这小子有这么大个玩意,那要咋样的搞法,腿丫都装不下哟!还不把人给顶死去!

    不对哟,咋信个愣子说话呢,不对,驴还没长这么大玩意呢!夏云芳顿时不信了。可转念一想,愣子有个好,就是没心眼不骗人,或许比划的有点夸张,不过这事肯定是有影子的。

    照着柳大夯比划的缩小一半,都够大了,比自己男人得劲,要搞一搞,肯定好滋味的,夏云芳心里就跟猫挠了似得,瞧瞧在那边干活的高粱,想象着那大话儿兜在裤裆里

    “大夯,可真够奇怪呢!还有啥特征?”夏云芳忝忝有些发干的嘴皮子。

    柳大夯歪着嘴。“有点黑,还有点红没了,还有高粱哥尿的可远了,都虵到茅坑那头墙上了。”

    夏云芳心里一荡,尿观男人,她可是明白得很!尿的好,尿的又远又有力,说明男人肾好,有干劲,有冲击,往里一阵捣,能到顶,啪啪的挿拔,不给你喘气的时候。

    所以为啥小娃子爱比谁尿的远哟,他们不知道,女人可清楚!像自个男人,流脓水似得,恶心死了,一瞧就知道不得劲,弄不好受。

    这没了男人总不能亏了自己吧,偷人还瞧不上这些粗鲁汉子,这个憋得难受啊!这时候自家婶婶韦小玲找上了,韦小玲也跟自己差不多,他们家小叔子更怂,耸拉不了两下就能交货。

    韦小玲有法子,那就是自己搞自己!还有个好法子,女人和女热搞!找上同样没被日好的夏云芳,手指头朝里面扣一扣,互相在对方身上咂嫫咂嫫,照样能出味儿,摘条黄瓜茄子助个兴头,互相搞一搞,也能舒坦慰藉一下。

    女人和女人搞事毕竟只是解解渴,夏云芳还是非常念想男人的,今日照柳大夯这么一说,哪能不眼馋上,被说的越来越起劲,腿窝子里渐渐变热乎。

    “大夯,再有啥,再说说!”

    “没啥了,没啥好说的,我就瞧了一眼!云芳婶,你啥时候给我饼干?”

    “等下就给你拿,大夯”夏云芳想再问问,毕竟光听说想想也能喘口粗气好受上,可又不知道该咋问,一时憋得有点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