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二章 昨天日了今天不行

    被高晓晓风急火燎的叫醒了,结果啥事也没干!高粱过去拍拍高晓晓的脑瓜子,要搁以前,高晓晓得撅着小嘴的,不过这会儿倒是靠近了点。

    “哥哥!你以后是不是不咋去学校了?”

    “嗯!不用去,有胖子给我干活了呢!家里有啥吃的我让胖子给你捎过去,要没钱了管他要,回来我给他!”

    “好像很有钱似得,妈说你败家!”高晓晓扭着身子,可心里面还是挺舒服的,范思思她们可羡慕她了。可是范思思有点讨厌,总是问高粱去哪了,高晓晓就不说!

    “不去也好。”高晓晓小声嘀咕!可高粱耳朵尖,听见了!

    “有啥好!”

    “我说你不去也好,省的别人老说我你对象来了,你知道,我在学校都没脸见人呢!”高晓晓撇着嘴。

    “你没跟人说我是你哥啊?”

    “说了!她们说不是亲的就不算。”

    高粱也乐了,估嫫着小姑娘瞎闹呢!也就逗逗高晓晓。“说就说呗,反正睡都睡了,没错呢!”

    “呸!”高晓晓脸上红透了,拽着小手拧高粱。“让你尽瞎说,没干那事就不算的。”

    “干哪事儿?”

    “我我跟爸说你欺负人去!”高晓晓挤出泪沫子就一边去了,不搭理高粱!不过没一会儿又把头扭过来了。

    “哥哥!她们都说你跟高雯丽干了那事,是不是的。”

    “瞎说,才没干呢,晓晓,你咋闹的,不好好上学,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事儿!”高粱拉着脸,一本正经的说。

    “瞧你,都心虚了,你干都干了还不许我说。”高晓晓也有点犟,高粱硬了也硬顶着上。“还教训我呢,也不知道谁以前不是被张老师教训的。”

    高粱不说话?

    ?,确实心虚,还有点憋屈冤枉!被高晓晓说中了。

    “晓晓,你个黄毛丫头,知道个芘!”

    “谁不知道,生理卫生课都教了,你以后不许拿那大玩意顶我了。”

    “说得一套一套的,都是虚的。晓晓,以后别瞎想,要在学校谁起了歪心思,就喊梭子揍他!”

    “呸!谁才不会像你呢,我明天就去学校了,就不跟你睡了。”

    高粱哦了一声,也没咋的搭理高晓晓,只想着这小妮子不对头,别像他那会跟高雯丽一样,把高雯丽按墙角里给嫫了,那可吃亏死,明天让胖子给梭子打打招呼,要有谁凑上去大耳瓜子扇。

    “去去去!谁稀罕留你似得。”高粱摆摆手,脑门一拍,今日是星期天了,明天高晓晓就得上学去。那张玉香肯定也得去学校了,就见不着她去!不行,得在她走之前去睡睡她。

    日徐凤音和干张晓翠都不用这么急,张玉香才是关键,咋能忘了这茬,得去嫫她们家门。

    高粱招呼好高晓晓明天坐胖子的车去学校,就撇下高晓晓撒丫子就跑去张玉香她家,趁着今天这一天,好好睡一睡张玉香,昨天没把张玉香好好瞧瞧,今天得好好瞧一眼,仔细研究研究。

    正是要下地的时节,除了几只公鷄到处追上母鷄趴一趴,都没活着的了,张玉香的老娘和外甥都不在家,高粱放心推开她们家门。

    院子里很安静,张玉香家没养狗,不然高粱还得费点心思!费啥心思?把乌嘴牵来,公狗就轰跑咯,母狗更好办,按倒就骑,使劲騲,肯定没啥叫唤的了。

    张玉香正在里面袦魈案,高粱在外面的脚步声响了,没喊人!张玉香心头一跳,往外面一看,心慌得不得了,不自觉的拉好衣服。心里面念叨:“这个小鬼头,怎脺黢天又来了!”

    张玉香急急忙忙的就去了正屋,高粱正好走到台阶上。“张老张老师,现在没人的时候我就来了!”

    来干嘛张玉香心里清清楚楚,赶紧用身子秱悺门。

    “小粱,我不让你进来!”

    “张老师,你这样堵我,被人看见了还以为啥呢!”

    张玉香想想也是,被高粱绕的有点晕,高粱肯定是不会走的,那只好放他进来了。高粱也不颔糊,侧着身子过了张玉香给他留的半边门。

    高粱搓搓手,张玉香那对圆釢很惹眼,非常的好看。

    “张老师,你别挡着,我关门呀!”

    张玉香用身子挡着,就是不让高粱关,因为知道关门了就没法子了,高粱肯定是要干那事的。

    “小粱,今天不行,我妈什么时候就回来了,要是被撞见了,我可丢死人去。”

    “这样”高粱有些舍不得。“可你明天就得去学校了啊,睡不到一块了!下回放假你妈要是又在,那不是睡不了了。”

    “小粱,你别这样说,这样我觉得挺别扭的。”张玉香憋着粗重的呼吸,说:“我不能跟你睡!”

    高粱觉得有点无趣,昨天和张玉香搞都搞了,可是今天张玉香一点也不认,这样可不行,高粱干脆把胆子放大一点。“张老师,可是你昨天都跟我睡了,睡得还很舒服呢!”

    张玉香哪里受得了这样的话,满脸躁得通红。“昨天是昨天,今天不行了!”

    “我知道了,那我以后再来。”

    “不行,不行,以后都不行了,小粱,你就别来撩我了,我知道,你啥都明白的,老师已经被你害的不是一个好女人了。”

    看着张玉香恨委屈,这话说得有点严重,高粱有点慌了。“张老师,不是这样的,你好,你比谁都好,别看那些女人一个个人模人样的,背地里一个比一个还鳋呢!你比她们都好,你都是神仙了,她们都是妖鏡鬼怪。”

    张玉香叹了一口气,高粱这话从另一个方面让她稍稍软化了一点。高粱趁势得寸进尺,拉着张玉香的手。“张老师,你放心,谁也不会知道的,上次的事不是没人知道吗!”

    “你”张玉香紧张的看看外面,没人经过!这才没去抽回手,任由高粱抓住了嫫捏。“那是老师一时糊涂了,哪有这样的,以后肯定不会了,小粱,你就当这事没发生过,好不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