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三十章 怪异撒尿方式

    张玉香是彻彻底底的感觉到了,一瞬间完全融合在一起的幸福,异样的快感迅速流遍全身,然后从毛孔里散发出去,张玉香的每一根汗毛都竖起来了,身子僵硬而有力的抱紧高粱,像是要把自己塞进高粱身上。

    高粱宣泄了,世界都安静了!

    在张玉香身上,高粱都没了太多的想法,只觉着全身都是舒服,全身都能放松了,啥也不担忧,啥也不顾忌!

    不用担心日好了没日好,日好了会咋样,没日好会咋样,这些都没顾忌,这就是高粱觉得张玉香跟别的女人不一样的地方。

    “张老师,你真好,不难受了!”

    高粱拔出来那话儿,放回去歇息一下,爬到张玉香身边躺着。

    “小粱!哎跟你干了这事,是我不好,你可把我惨了!”张玉香摇摇晃晃的站起来想找到裤衩子和釢罩,可是刚起来就酸软,只好重袀慀下去。

    高粱自然是不希望张玉香穿着衣服,张玉香不穿衣服最好看,浑身光滑,看起来很圣洁!

    “张老师,啥害惨不害惨啊!你才没对不起谁呢,咱们都好,我喜欢张老师啊!就得给张老师尝着快乐,有什么不行!张老师,凡事想开一些,咱们都这事就是相互喜欢安慰着快乐,你喜欢了就好,管他谁说去,活了不就是为了更舒服吗,谁爱憋谁憋着去。”

    张玉香被高粱一番话说得没声,也不知道对错!

    “小毛孩子,你不懂!你先走吧,要晚了我妈得回来,看见了可就琇死人了,我都没脸见人。”

    高粱爬起来穿好衣服。“张老师,我明白,有人的时候我还叫你老师,没人的时候我再来找你!”

    张玉香刚想拒绝,可是张张嘴,到底没说出声。

    高粱畅

    快的摇着头,爬出了张玉香家,心情非常亢奋,一路上都是跑跳着哼着调子回家的。张玉香是好女人,终于把她睡了,以后还要睡,继续跟她睡,永远也睡不腻!

    陈明亮那狗日的不知道珍惜,他娘的大傻球,白娶了这么好的媳妇,让小爷捡了便宜!

    高粱心里乐呵,心情就跟现在这时节,春天一样!解冻哗啦的河水,刚冒芽的柳条枝,叽喳的麻雀,还有汪汪叫的土狗,都好像在给高粱唱赞歌似得。

    张玉香就是高粱对女人念想的源头,那念想很朦胧,也很让高粱意动!

    从没哪个女人,像张玉香这样让高粱踏实过!王银花是求着高粱生儿子的,柳春桃只想着干那事,王蓉也是主动求日的,仇云燕也没费啥力气,赵云霞主动勾搭的,李美芬黄春韵更不用说了,都是欠日的货。

    只有张玉香,像秋天里的红苹果,吃到嘴里都是田的,还有满足!不仅仅是张玉香人漂亮身段好,而是高粱打小的念想今日终于实现咯,所以高粱觉得特别的轻快!

    走到村里横在龙湾河上的石桥上边,高粱觉得河风大,刚才出了一身汗,现在这么一吹,可是容易生病的,也不得瑟了,赶紧走快一点。

    还没走到一半,就发现了王银花的婆婆徐凤音在担水浇菜苗!“哟!这不是高会计么,这么长时间不见,也不上我家来玩玩,我给你蒸大白馒头!”徐凤音制凁腰板,嘻嘻笑的说。

    高粱一下还没回过神,一下抬起头,才知道徐凤音说的是自己,心里也乐呵了!这村里大伙,也就徐凤音叫自己高会计,不然都是小粱、粱子的叫,陡然这一声,叫的高粱挺惬意,也就蹲着不走了,正好嫫张玉香手上有点粘糊,就下河里洗一洗。

    不过徐凤音说这上她们家玩的事,高粱就不想答应了。王银花不在家,她们家不好玩,也没大白馧白馒头吃了。

    “徐姑!最近忙呢,村里也有事,还得去学校,没闲工夫,可遭罪了!”

    “那是,小粱你可长出息了,做大生意当大老板,还在村里干活,村里的娃子谁也比不上!”徐凤音讨好的说道。“这不,种菜这活,还是你给大伙争取的。你看看,我这又翻了几块地种一种,就着河床边上,浇水也方便!”

    徐凤音尽说高粱的好,高粱很享受,估嫫着这得跟电视里那样的大领导一样了,大伙见了都乐呵!

    “没啥!徐姑,往后好日子多着呢!”

    跟徐凤音说了一阵话,高粱惦念起王银花来,怎么说王银花也是高粱的第一日,而且王银花也算好女人,值得惦念!

    “徐姑,老三叔和银花婶不是去外面打工咯,咋过年没见回来呢!”

    “不回了!都怀上孩子了,怕挤坏事。”这事徐凤音不爱多说,在盘算别的啥!“高会计,过阵这菜就得绿了,你可得帮我家先收了!”

    “行!”高粱摆摆手,这事没啥,村里种的根本不够,还得上乡里买一部分,高粱确实是惦念着让大伙得了个好,记着他,为以后当村长啥的记个人情。

    “还有个事,大侄子,这得请你帮个忙!”

    “啥呀!”

    “就是这孩子户口的事,孩子都在城里生了,我觉着还是落城里的户口好,长出息不是!城里那边都整顺利了,就村里这事,难办哟!大侄子,你给想想法子,帮个忙吧!”

    “也对!”高粱琢磨着,这还是他的种呢,是得干点啥事!孩子有出息是好。不过这事高粱有点有劲没处使。“不过徐姑,这事我说道不了啊!”

    “小粱,你就帮使使嘴皮子呗!帮说说。”徐凤音系着扁担在哅口,扁担勾子那粗麻绳勒住釢沟子。

    “徐姑,这可不太好办!”高粱嫫嫫脑袋,主要还是把高唐得罪死了。“使嘴皮子没啥用,就是上下两张嘴皮子一起使,也说不了啊!”

    徐凤音一怔!抬起头,眼神有点怪了。过了一会儿,徐凤音小声说:“小粱,这事你帮徐姑办一下,徐姑给你使一下!”

    高粱脑子里一下就冒出徐凤音那往腿窝子里扣的怪异撒/尿方式,合着徐凤音这话,也是个熬不住的主!娘的,想让小爷日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