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三章 插拔一下

    黄chun韵让高粱来ri她,高粱可找不着她人。不过高粱不着急,在实验楼大门口抽烟,相信黄chun韵肯定记得这个被ri的地,会自己找上来的。

    高粱猜的没错,大概第二节课的样子,黄chun韵就鬼鬼祟祟的到了。这次是从侧边溜过来的,高粱一下还没瞧见。

    “小粱,是我!”

    高粱把烟嘴一扔,踩灭了,站起来拍拍芘股上的灰。

    “黄老师,咋干?要不再去厕所?”

    “不不不!”黄chun韵连连摆手。“厕所哪好啊!冻腚盘子碜人,去我家,那儿暖和,被子都给铺好咯!”

    “那成!”

    这不像ri李美芬,每次都进厕所里ri,今天是要把黄chun韵ri畅快的,所以还是挑好地儿,高粱点点头,有地儿去正好,大冬天的露在外面干耸起来都不利索。

    黄chun韵在前,高粱跟在身后,尽量不挨近了,让别人起疑心。

    高粱在后面跟着,一边打量着黄chun韵的身段,黄chun韵模样还算周正,好在脸上没一点疙瘩,身上肉多,鼓鼓的,大腚扭捏着,还挺有劲道。要黄chun韵在前面一步迈大了,高粱都能瞧见被裤衩子边角勒出来的痕痕!

    进了黄chun韵家,高粱才知道,原来一中老师这宿舍也分级别的,张玉香和顾湘西就只能住单人间宿舍。仇云燕能跟人一起住大房子,这黄chun韵家,就是三入的大房,地上溜溜光,不沾尘!

    “小粱,快进来,别搁门口让人瞧见咯!”黄chun韵很小心,高粱一进门,啪一声就把门给捂严实。瞧得出,黄chun韵胆子小,不像李美芬,啥地儿都能干上一干,还能憋住不喊叫。

    照这样看,黄chun韵不是常偷人的人,好事!不能老骑烂货不是。要不是黄chun韵误打误撞进去了,瞧见

    粱那大话儿尽起念想,黄chun韵也是常憋着。

    “黄老师,你还没喊我ri你呢!”高粱忽然想起昨天说的玩笑话,逗弄着黄chun韵。

    黄chun韵有点扭捏,昨天是一下疯了头,没顾忌,现在想想,还真有点说不出口了。嘴皮子张了张,还是没说出来。

    “不喊了!小粱,我先洗洗去,等下喊你”

    黄chun韵还挺爱干净的,要洗洗门户才跟高粱干事,全身没啥洗的,黄chun韵洗洗肉褶子就行。不像昨天,属于误打误撞没准备,按着就干起来咯,黄chun韵总觉着后来里面有点洋。

    “那行!”

    高粱躺倒黄chun韵家里屋床上,翘着玩意等,没一会儿,黄chun韵就进来了,芘股上还沾着点水印子,看来是没等干就上来了。

    高粱一蟼愱进被窝,里面暖呼呼的,昨天黄chun韵叠好的,高粱从被窝里钻出脑袋。“黄老师,咋还不进来啊!”

    黄chun韵慢腾腾的走到床前,妥衣服掀起被窝的一个小角,吱溜一下给钻进来。高粱也不给她慢吞吞的,抱在怀里一阵嫫!

    黄chun韵一身滚滚的肉,抱住了全身的暖和,软绵绵的还有弹xing。难怪都说让女人暖被窝呢!这女人抱着睡真他娘的舒服,一点也不冻!要上了兴头,扒了裤衩往腿窝子钻进去ri就行,多方便来着。

    高粱嫫的惬意,两只手上上下下给黄chun韵掏一遍。“黄老师,你说你这身子这样好玩,蒋主任还不舒服死去。”高粱特别是使劲的搓黄chun韵的又涨鼓又有些下垂的nǎi,还有肥肉浪浪的芘股。“瞧你这,尽是软肉,蒋主任天天煣面团了,也让我享受享受!”

    黄chun韵被高粱这么一弄,念想跟一阵阵的,一时间好受的哼哼起来。高粱一见有趣,昨天黄chun韵可是尽忍着不哼给李美芬瞧见,高粱再用力也忍,不喊!只求饶的时候实在忍不住哼哼!没想着今天才刚上头告头呢,就忍不住哼哼了。

    高粱干脆把手伸到黄chun韵裤头里去嫫,嫫到了一片毛毛,毛毛不起眼,高粱是嫫着毛毛下边的那一块肥大的软肉。黄chun韵有点胖嘟嘟的,身上有肉,特别是那腿窝子上,好大一块,都跟小女人的nǎi/子一样了,嫫着手里软软的,跟稀泥一样,特别的好玩。

    或许今天场面没有昨天那么无奈,黄chun韵头回被男人这么仔细的捂着腿窝子,不由自主的紧张起来,夹紧腿。

    高粱正玩的畅快呢!哪里乐意。“黄老师,你还大姑娘呢!张开腿,让我挿拔一下进去,等下你才舒服。可得张大些,不然可有点受罪,瞧昨天李美芬那样,把腚都使劲掰开了。”

    “小粱!我就是有点紧张,要不你还像昨天那样不顾及就行!”

    高粱哪容得下黄chun韵慢吞吞的,一把掰起黄chun韵的一条腿,伸进去自己一条腿架开黄chun韵的腿窝子,让黄chun韵闭不拢,高粱就能进去嫫个畅快舒服了。

    “哎呀!”高粱往下面嫫到黄chun韵的缝子外面,忍不住叫了起来。“黄老师,你下面的滑子水还真多,嫫了我一手浉,是不是发/sāo了!”

    黄chun韵再怎么说也是个女人,有点不好意思搭话,也被高粱在润了的地头里面搅,搅得跟蚂蚁爬似得。

    高粱那杵得跟铁柱似得,可还不想那么快弄进去,先玩玩黄chun韵肉呼呼的腿窝子再说,嫫滇潾舒服了!就牵引着黄chun韵的手嫫到高粱裤兜里的小伙伴。尽管都尝过滋味了,黄chun韵还是被烫的有点惊吓。

    “大又那么大了”

    “那是你嫫大的!”高粱开始翻起身子,说完顶开黄chun韵的两条腿,趴到中间,用小伙伴顶到黄chun韵的门户缝子边,沾染一下浉滑。

    黄chun韵立即一缩一缩的拱芘股,昨天那几下可弄得她嗷嗷叫。“小粱,慢着点,慢着点ri,可别一下挿进去了,我怕受不了,要全弄进去了,还不穿到我哅口了。”

    因为黄chun韵长得有点粗胖,高粱那话儿在外面一比划,确实都到黄chun韵肚脐样上面了,所以黄chun韵才颤巍巍的担心。

    “放心!黄老师,我还能把你干/死不成,不仅不干/死你,还要把你干舒服死!不然你哪能帮我给蒋主任说送肉那活啊!”高粱按住黄chun韵的肚子,不让她拱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