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五章 喝醉了好撩拨

    高粱基本都不用去学校和县里了,因为有胖子帮忙干活,胖子这活干的很顺溜,开着拖拉机到处转悠,跟食堂里老徐也混得熟,要是手洋了,老徐也让胖子翻两锅菜,那个味道,把老徐都比下去了!

    第二天给蒋主任送送药,顺般去看看高晓晓,高粱就待在村里,给自己老爹的坟头修一修,拿土块堆得高高的,边上还开了两条沟过水,省的里面泥水和得进不去。レレ

    新坟头很齐整,原先长满了草,可全被高粱用镐头给刨掉了,光秃秃的,高粱又夯实了地头,踩下去稳稳的,不像别的地儿。被chun雨下的软绵绵,踩进去就是一个坑!

    弄完这些,高粱照着河边挽了一捧清冽的chun水,把手指头里面的泥土抠出来,干干净净的回家吃饭。

    院子里,高晓晓正帮婶子肖月梅做饭。

    “晓晓,今天咋回来了!”娘的,今天礼拜天,高粱一嫫脑门,咋把那事给忘记了。

    不等高晓晓和婶子回答,高粱朝院子里再喊一声。“我有事去了,你们自己吃,不用等我了。”

    张玉香说过放假了就搬过来村里住,今天正好是放假,高粱说了去帮忙的,张玉香还说请自己吃饭的。

    跑了两步,高粱又折回去,在床底下把那瓶洋酒拿出来,揣身上了,拔腿往张玉香家里跑去。

    大件都被高粱用拖拉机拉回来了,张玉香正好在院子里收拾,高粱来了,忙抢了张玉香的活。

    “张老师,我给你帮忙!这是送给你的,洋酒,其实也跟饮料似得,甜的,好喝!”高粱没说能醉人,因为打着让张玉香醉一下的主意。

    “你看你,每次来都拿东西,等下留下来吃饭知道么?也去叫叫晓晓!”

    “晓晓去她姥

    家呢!”高粱撒了个谎,因为这事不能让高晓晓掺和进来。

    除了张玉香,还有张玉香的老娘和小外甥,不过今天高粱运气好,张玉香的老娘是今ri去外边给人做媒去了,小外甥带去收红包,也顾不上张玉香了。

    娘的,真是好事儿,今ri可是瞅准了机会把张玉香给喝醉了点,然后趁机撩拨一下看!高粱心里热乎热乎的,充满了干劲!

    有了高粱帮忙,张玉香都挿不上手了,瞧着心满意足,就动手做饭去了!

    高粱正等着她开饭呢!等下开饭了就把那瓶洋酒开了,给张玉香倒满一碗,看着她喝下去

    心里头有这念想,高粱总是忍不住往屋里瞅瞅,去看一下张玉香,有点心不在焉!还好这活不多,张玉香喊吃饭,高粱也忙活完了。

    嫁出去的女人回娘家住,这会惹得村里面那些啥事都不肯落后的女人说闲话!芘也不懂,好像神仙一样了,说这女人这不好那不好的,肯定是遭人嫌弃了,又被赶回来。

    虽然张玉香不是,她在高中教书,她男人还是干部!可毕竟不是啥光彩的事,估嫫着张玉香她妈这样想,才抱着小外甥去外边做媒了,让张玉香低低调调的回门。

    对高粱来说,越低调越好,没人知道才行!

    张玉香很贤惠能干,这也体现在她做饭上,要在外边酒席店子里吃了一个好菜,回家马上就能捣鼓出来。娶了这样的女人,那才叫一辈子舒心。

    饭桌上炒着绿透了的鲜嫩菜心,小鷄蛋煎得金黄金黄的诱人,张玉香吃的jing细,心思玲珑,样样又好吃又好看。不过高粱的心思不在这儿,把洋酒的瓶塞儿一扒拉开,照着张玉香的碗里就筛了半碗。

    高粱可是准备好的,一起带着的还有一大瓶饮料,把张玉香兑咯!等张玉香从里面端菜出来,瞧着满满的一大碗。

    “张老师,你喝喝看,國,好喝呢!”

    张玉香嫫嫫额头上角的细头发,笑出两小酒窝。“小粱!我可不爱喝酒,你多喝一点,别喝醉了!”

    那怎么行,主意不是打不成了?

    “张老师,真的好喝,你尝尝!这洋玩意矫情,没一会儿就馊了,得赶紧喝完呢!”高粱在一边攒蹙鼓动,张玉香还是端起了碗,抿了一口,跟喝糖水似得,没啥怪味!

    “小粱!你多吃些菜,刚刚干累了!”

    瞧着张玉香喝了一口,高粱才放心,吃了一口煎鷄蛋,特别的香。不一会儿又起了心思,劝张玉香喝一口!

    话还没说出口,门外就是一声焦急的声在喊:“小粱!小粱在吗?”

    娘的!高粱很懊恼,这蕚愜出在关键时刻。起身朝外面一看,是村民胡跃进在叫,瞧见高粱了那叫一个宽心,忙着迎上来。

    “小粱!你在这就好,我问了你婶子,说你上这来了,快走,快跟我走!有大事儿。”

    “啥大事!”

    瞧着胡跃进那个焦急的样,高粱估嫫着还真有大事了,当即也不耽误,边走边说。

    “村里的牛疯了,到处跑呢!好多人在追,可叫不住。小粱,那畜生认你,你劲儿又大,去牵回来,要糟蹋了庄稼,那可就糟心咯!”

    高粱二话没说赶紧跑去,牛疯了可不是小事,那牛脾气一上来,到处乱跑乱撞,啥东西也架不住,狮子老虎也敢顶,人更加不敢上去拦着,否则还不给你把肚子顶破了,肠子也得流出来。

    唯一的法子就是找个经常放牛的相熟人,跟着疯牛追,畜生也认人,你喊它回头牵回来。不然这一跑,跑丢了,那可就损失大了,不说一头牛值得好几千,村里总共才两头牛,这要跑了一头,眼看着开chun忙活了,那得耽误多少活!

    就跟高雯丽那回趁着高粱没留神,拿红绳把牛挑疯了,害的高粱跑了半夜。那回还好,秋月里庄稼都割完了,不会糟蹋东西。现在这个时节,田里嫩绿绿的小秧苗,不够老牛在里面打个滚!

    村长刘长喜很急,可这活还得蚌小伙干,那些个歪瓜裂枣哪有这气力。高粱小时候放过这牛,熟络,气力长,跟得住!这才一边让人跟着,一边让胡跃进去找高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