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八章 心里怕吃亏

    有了胖子卫杨谷过来给高粱打下手,高粱也尝着了当老板的滋味儿!

    一有时间歇着,高粱开始有事没事高晓晓的教室边转悠转悠,常高晓晓带点儿吃的和零钱,要是瞧见是张玉香在里面上课,下课那会儿就在外边等着。装着跟张玉香对面撞见,很高兴很偶然似得。

    今ri高粱又这样了,在外面等着张玉香,瞧准一下课,张玉香踩着尖皮鞋,端庄的走出来!高粱正琢磨着咋说法不让张玉香觉着自己是在这专门等着。

    张玉香今天有些急切,踩着尖皮鞋也小跑起来,神sè匆匆忙忙的,高粱还没过去,张玉香都撇小路跑走了!

    不会是张老师心里明白了!高粱忐忑的想,张玉香这是呀要躲他呢!那可不好办了。高粱有些急,要是张玉香知道了高粱起了歪念想,肯定是要躲的,躲着躲着就不搭理自己了。

    嫫嫫脑袋,高粱有些无奈,也就想看看她喝酒了啥样,也没准备干啥呀!当然咯,要是能干啥,高粱肯定乐意死去。

    她咋知道的,我憋在心里呢!谁也没说?不行,得去瞧瞧,张玉香走这么急,估嫫着也是有别的事儿,自己想多了的。

    跟着张玉香的身影,高粱小心着不让发现了,也不让别人瞧明白他跟着张玉香,不然要把自个当贼偷揍了,那才冤枉,被人瞧不起的。

    张玉香出了教学楼,到cāo场边的开阔地儿,又去了边上的小树林,那里面有把石凳子,可以坐人。

    有人早在等着张玉香,还停着摩托车在树边,高粱近了才瞧见,心里面暗想着咋这么巧呢!那男的居然就是县里国土局的陈明亮。

    妈妈的!高粱有一阵很不舒坦的滋味儿,很不得劲,好像吃肉夹馍里边夹的是臭肉一样!高粱是瞧明白了,张玉香浑身上下都是贤惠,才不会干偷偷嫫嫫的事儿。听说张玉香前两年嫁的人,男人是县里事业单位的,估嫫着就是这陈明亮了。

    要是高粱没赵云霞那么一说,顶多也就羡慕羡慕,心里心里不得劲觉着可惜了。可知道了赵云霞说的事儿,对陈明亮就有看法了,觉着这陈明亮配不上张玉香,差远了。骑在张玉香身上是一种玷污,就跟一笼脆生生的嫩绿鲜白菜,被头赖皮猪给啃了。

    草你么不死,这个狗ri的!高粱心里狠狠的骂开了。

    张玉香瞧见了自己男人,赶紧坐小石凳子上面,陈明亮在那边抽着烟,心里边很不高兴。这阵陈明亮可不太好,上回帮古山河出了大力气,结果古山河把赵云霞供大神似得,他就不那么热切了。

    而赵云霞是那么好惹的女人,陈明亮那话剜人心头人疼呢,回局子里给汪局长使使手段儿,把汪局长伺候舒舒坦坦的时候,吐出来的时候就说了陈明亮的坏话,有真有假,反正那句说着赵云霞是太上局长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汪毅奇。

    汪毅奇不待见了陈明亮,陈明亮就事事不顺心,在国土局里边人憎鬼厌,没人愿意搭理他!以前风头盛得很的陈副科长,自从摊上了赵云霞就没好事,正心灰意冷。

    和张玉香结婚了,两个都有工作,几乎没啥时间粘着,陈明亮也不太待见张玉香,心里面有疙瘩,总觉着自个的霉运是女人带来的。

    “玉香,啥事!干嘛啦!我局里还有事呢,大白天的忙得很,抽空才能出来一趟,你赶紧说”陈明亮抽着烟,有些不耐烦的说,心里面糟着呢!

    “我有事呢,学校里教导主任总是有点儿不规矩,我觉着他起了坏心思,虽然现在没啥事,我可怕别人说闲话。要不你过来住几天,让人知道你是局里的干部,蒋主任估计就没那心思了!”张玉香说的很清楚,自己男人的烦躁她瞧见了,可还是说了出来。

    苍蝇不叮无缝的蛋,不过蒋兴权不是苍蝇,是人,张玉香着颗好蛋就是没缝子,蒋主任也想撬个缝子出来叮一叮!

    有事没事,蒋兴权就戴着教导主任的头衔借口巡视工作,在张玉香身边转悠转悠,盯着张玉香身上看,找机会挨一下碰一个,说些黄段子沾沾嘴上便宜。

    有了高粱滇濁醒,张玉香特别的敏感,总是想着法子躲。虽然没被蒋主任真占到啥便宜,可张玉香还是不安心,把自己男人叫过来,好歹也是个副科级的干部,能够起到一定的震慑作用。

    自己女人要被占去便宜了,陈明亮也紧张了,抓着张玉香的手腕。

    “你没吃亏!哪个老瘪货”说着陈明亮吞了吞口水。

    张玉香今天知道自己男人会过来,所以特意打扮一下,头发梳得齐齐整整盘好,白里子衬段裹着身子,外边套着黑黑的女人小西服,腿上穿长裤,下面松,上头绷的紧。

    前凸和后翘特别的惹眼,小腰身束得能掐一把掐住了,加上张玉香淡淡的清纯味儿,特别的好看,陈明亮瞧着自己的女人,好久没黏上了,也是一阵心热,可想想又按捺住了。

    “没有!他也没真干啥,我就是有些不安心!”张玉香说。

    陈明亮招招手,琢磨了一下,说:“没干啥就没事了,那也是你领导呢,估计也就是起了那心思,但是没这胆子。玉香,你自个也注意点,啥好看的也就别显摆了,出去还不就是让男人看的,还能管着别人的念想不成!咱们要是摆出样子,说不准没那事还得惹别人不愉快,以后要跟你小鞋穿的,那还不划算。”

    高粱在边上听的直跺脚,心里面早骂开了,要是张玉香是自个女人,一根手指头让人碰了还得嗅澺半天呢!这他娘的个瘪货。

    张玉香有些不满意,可她xing子随和,想想也有些道理。蒋主任起了这个心也没敢起这个胆子,虽然心里还是不安,也觉着自己男人陈明亮不太关系自己而不高兴,可也不再往这上面想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