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七章 男人玩意从嘴里蹦出来

    肖月兰两只手挿着腰,把声儿提高了一大半,生怕别人听不见似得。“有狗怕啥!咱们也带了狗,她们家的狗还被我们这的狗日服帖了呢!肯定不敢再咬你。”

    高粱一听,算是明白婶子肖月兰为啥不走小路,偏要走大路了,没别的!光为了得瑟。这声儿大的,对面滇濓垅子里都有人抬头瞧热闹了。

    “哟!谁上这咋呼了,原来是肖月兰,你个没男人日好的女人,咋呼啥!”

    “韦小玲!你个男人日不好的货,男人那玩意都从你嘴里蹦出来了,使嘴咂嫫有劲是吧!”

    高粱一呆!他娘的这女人吵架这么牛苾的,动不动就日呀,使嘴啊!光听着都他娘的带劲。

    这时候,屋里又冲出来个人,指着肖月兰骂骂咧咧,说:“肖月兰,你这是来找茬,我们有男人,就你没有,咋的!拿个傻儿子当你男人用啊。”

    肖月兰今日有底气,所以并不被这狠话骂得气到,咽咽唾沫。“夏云芳,你别得瑟,有男人也日不好你这把鳋劲。我家咋没男人了,大夯和小粱都能干活,瞧你家男人那药罐子样,准是被你这把鳋妖鏡劲给罩住了。”

    “肖月兰,你”韦小玲和夏云芳这一对妯娌被肖月兰气得不轻,可嘴皮子赶不上肖月兰能说,肖月兰今天可是有备而来的,哪会轻易放过这两个平时老欺负挤兑她的人。

    “我咋了!我说这是实话,别说我不厚道,韦小玲、夏云芳,搁以前你说我家没男人,我还认了,今日我们家男人多呢!能干活,要不要你两说一声,我让小粱给你两帮帮忙,别说乡里乡亲的,咋不帮衬着,咯咯咯”肖月兰乐得很畅快,今日个算是扬眉吐气了!

    ?

    ?粱瞧瞧那两个被肖月兰气着了的女人,夏云芳就是早上遇见的女人,不过现在这会儿已经把釢罩穿上去了。韦小玲是才刚瞧见,模样挺好的,身子娇小,嘴边还有颗小痣,腰儿瘦瘦,但是两个芘股却是很大,难怪柳大夯只管瞧她芘股去了。

    娘的,这要上去日一日她芘股,估计挺舒畅,肉打肉得撞上去,得啪啪响!高粱有种冲上去捉住芘股搞一通的念头,而且这个念头还在加剧!要是把这两个女人一起搞上了更好,日一个,嫫一个!没被日的那个也不会闲着,两个女人可以相互搞,谁也不冷落,一起哼哼唧唧。

    韦小玲和夏云芳被气得说不出话,有话也说不出,今日没准备好,没寻着由头,心里发怵。肖月兰信心满满的样子,说了也得招来肖月兰更狠的挤兑,干脆不说了,何必给自己找不自在。

    心里可是暗暗发狠,等找了由头,再上门去狠狠的挤兑挤兑,把肖月兰骂死去!女人心眼小,哪吃了瘪受了气,一定得找回来。

    “走走,下地咯!大夯过来,没狗咬你,敢来咬,叫乌嘴上去日死它!”瞧着夏云芳簢小玲被挤兑的说不出话了,肖月兰像打了胜仗的大将军似得,很自豪很神气。

    柳大夯这会儿也知道不用怕狗了,芘颠芘颠的跟在高粱身后面。

    送到了地头,高粱拾缀拾缀就开始干活,没啥多说的,柳大夯瞪着眼在边上瞧热闹,瞧着瞧着就没耐心了,朝田垅边的小沟里捉小鱼玩。

    肖月兰也没法子,招呼几句,这男人的活她也帮不了啥忙,回去干活做午饭了。

    “不捉了,不捉了!”柳大夯气呼呼的甩着泥巴,一芘股坐到田垅子上生闷气。

    “咋了,大夯!捉多了回去吃一餐,你妈肯定得夸你。”

    “捉不到,全跑了!一个也捉不到。”柳大夯撇着嘴。

    高粱一瞧,那小沣小沟里一大群两个指头宽的小鲫鱼,挺多的,柳大夯闲着也没事,教教他咋抓鱼也行。“大夯你过来。”

    “大夯,瞧好了,眼神瞅着一条,别瞅其他的,瞅准了下手,一逮”高粱啪嗒往水沟里一揪,就揪出了一条大鲫鱼,都有二两重,小沟里的水还是清幽幽的,一点也不浑,那群鲫鱼惊了一下,根本不知道少了一个同伙,继续乐呵呵的游。

    柳大夯乐呵呵的拍手掌。“高粱哥你真厉害,再抓,再抓!”

    “大夯,我还得干活呢!你抓下试试,记着瞅准了别眨眼再逮。”

    柳大夯鼓起灯笼眼,憋足了劲,脑门不动,眼珠子跟着大鲫鱼转悠,啪嗒一下,水全搅浑了!

    “我抓着了,我抓着了!”柳大夯从泥堆里嫫出手,黑呼呼的,还能瞧见一条小鱼扭来扭去,真被他给抓住了。

    憨人心眼少,你叫他瞅准了他瞅得准,只不过柳大夯没高粱的技术,把沟里的水全搅浑了,那一大群鲫鱼嗖的一下往上跑。

    “大夯,你真厉害!不过拿手捉不到多少,你回家拿个网兜子,捉得更快。”

    “那行!你帮我看着,别让别人捉了。”柳大夯乐呵呵的回家拿网兜子去,高粱也不搭理他了,开始干活。

    柳大夯就在那认真的开始捉鱼,照着高粱说的法子,又有网兜子,还真捉了不少,乐呵呵的咧嘴笑,手上的黑呼呼的泥就往脸上擦,合着那憨傻的笑脸,十足的愣子相。

    捉了一会儿,就有人过来了,正是上午跟肖月兰吵架的夏云芳。

    “大夯!捉鱼啊,哟,捉的不少呢!”夏云芳朝柳大夯的小桶里一瞧,还真不少,都盖底了,白花花的翻肚皮,能吃上好一餐。

    “那是!我可厉害了。”柳大夯自豪的说:“云芳婶,你要请我吃饼干不?”

    柳大夯这点还是挺好的,肖月兰不让他骂人,逢人就喊,嘴也甜,也讨人喜欢。见着夏云芳来了,柳大夯也记着吃。

    “饼干有得吃,不过你咋变灵光了,以前可捉不到鱼?”

    “高粱哥教我的,他可厉害了,一捉一个准。”柳大夯偏着脑袋,网兜往小水沟里一兜,捞上来就是哗啦啦的一片。“瞧,现在我也很厉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