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七章 明天再来日

    今天高粱憋着的劲儿终于狠狠的爆发了一回,两个都是不需要顾忌的女人,高粱狠着劲一人ri一回儿,轮着让李美芬黄chun韵散了架似得抽抽,最后都是撇着腿一搭一搭的扭出门。

    两女人,两处泉眼,四个nǎi/子,高粱得使劲忙活才照顾得上。

    李美芬还好,毕竟之前有过高粱的深入,习惯了那享乐的居多,还有把腿脚撑开,把腚片掰开的手段,多舒服少受罪,得了更多的畅快。

    黄chun韵就有些耐不住了,虽然年纪比李美芬大一些,但她那身段儿肉呼呼的,一嫫上去就跟弹棉花似得,高粱最喜欢按着黄chun韵折腾,弄得黄chun韵那白花花的身子就跟一锅白豆腐浪打浪!

    黄chun韵是第一回让高粱尝鲜,她身子有点发福,女人的门户不像李美芬那样干瘪,一大团软肉,一点也没骨头撂人,装上去跟压棉花上似得。再说了,黄chun韵可是蒋主任的女人,这点高粱就特得劲,蒋主任老给高粱添堵,高粱面上还得乐呵着。就冲着,高粱ri得黄chun韵嗷嗷叫求饶,才用李美芬替换着干。

    早chun这会儿还是忙凉的,冻腚盘子,这一ri时间可不能太长,得了使劲的舒服,黄chun韵和李美芬喘着粗气鬼鬼祟祟的挽着手出门。

    李美芬心里一阵得意,因为跟着蒋主任干了事,所以李美芬每回瞧见黄chun韵都有些心虚,绕道走!今ri起可就不怕了,没瞧见黄chun韵趴高粱身上那副哭爹喊娘的sāo浪劲,还敢指摘老娘咯。

    想想也是,蒋主任那个软趴样,自己女人ri不住,还要到处打别的女人主意,她黄chun韵能耐得住才怪。李美芬发觉在黄chun韵身上不用低着头了,高高的昂起,不肯落后半步。

    黄chun韵可没想那么多,刚才那事的余味可就跟滑溜的黄鳝鱼似得,到处钻来钻去,心洋捉不住!砰砰直跳。

    “哎哟!我这钥匙呢,不会是刚才落那了!李美芬,我去找找看?”黄chun韵头也不回的往后跑,生怕李美芬跟来似得。

    瞧着后面没人,黄chun韵心里松了一口气!不行,得找找找找那小犊子,这么个大话儿,明天还得继续ri上来,不然慌呀!

    风急火燎的往回赶,高粱舒服了一回,刚才遭了冻风,肚子有点疼,上了回厕所,才没让黄chun韵扑空。

    “大大还在”

    “咋了!黄老师,还想来一回?”高粱出门正撞上在抹大哅脯子喘粗气的黄chun韵,以为刚刚还没ri好呢!这下可不好,刚刚肚子可有点闹腾。娘的,这女人的浪劲可比李美芬大多了!蒋老头是有多没ri住?高粱想着,不过高粱可不肯示弱。

    “不来了今ri可受不了了”黄chun韵摆摆手,刚才她可求过饶的。“明ri再ri!小粱,你明ri来不来找我?”

    瞧这样子,高粱心里乐了,这才是ri好了呢!

    “不来,明ri得干活呢!”高粱明确的拒绝,女人就得晾一晾,再说高粱合计着明ri开始送肉的事。

    “干啥活?干这个不有劲么?”

    “干这个费劲!”高粱灵机一动,蒋主任那老皱皮不是想给小爷添堵么!小爷今天把她女人ri好了!这力气可不能白花咯,得好好想个法子!眼珠子咕噜噜的转悠,高粱说:“黄老师,我觉着还是不能干/你了!”

    “为啥!”

    见高粱说得那个认真,黄chun韵那个焦心啊!往后可要憋不住上哪畅快去?

    “黄老师,你男人不讲究啊!食堂里送肉的活我想干,可蒋主任他堵在那呢!要给他啥表侄,这钱我赚不着咯,这心里不好受,尼濁得起劲!”

    “这个”黄chun韵想了一下,送肉的活虽然来钱,可对黄chun韵来说,就显得没那么重要了。还是给自个侄子干这活,到头来也捞不到啥好处。“小粱,这事我给你去说,明ri来找我,我们来ri一下,别叫李美芬了,那个sāo样!”

    黄chun韵对刚才李美芬有点不满,两个女人一起弄,也有些放不开手脚,还是一个人,想咋干咋干!黄chun韵砸砸嘴,好像在尝味儿。

    “那行!黄老师,明天我放开了ri你一回。”高粱乐呵呵的,ri女人还有这好事,不白搭费力气。

    黄chun韵一荡,听高粱说得直接,有点儿亢奋,又有点儿作为女人的琇耻。“小粱,别说咯,让人听见!”

    “呵呵!那好!你让我说我才说。黄老师,你说不说现在让我/ri你?”

    “不说不说,咋能乱说呢!小粱,那我先回了,明天记得来找我!”黄chun韵挪挪步子到门口去。

    “放心,记着呢!”高粱心里面暗暗说:“小爷肯定记着ri你!”

    黄chun韵走了后,高粱手里扒着烟,欢快的抽一口吐一口,心里想着好事儿。

    这他娘的一个个站教室里神气,完了还不是让小爷ri得嗷嗷叫,甩开腚,撇开腿窝子,还得求上小爷ri进去,这他娘的带劲!

    还有黄chun韵,这女人更浪,比李美芬还浪!刚才可憋着了,不好意思,高粱觉着明ri黄chun韵肯定得发疯。这没被男人ri好的女人真他娘的会疯,李美芬还好,人家自个有男人,中用不中用得另说,至少能解解渴!还在外边打野食。

    黄chun韵就不行了,就蒋主任那个瘪样,只知道让女人使嘴,女人都享受不上滋味。黄chun韵正是想ri的时候,小爷去riri她,那是做好事咧!

    呵呵!李美芬那女人还真没说错,叫女人让小爷来睡,看来在她身上也没白使劲,也是好事儿。

    要是能把张玉香也弄上睡一下就好了!高粱一想着这事就不得劲,总觉得张玉香就像水里的月亮似得,嫫不着,虚无缥缈,这可是ri多少回李美芬也换不回来的!看来还得自个想辙。

    高粱把烟嘴歪到一边,继续琢磨着啥好主意弄弄张玉香,就算睡不着,也得瞧瞧张玉香的本xing!至少也得去嫫一嫫张玉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