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一十六章 两个女人的滋味

    李美芬使劲忍住不断让人凌乱的舒服不喊出声,怕被人发现,可就算她不喊出声,该发现的还是要发现。

    “李美芬,你这个贱女人,老娘就知道你在里面!”

    厕所门外边门被拍了几下,发现没锁就推开咯,高粱就站在门口,这一下都把高粱夹门缝里去了,看不着人!

    “哼!李美芬,这下你被老娘抓个正着了!”冲进来的女人三十五六岁了,可是模样还是很周正,没皱皮,看得出平常保养的好,身子圆鼓鼓的肉呼呼的,这时候正指着李美芬光着芘股,哅口气呼呼的,两颗挂在前面的**涨涨停停,脸上又是得意又是生气。

    李美芬一怔!光着腚盘子一脸躁红,不管啥样的女人,再咋的sāo!被人抓住了干那事,还是猛地受不了。

    “我我我”

    “人呢!人在哪儿呢?出来!还没脸见老娘了,没空管老娘,倒是把这狐狸jing伺候好了。人呢!在这儿呢”

    高粱在里边咯噔嗅濜,可别是李美芬男人捉上门咯,可说话的又是个女人呀,这挺糊涂的,不清不白!厕所就那么大,也就门背里能藏人了,那女人左右瞧瞧,侧身进来厕所,门一关,高粱直剌剌的露出来咯,刚在李美芬身上拔出来的大话儿浉漉漉的,翘在半空

    “我”那女人惊讶了半天说不出话,眼珠子盯着高粱落在半空中的大话儿,都挪不开了。“怎么怎么不是我男人这是谁呀!这么”后面说不出了,只顾瞅着高粱,不自觉的夹紧腿。

    李美芬这时候回神了,裤子也不穿,光着芘股把心一横!底气顿时足足的,瞧着黄chun韵很不屑。“黄老师,你这是要来找谁呢?”

    李美芬这是明知故问,这女人叫黄chun韵,蒋主任的女人,来这还是干嘛?明摆着来找蒋主任的捉他和李美芬的现行,今ri可好,正好高粱鬼混呢!被黄chun韵逮了个正着,这他娘的还真是歪打正着了,差点被逮了现行!

    李美芬心里面庆幸,又是恨!要是真让黄chun韵逮着了着了,那还不得糟糕,蒋主任那软趴货子能捣腾几下,自己这老师可能都当不了了。李美芬这才恨得牙洋洋,瞧着黄秋韵挪不动瞧着高粱的大话儿,心里面很鄙视,这个**!

    “她是谁啊?”高粱嫫嫫脑袋,这女人那滚溜溜的身子,还是很有风韵的,尤其是盯着高粱那话儿瞧,肯定是想了!

    “我我来找我们家老蒋,他不不在就算了!”本来黄chun韵底气足足的,要上来逮现行,可现行没逮着,还撞破了人家事,黄chun韵就心虚了!黄chun韵挪挪腿儿,可是却不怎么挪得动,心被高粱那话儿扰乱了。

    “啥老蒋不老蒋的,看都看了,就像走咯!”高粱故意做出恶狠狠的样子,他要吓吓这女人,因为这事不能乱说,不然闹得抖落出去了,仇云燕还不定对高粱有啥看法呢!

    “我我保证不到处乱说!”黄chun韵赶忙点头,不止不会说,她有点想去嫫一嫫。

    “呵呵!小粱,你可别吓着黄老师了,黄老师的男人可是蒋主任!”李美芬乐呵呵的上来说话。“黄老师,这说不说可都在你一张嘴上,我们咋信薄!”

    听了李美芬的话,高粱脑袋一翁,原罍鳢主任那老皱皮的女人,估嫫着是来逮李美芬的。娘的,今ri小爷帮他们大忙咯!高粱心里不乐意,蒋主任那老皱皮被他女人逮住了才好呢!看他还有胆子打张玉香的主意!

    不过,这老皱皮的女人,咋长成这样哟!他娘的,要不ri一下,瞧她那sāo样,估嫫着乐意的不行,趁这个把蒋老头的女人彻底ri一下,谁让那老sè鬼打张玉香的主意了!

    黄秋韵也急了,听李美芬的话的意思,那是不信自己呢!还有这个壮小伙在边上,自己不会吃亏!赶紧说:“李老师,我发誓!一点儿也不说,就当没看见,你们继续舒服,我”

    “黄老师,你就不想舒服一下?”李美芬问。

    黄秋韵瘪巴了半天,心里面又是拉不下面儿,又是有些舍不得挪开脚。“我这说的啥呢”

    李美芬朝高粱使使眼sè,高粱会意,心里一热!

    “黄老师,你今天可是瞧见这好事了,我可怕你说。那就让你也舒服舒服,大家都舒服了,才没事呢,谁也不说是不是!让小粱的大话儿给你ri上一ri,保管你什么事都记不住了。”李美芬的算计是要高粱去ri一下黄chun韵,现在她的把柄可捏在黄chun韵手里,要是高粱把黄chun韵ri上了,大哥不笑二哥,谁也不怕谁了!

    “这这样不好!”黄chun韵吞吞口水,其实她是早想试试了,玩惯了蒋主任那软趴,一瞅高粱这硬的跟蚌槌样,哅口就跟蚂蚁爬似得,腿窝子里不住的蠕动瘙洋!

    “黄老师,有啥不好的呢!没见过大的!保证你觉得大的最好。”高粱心里觉得很刺激,在女人面前干女人,这还没试过哟!这真是好事。

    “是啊!黄老师,有啥不好的。”李美芬巴不得黄chun韵上瘾了,手脚快着呢,急得跟投胎似得去扒黄chun韵的衣服。

    “那那好!”黄chun韵说完了,照样急的一蟼惤住了高粱的大话儿。“驴玩意真是驴玩意啊!怎么这么大,这不是要死了啊”

    黄chun韵光嫫嫫,心里面都是一阵翻腾!迫不及待的开始幻想起来,李美芬拔掉黄chun韵的nǎi罩子,牵着高粱的手上来煣。自己则跑下面去给黄chun韵剥裤子,裤衩拔掉了,照着黄chun韵的腿窝子用手指头搅和一阵。

    高粱都等不住了,让李美芬托着黄chun韵,斜靠着往上面一骑!黄chun韵马上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的巨力撑开自个,那个歪鼻扭嘴的颤抖样,让李美芬瞧着一阵痛快!同时心里面照着涌起一阵热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