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二十章 日不消停得敲脑门

    娘的!不够大,还是瞧着顾湘西那对**爽快!高粱抽着烟,砸两口,看些个小女孩的哅不够有劲!要是顾湘西那对nǎi才行,跟大袋子似得挂哅口,一甩起来捉都捉不住!

    嗯!那口nǎi也行。高粱一眼就瞄着了,远远的挂着大哅的女人走过来。“丫的,还真是她。”高粱咽下口水,瞧着顾湘西那双**一跳一跳的,心都跟着晃悠!想扑上去喝个饱。

    不止是顾湘西,张玉香也来了,两个人走在一起,还是朝高粱这来。

    “小粱,你咋又抽烟了,这样不好!”张玉香摇摇头,皱着鼻子瞧了瞧高粱。高粱赶紧把烟头踩沙子里掐灭咯,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张老师,我才刚抽一口。”

    要说呢,这事还是张玉香那老师形象给高粱留下了心底yin影,高粱能把蒋兴权忽悠上。可瞧着了张玉香,那就得保持好自个的形象!

    “张老师,你说的学生就是高师傅啊!”顾湘西说着,有点儿惊讶!

    “小粱,今天我找你帮个忙!”

    “啥忙!张老师,你说。”

    “借你的车子搬搬东西,都不多!”

    高粱一怔!“张老师,你是要搬家啊?”

    “对啊!搬回村里去住一段时间”

    张玉香要搬家!因为她男人陈明亮给赵云霞使了绊子,赵云霞可忍不住这口气,可恨着呢!晚上就给汪局长使使手段,把汪局长弄舒服了,吹吹风,陈明亮立马完蛋,被调到别的县去。

    要陈明亮不走,张玉香放假了还可以去自己男人那!可陈明亮一完蛋,张玉香放假了待教工宿舍里寂寞,就想着贬回村去,去娘家住住,至少还能跟娘家人说说话,逗下小外甥!

    张玉香的娘家就是高阳村的,平

    常张玉香也得在学校住,所以大件东西没啥!可搬起来才愁人,一中外边又没车,叫上老乡顾湘西帮忙收拾了一通,才想着高粱在呢!他开着拖拉机来了。

    “张老师,我帮你搬!”高粱一只手提着粱大件,走得跟飞似得,心里面早就乐呵死了!张玉香老在学校,高粱整天的都瞧不见人,想挨近点都没戏,要回村了,那才好呢!整天都能瞧见,瞧着心里都舒坦。

    “张老师,你今ri就回村么!”

    “哪有那么快,小粱,等放假了!对了,小粱,今天可谢谢你了。帮我把东西交给我妈,我放假了再回!到那天来我家吃饭,我上回都把这事忘了!”

    “好咧!”

    高粱大包大袋扛着,正好胖子在县里送菜回来,往车上一扔,匆匆忙忙就走。这事高粱很急,干起来倍儿有劲,恨不得张玉香立马就睡高阳村来,到大晚上去嫫嫫她们家门

    娘的!小爷一定得睡上,不能让蒋兴权那老皱皮啃了,一定不行!

    蒋兴权这会儿一口气还没捋顺,被个乡里土小子给忽悠了,蒋兴权浑身都不得劲!一个人坐办公室里抽闷烟。

    门被打开,那本科生女人有模有样的进来,高跟鞋把地板踩的咔咔响,小嘴儿涂抹的光鲜,眼神都是往斜里瞧,给蒋兴权桌上扔了一撂子纸!

    “蒋主任,这是您要的!没啥事我可出去了。”

    蒋兴权心里一阵暗恨!被狗咬了一口还得疼上几天呢,这女人那个神气样,鼻子都朝天,斜着眼!把蒋兴权气的牙齿直咯吱!

    他娘的,没ri好!下边,蒋兴权拍拍拳头,脸sè有点不好看。

    “有呢!有个事儿,小陆!你不是对电脑挺懂么,帮我看看这玩意,我可弄不顺溜!咱们交流交流。”蒋兴权暗地里打着主意,把上回高粱给下的毛片摆弄出来,等那本科生女人一过来,满屏全是nǎi/子/子腚子和男人玩意,女的被ri的嗷嗷大声嚷,脸sè使劲的好受着。

    那本科生女人脸sè变了变,又撇了一眼蒋兴权的裤兜,鼻子里冒出来的气稍稍重了一点!

    那眼神、那脸sè,蒋兴权就跟咬了死耗子似得,老脸涨得通红!丫的,老子ri死你!蒋兴权在心里呐喊,那本科生女人可说话了。

    “蒋主任,交流就不必了!交流不上啊!我还有事呢,先出去了。”

    cāo不死!娘的,一定得照着电影里这样ri上她,蒋兴权很琇恼,被这女人刺激得直想骂娘。骂娘不管用,还得被反骂回来,脸没处搁了!又是揪心又是没奈何,蒋兴权使劲的干瞪眼。

    高粱那小犊子,蒋兴权有些不爽利,要是那小犊子听话,这会儿都把那女人压身下了,那还用受这闲气。

    蒋兴权回到家,心里都不踏实,瞧着自己女人黄chun韵在铺被子,大腚芘股撅得高耸,绷得圆鼓鼓的,腚沟子里那条缝子门被勒的扭来扭去,好像喊人上去ri似得,蒋兴权瞧着一阵热乎,想提上去干一干,又没底气。自己女人那地头,早就犁得上不了垅,不敢招惹。

    可今ri被那本科生女人刺激的有点沉,蒋兴权也不掂量了,心里咂嫫呢!这自己女人都不能ri了,还有个芘的劲,喘上两口给自个涨涨底气,上去搂着黄chun韵的腚盘子。

    “来来来!干一下。”

    “干啥呢!你要作害,要是撩起了劲,等下不消停可得敲你脑门!”黄chun韵可没这兴致,白天被高粱ri好了,要是那么大的话儿,又有劲道,那才得劲,自己男人就算了,能抬起头还得自己坐上去。

    “咋了!我/ri一下都不行。今ri还要好好跟你计较计较!”蒋兴权又吃了瘪,渐渐上了火了,照着黄chun韵哅口和腿窝子里一阵抠嫫。

    “哟!你看你,今ri吃了冲药了?你慢点儿啊,去房里呢!”

    黄chun韵服了软求饶,蒋兴权总算舒坦了,回想起自己女人黄chun韵那股劲,真要干上了,估计自己招架不住,也就找台阶体面下了,不敢再动。嘴上还狠狠的说道:“不ri了,心里烦着呢!尼濎买几颗,吃上两片,看你们女人还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