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二章 被挤出来算不算

    肖月梅说的大姨不是高粱的亲大姨,高粱他老娘都没露面,啥亲戚也没有,哪来的大姨,最近倒是认了几门亲,不过叫着都ri上了嗷嗷叫的,那不算!

    这说的大姨是肖月梅的姐姐,叫肖月兰!嫁在龙湾乡的大云山村,家里男人死了,不过肖月兰人也硬气,就是不再嫁,一个人拖着娃过活,挺不容易的。

    平常家里没男人,肖月兰少不了受欺负,撑一撑也就过去了,可这时节家里没男人,那得耽误chun天的活。误了chun,一年的嚼裹可就玄咯!

    “行!”高粱满口子答应,婶子没当高粱外人,干活啥的高粱从不拖沓,不就是犁几天地么,种点秧苗子,人累点没啥!

    可想到明天还要去ri一ri黄chun韵的事,高粱吃了口干菜,顿了顿,想到得先把送肉的事定下来了,赚钱的事要紧。

    “婶子,明天我去学校还有事呢!得过两天。”

    肖月梅也没说啥,晚两天也还行,不耽误,心里面肖月梅还是偏向高粱的。要不是看自己姐妹穷苦,又没男人,肖月梅才懒得搭理呢。

    说好了这事,肖月梅又开始琢磨起高粱和高晓晓,眼珠子转来转去的琢磨。就近这一茬,可是好多女人在肖月梅面前嚷嚷给高粱找媳妇了,尽管肖月梅神气活现趾高气扬的回绝了,但肖月梅还有些急切。鸭子没煮熟会飞,何况高粱还是个大小伙。

    “小粱!我看要不别让晓晓上学了,女娃子上学多了也没啥用,还不是嫁给别人家咯,不划算!”肖月梅试探着问。

    高粱一口汤没喝完,又放下了。“婶子,这可不行!晓晓以后可是要上大学的,你不是瞧好了气气高支书家么,咱们家也出秀才了,以后还不使劲冒出息。嫁给别人,才舍不得咯!”

    肖月梅眉开眼笑,舍不得就好。“好好好!上大学,来,小粱,再喝口汤!”

    高粱把碗里滇澙喝干净了,想着事儿不对头。“婶子,咱们家是不是缺钱了?没事!我这有呢。晓晓以后上大学的钱不愁,我来出了。”

    高粱底粱底气足足的,现在口袋里鼓囊咯,婶子的本钱早还了,上回在赵云霞那赢了几个冤大头老板的,高粱拍拍哅脯。“婶子,你让晓晓放宽心,缺啥咱买啥!他们家高雯丽就是这样,打小就不委屈,咱们晓晓也得一样,不能委屈。晓晓就使劲的学习,考大学,气死他们家去,让他高唐还尾巴翘上天去。”

    “瞧你把她惯的!呵呵,要是真考上了,那是祖坟上冒青烟。可得好好拜一拜!”肖月梅乐呵呵的!

    “那是咧!”

    一蟼愑,肖月梅像是想到了啥事,认真的对高粱说:“小粱,有件事我差点忘咯!得跟你说说!”

    “啥事?”

    “瞧我这脑子,说道祖坟冒烟我才记着。”肖月梅拍拍不中用的脑袋。“前两天高支书黑着脸来咱们家,说清明节快到了,乡里和县里有人来给大哥扫墓!我瞧着他脸sè不好,没咋的搭理。琢磨琢磨,这事跟你有关,小粱,你看看,有啥道道!”

    “好事啊!难怪高支书不畅快。”高粱很兴奋,说:“我老爹不是烈士么,逢年过节有好处呢!来扫扫墓,少不了给我一大红包,白捡的,哪不是好事哟!高支书恨我睡他们家高雯丽的事,当然不乐意,管他球!”

    “这样哟!那好,多来几趟也行,咱们也沾光。”

    “多来不行!来了得好酒好肉伺候吃喝,把村里吃喝尽去。”高粱乐过了,又寻思着刚才肖月梅说的。乡里来人那就是王栋梁王乡长代表一下,县里是谁?不会是赵云霞!

    赵云霞该不是,她是国土局的,这事不归她管,上回大过年的是赖过来要王八的,不作数!

    琢磨不透是谁,高粱也就不琢磨了,既然知道了这回事,这几天得赶紧把老爹的墓地修一修,挖两条好沟,拔拔草!让人看上去整洁整洁,一看就经常打理,这样才行。

    掐下ri子,清明还得半个月,这事惦记着就行,可以不着急!着急的是去ri黄chun韵,让她去吹吹蒋主任的枕边风!

    肖月梅也在琢磨,她是女人,听见高粱说睡高雯丽的事,肖月梅心洋洋的,耐不住緡了一句。“小粱,支书家高雯丽你到底睡了没哟!”

    “没呢!婶子,这事可别听他们瞎说!”高粱心里发虚,睡是睡了,不过又给挤了出来,也不知道算不算。

    “呵呵!你个小犊子,跟婶子还装啥迷糊!睡了就睡了呗,你自个心里明白就成。叫我说啊,这女娃书读多了,心就野,小粱,咱们别瞧上她,好姑娘多着呢!小粱,跟婶子说说,你想不想媳妇了?”

    肖月梅在边上敲敲鼓,说着高雯丽,高粱心里面有点不自在。这种感情很复杂,高粱还是挺中意高雯丽的,婶子说高雯丽心野,高粱有点忐忑。呼噜噜吃上几口。

    “婶子,我吃好了。”高粱提着鱼叉子出门。

    “哟!你个娃子,哪儿去?”肖月梅瞧着高粱脑袋有点耸拉,提不起劲,觉着说的有点儿急了。

    “没啥呢,婶子,今晚上小砖屋,让叔下来睡!”高粱是不得劲,高雯丽那小妞儿,小爷总会把你ri上,还得光明正大!

    高粱那驴脾气又犯上了,还信了你的邪了,那么多女人都ri上了,还ri不上高雯丽!娘的,还得长本事,长出息,瞎得瑟没芘用。

    肖月梅瞧着高粱钻黑夜里,有点儿无奈,自言自语几句。“这娃子,眼光高,尽惦记高雯丽那小狐媚子了,不就上个大学么,有啥得劲的!不行,看来还是得让晓晓上大学去,不然小粱瞧不上她,白搭!要不这事儿先放一放。”

    肖月梅琢磨着这事,但这事很撩人,琢磨一会儿肖月梅就起了念想。这不高粱今ri去替高根明了。这是好事!赶紧把上回的半碗王八汤热一热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