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八章 没把本科生日好

    出了厕所门,高粱却撞上了蒋兴权!

    “小粱,你在这干嘛?”

    “我闹肚子了,来上个厕所!”高粱捂着肚子,刚刚出了大力气,脸sè有点白,还挺有说服力的,蒋兴权信了。

    “你小子,挺知道享受的,大厕所不上,跑这来上小厕所!”蒋兴权拍拍高粱肩头。

    大厕所在教学楼侧边,还是粪坑,里面很脏,不像实验楼,里面全是贴的瓷砖刷好的白灰。一点也闻不到臭味。“干/你女人当然挑好地儿!”高粱在心里头默默的说,对蒋兴权可是陪着笑脸。

    “蒋主任,你来这干啥呢!”

    “哦!我来这看看,刚刚瞧见有人在这出去。”

    估计刚才蒋兴权是瞧见李美芬还是他自己女人咯,这可不行,不能让蒋主任起疑心,高粱赶紧挠挠头,说:“有人啊!我咋没瞧见呢?估嫫着也是来这上厕所的!”

    高粱忙着毖话岔开,不让蒋兴权朝这边去想,说:“蒋主任,上回那个本科生咋样!”

    果然奏效,一提到这蒋兴权那个舒心,非常的神气,骨头都轻了几两。“啥本科生,上了呗!”

    他娘的,一颗好白菜果然又被这老狗ri的给拱了,这事高粱还是有点小小的亏,觉着出了损主意,让人好好一姑娘给蒋兴权糟蹋了,自个真干上拉皮条这事。

    “蒋主任您真厉害,几下功夫就把她给骑了!”高粱拍着马芘,心里可不得劲的要死,这老狗又给小爷添了个堵,明ri就在他女人身上ri回来。

    蒋兴权抽抽烟,很畅快,瞧高粱很顺眼,这小子嘴挺活溜,是个人才!“那是,女人吗?”

    高粱也乐了,再拍拍马芘,把蒋兴权忽悠乐了,等下再说说送肉的事儿,没准蒋兴权脑子一热,答应了呢!高粱又说了。“蒋主任,也就您能玩她本科生,咱们就只能耍耍乡妹子。咋样,本科生是不是ri的叫唤起来都冒书气!”

    蒋兴权一怔!烟嘴在嘴边卡壳了,摆摆手。

    “小粱啊!没啥,就一女人,啥冒书气,还不是冒sāo气,娘的,看着看着挺正经,老子瞧着她说的话,也就尽想着占便宜。带出去买个皮包,晚上就跟老子睡了。娘的,还不是姑娘咯,早跟男人ri上了,神气个芘!也就值个皮包。”

    蒋主任很失落,好像嚼了口馊馒头,上面还有颗狗嘴印!完全没了那个起劲的意思。蒋兴权还有一段没说,他那话儿软瘫了,最后硬是让那个女本科生使了嘴皮子。

    人家可不愿意干,蒋主任哄了半天,好不容易给使上了,蒋主任那下太急了,一梭子抖出来,弄的人家一嘴粘。为这,蒋主任受了好一顿白眼!

    “娘的!”蒋主任越想越不得劲。“小粱,你不懂!乡妹子才好呢,听话,往地上一躺随便弄!这些个女人才他娘的不是个东西,都烂货了还神气!到处端架子,就是欠ri!”

    蒋主任越说越积愤,甩着胳膊一巴掌拍走道上。“迟早要好好ri一回她!”

    高粱一会儿也没停,尽繙鳢兴权的表情了,心里琢磨着道道!看罍鳢主任这货是没把那女本科生ri好哟,他那软趴玩意,是个女的都ri不好,他娘的只能学金长顺,趴鷄窝!

    那儿只管畅快只管钱,不用管女人得劲不得劲,ri好没ri好!

    糟了!那女本科生没让蒋兴权舒畅,估计是掉不住了,这老狗说不准会转而打张玉香主意呢!高粱担心的想到。

    知道那本科生女人被蒋兴权一个皮包给骑上了,高粱那点亏心早扔远了,这会儿只想用那女本科生再使使劲,吊住蒋兴权。一想着张玉香那神仙的人儿趴蒋兴权身前,高粱就有想狠狠揍这老皱皮一顿的想法。

    揍了不行!这想法永远是想法,不可能变成实际,要是把蒋兴权揍了,明天自个就得滚蛋揍人咯,那不划算!还是去ri他女人撒气。

    寻思寻思,高粱说着:“蒋主任,端架子!那女人就欠呢!您是没把她ri好,女人哟!ri畅快了,她肯定听你的,啥都向着你。啥本科生女人吗,往腿窝子里一掀,照样哭爹喊娘。”

    蒋兴权翻翻白眼,心想你这小子说话不腰疼,要搁年轻那阵,肯定把那烂货ri的求饶,可现在有心无力啊!

    高粱瞅着蒋兴权有些意动,知道男人遇上这事肯定是不甘心的,立马添头加醋的说道:“蒋主任,咱在哪儿跌咯,爬起来再干,使使劲,总有她服帖的时候。要没把她ri好哟,那眼神瞧着都不对头,吃饭都不香,咱可受不了这气,是!”

    “娘的!在理。”话都说到蒋兴权心坎里了,蒋主任很解气。高粱说着没错,那本科生女人的白眼使的,蒋兴权心里特不自在。完事了后,每回见着了都耸拉着脑袋,挺不直腰,没底气啊!总觉着那女人老拿白眼瞧他。

    解气是解气!可蒋兴权还是没绕过那个坎,硬不了啊!当下又跟霜打的茄子似得,长叹一口气。“小粱啊!不行咯,比不上你年轻。这气出不了了!”

    这一点,高粱早想着了,对症还得下药不是!说了这么多,蒋主任照样使不上劲,那不是白搭。

    “蒋主任!咋出不了?咱想想辙啊!”

    高粱说的信心满满,蒋主任那心思一下活了,急切热乎,跟烧着了毛的猴似得。“小粱,有啥法子?”

    拿龙湾水库里的大王八熬汤喝一口,立马ri得她嗷嗷叫!不过高粱可舍不得,给蒋兴权喝上了,那是糟蹋!不仅糟蹋,到时候肯定得打张玉香的主意去,高粱说啥也不会给蒋兴权尝一口王八汤。

    让蒋兴权继续软趴下去,永远打不了张玉香的主意,那才对呢!

    没了王八汤,高粱也还有别的法子,县里小鷄窝边上,有不少开着小红灯卖药的店,给蒋兴权买一颗,让他能ri上那本科生女人就行。那玩意不劲道,只能让蒋兴权抬抬头,想ri好女人,就蒋主任这样,那想都别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