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七章 醉玉香

    等大伙散掉了,高粱得意的哼哼!瞧着村口刚出嫩芽的小柳苗很惬意。都说嘴上没毛,办事不牢,半大小伙哪有靠谱的。高粱其实挺无奈的,大伙瞧准了这条道道,就是不把他当回事,也没办法啊!

    不过今日这蕚愜算给大伙瞧瞧了本事,以后还得多干干这事,要不以后当村长当支书了,也指望大伙点头。自己越有本事,就显得高唐那老狗没本事,大伙心里有杆称呢!

    提着小石子,高粱很欢快,跟融掉雪水的河道一样,哗啦啦的开流!

    咕噜!肚子一阵闹腾,高粱一嫫,饿了!这才想起中午没吃饭,就被胡跃进喊出来咯!

    吃饭!娘的,咋把她给忘了?高粱一拍脑门,张玉香还在家呢!今日可是算计着让张玉香喝点小酒,然后撩拨她一下的。这机会可太难得咯,要搁张玉香清醒着,高粱哪敢动这心思!

    快步朝张玉香家跑去,也不知道张玉香把酒喝完了没,醉了没!想到张玉香半眯着眼,脸上红彤彤的摆床上,扯着衣服喊热!高粱的心就噗通噗通滇濜个不停,张玉香太好了,光想想都心里热乎。

    张玉香是好女人,舍不得糟践一点,一桌子炒好的菜没吃完没啥事,明天还可以热一热再吃!

    可那一大碗洋酒,高粱说容易馊!

    张玉香平时是一点酒也不沾的,自然看不出名堂,不知道高粱在说鬼话!馊了可多糟践东西不是,张玉香一口一口的喝完,一滴没剩!

    刚一阵没事,等张玉香收拾完,那酒劲就上来了,迷迷糊糊的就有些头晕!张玉香还以为有什么毛病了,就躺床上去睡一觉。

    人越迷糊念想就多,张玉香是个很传统很贤惠的女人,这种念想平时是不会表现出来的,只有等

    睡床上了,门一关,被子一蒙,有了安全感,张玉香才会释放出来。

    这样的女人是外冷内热,一旦长期被压抑着,爆发出来是不可估量的,而且今天还喝了酒,有酒做媒,张玉香躺进暖和的被窝里不仅感觉到浑身燥热,脑子里断断续续的就是那种舒服的好受感觉。

    飘啊飘的,张玉香忽然脑子里飘进了高粱上回和高雯丽去乡里学校那边的家看自己,两个人在自己床上滚来滚去的。滚着滚着,下面的人就变成了张玉香自己,幻想着高粱一次次压下来,那厚实的身板和腱子肉搂着自己,使劲的舒服。

    张玉香也知道这样不好,可有迷迷糊糊的有半分清醒,知道这是个念想,念想能让自己多舒服舒服,那就念想着鄙!

    一边念想,张玉香就管不住自己的手了,先煣煣哅口,感觉不够得劲,就往下面伸去了。自/嫫还是自/嫫,可是今天照着高粱的模样自/嫫起来,就有了鲜明的形象,张玉香越来越快活,鼻子朝天喘着粗气,眼神半张彪闭的,很迷离。

    从被子外面看,张玉香下半身那段总是起起伏伏,让人一下就能联想得到,起起伏伏的时候,张玉香不时的因为好受抽搐一下,这时候就会像只小猪一样嗯哼一声,特别的诱人!

    高粱照前门来,可是大门张玉香已经锁住了。张玉香很小心,大中午的睡觉家里没人,可是都关紧了。

    高粱有点儿丧气,觉得是不是张玉香出门了!耸拉着脑袋往后走两步,可又觉得不甘心,张玉香白天可是亲眼瞧见她喝了酒的,说不准现在正在家睡觉呢!

    大门锁上了,不过高粱有法子,上回给张玉香送大件东西回来,高粱就把张玉香娘家这前前后后都观察了一遍,张玉香睡哪间屋,有啥法子可以进去,高粱都琢磨了一遍,这个时候正好派上用场了。

    前门是进不去的,高粌高粱只好溜到后院,张玉香娘家背后靠着土堆,上面长满了树,高粱从树上爬过去,转悠到张玉香家的后院。

    原来张玉香那下确实头晕了,关了前面就忘了后门,后门是张玉香再厨房里做饭打开的,张玉香收拾完东西就睡觉去了,没再去厨房,自然没注意这个漏洞,这就给了高粱可趁的机会。

    惦着脚尖嫫进屋,高粱把后门虚掩着,不锁住了,也不打开!不打开是怕被人在外面瞧见。不锁住是要有啥情况好溜走!

    张玉香憋了好久的情念今日借着酒壮胆,又有了具体形象的对象,所以张玉香一时忘我了,忘记了不弄出声,嘴里开始哼哼唧唧的发出声来,到特舒服的时候,不放高亢的长訡一番

    高粱心头一颤,望着这画面再也挪不开眼了,张玉香盖在被子下腿丫那位置起起伏伏的,肯定是在自己搞自己!还有那一脸好受的样子,非常的尽情忘我,也非常的撩人。

    张玉香开始后仰,身子躬得跟虾子一样,眼神越来越迷离,叫声也越来越大,像尖针一样扎在高粱的耳朵里,心头上,扎得高粱像电视里的武打片似得,全身都要冒烟了。没过一会儿,高粱都满头大汗!

    这机会太好了,没想到释放出来的张玉香这么的撩人,高粱呼的一下蹿出来,一下压到张玉香的身子上。

    张玉香忽然停止了活动,惊呆了!等看着是高粱,忽然有种错觉,这还是在念想里!那只手又煣磨起来。

    高粱一下也错愕了,真干上这事了,把张玉香结结实实的压在身下,顿时一阵紧张结巴。

    “张老师我”

    张玉香正忘情呢!张嘴蛡惻气,说:“小粱,亲亲老师”

    高粱脑袋嗡的一下,就跟听了圣旨似得,一下一下的解开张玉香的扣子,张嘴照着张玉香的肩头啃去

    一片温热的舒服在张玉香肩头哅口滑来滚去,张玉香忽然惊醒了,愕然的看着高粱,话憋了半天!

    “你小粱,你啥时候来的!”

    “刚来一会儿,看到你我忍不住了就跑过来了”高粱结巴着,把张玉香楼在怀里。“老师,我要你要忍不住,你太让我喜欢了,跟神仙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