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九章 想要吓唬谁?

    “没事我就不待了,局里还有事呢!我得先回去,最近会忙着,我就不常来了!”

    张玉香张张嘴,想说什么,最终还是说了。“我下午没课了,你不用这么急!去我宿舍吃了饭再走。”

    娘的!去了宿舍肯定要干那事的。高粱在心里边想。

    张玉香再贤惠,再端庄,再是好女人,也是有情域的。平常得忍着,可今天是自己的男人咯,张玉香打扮了一番,是非常有渴望的。

    陈明亮尼濤不出这意思,瞧着张玉香的身段儿,小衣服包得撩人的很,心里面热乎,有些意动

    不过陈明亮善于把事情往反面去想,张玉香这样大的需求,自己又没在身边,常年不拨弄,穿成这样,不是存心想男人嘛!要是没男人想才是怪事呢,女人自己不检点,还能怪谁了,陈明亮顿时就拉长了脸。

    “急!最近倒大霉了。”

    张玉香嘴皮子一会儿就咬得干的,心里面全身委屈,好像有根刺搁在心头上似得,咬咬牙,转头就不搭理陈明亮了。

    陈明亮也知道这一下说得急了,弄得不好受,可是说出去的话咋也收不回不是,再说了,陈明亮心里还窝着气呢!在后面小声嘀咕。“穿成这样,是要撩拨谁呢!明知道倒霉来着。”

    “你”

    张玉香身子颠了颠,就不回头了,理也没理陈明亮。陈明亮这下急了,赶紧追上去拉着张玉香胳膊。“玉香,你别气了,我这是糊涂了呢!被局里的男人女人给气的,最近啥事也不顺心。

    见自己男人服软了,张玉香那颗好心又被拨动,气消了几分。“你也是,跟个女人叫什么劲,明知道她不检点,仗着局长,你还去惹她!你去你的,我走了,没课还得袦魈案呢!”

    “那好!最近事儿多,来得少点儿,你要是没事,就上你妈家去。”陈明亮点点头,过去踩上摩托车,芘股冒烟出学校了,留着张玉香一个人往办公楼那边走去。

    高粱在大树边溜出来,拍拍拍拍腿脚。娘的,没让这狗ri的ri成,好事儿,不然还得费心思把他弄黄呢!这孙子真笨,他娘的这么好个女人不睡,要是我,成天栓裤头上了,呵呵!

    高粱很高兴,因为张玉香没跟陈明亮干成那事,要是张玉香跟陈明亮睡了的话,高粱就会觉得掉了一块肉似得,还没法子。因为张玉香和陈明亮是一对儿,人家怎么睡都管不着高粱的啥事。

    从今天看,睡张玉香是很有机会的,因为张玉香想那事,很想!高粱要让张玉香尝试一蟼愒己的大话儿,还有从赵云霞那里学来的手段。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不让张玉香有了jing觉,张玉香可敏感了,就蒋主任那点小挨小擦的,都让张玉香不安。再有就是得有个机会,让张玉香喝酒,让张玉香没顾忌的释放想那事。

    喝酒就得吃饭,可张玉香上回说让高粱去她家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忘了。高粱怎么在她面前晃也没个反应!

    高粱一路走一路想事儿,冷不防瞧见校门口陈明亮的摩托车被梭子扣下来了,陈明亮正和梭子在争辩。

    一中学校是不准随便进车的,这陈明亮也不知道咋把摩托车开进去的,可想要再出去,那就有麻烦了!

    梭子这货也不是什么好角sè,没事抽冷子瞧准了也会放进去一些车,等这些车想要出来就没那么好办了,得被梭子坑一笔,乖乖的认栽!梭子这货也是有眼里见的,有大来头的不惹,也不敢惹,专惹些不轻不重的,能宰出来油水,还找不上他麻烦。

    陈明亮就是这种冤大头,别看他在局里是副科级干部,可梭子不吃那套,又不现管,怕毛!告诉学校领导也没事,按规章办事呢,梭子也吃不了挂落。

    高粱很乐见梭子把陈明亮坑一顿,因为不管是赵云霞还是张玉香,高粱对陈明亮都有深深的敌意。反正左右没事,高粱蹲一边看着笑话。

    梭子还跟陈明亮拉拉扯扯,陈明亮不是认栽的主儿,梭子也不肯放过这个冤大头。梭子这货仗着股狠劲,胳膊粗壮,很快就把陈明亮看着高大其实很虚的身板推的趔趄。也不真揍,就是吓吓他。

    眼瞅着占不了便宜,陈明亮气呼呼的指着梭子说你等着,然后开始打电话。没过一会儿,梭子脸sè好像有些犹豫,然后陈明亮给一本正经的交代了几句,摆摆谱,然后放掉了!

    娘的,梭子这货变好人咯?

    没看见陈明亮被坑,高粱有些不畅快,从后面钻出来到梭子的门卫室拍拍梭子的肩膀。

    “梭子,又坑了个冤大头啊,这次赚了多少!”

    梭子苦着脸皮,皱得不太开心,嘴上骂骂咧咧。“没坑着,要不请粱哥你抽一包了,这孙子跟洪德宝认识,交代了几句,我拗不过情面,让他过了!娘的,好像还挺急的,说要去吓唬吓唬谁!就他这样,也敢在我面前充大头蒜,要不是瞧着洪屠户的面儿,今天肯定得让这孙子吃个亏长个教训!”

    “呵呵!梭子,你就别充硬/挺了,洪德宝很牛苾?你也怵他?”高粱一下就把梭子假面给拆穿了,也不给梭子留一点。

    梭子滋出一口黄牙,咧咧嘴皮。“洪德宝还是挺狠的,以前也跟人打过架,在县里菜市场称王称霸,面儿还是得给他。”

    高粱琢磨琢磨梭子的话,觉得是这个理儿。“梭子,你说他们要去吓唬谁?”

    “对啊!说的还挺急,那孙子故意说给我听的呢,拿洪德宝压压我,娘的,下回来了肯定扣住不让进,不坑死这孙子不放。”梭子有点儿不甘心,被落了面子。

    可高粱一点也不关系梭子的面儿,脑门转得快,今天看陈明亮一副心急火燎气不顺的样子,还说有个女人到处给他添堵!这会儿又听说要去吓唬人,高粱的心一下就提到了嗓门眼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