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一百零一章 打不穿裤衩的主意

    司机见没啥热闹好看,继续开车去了。赵云霞在下面又觉着刺激有种异样的刺激,比他跟汪毅奇在办公室里甩开了膀子干大声嗷嗷叫还要刺激。脑袋埋高粱大腿上,两拱两拱,捉住高粱的话儿立起来,隔着裤子张开嘴儿往下一裹

    高粱剧烈一哆嗦,没想着这赵云霞跟发神经了似得,偏要在这里开撩。难道叫小爷不穿裤衩就是打的这主意,那不是太他娘的sāo了!

    赵云霞不止是sāo,而是特别享受干这事,而且她也特别有手腕儿,为了黏上汪毅奇,她可是把本事练的足足的,每次都让汪毅奇跟抽了魂似得,不然哪能吊得住汪局长。

    跟着汪局长是为了权,是为了地位,可是赵云霞从来就没得了个真正的爽利,直到高粱送的王八壳子,赵云霞才以为那是到头了。可今天再遇上高粱,才知道啥样才是真本事

    赵云霞开始yu罢不能了,一分一秒都是围着澡堂子里一抽一抽,被高粱搅得跟烂泥似得滋味包围着,跟火烧似得。

    高粱猛的一哆嗦,差点儿从座上滑了下来,背心窝子冒汗,脑门抽冷子。这他娘滇潾刺激了,外边一排排房子往后退呢,真的是跟飞起来一样。

    还没等司机回头,高粱就先说了!

    “你看你看,都晕抽抽了,这咋打不开呢!”那个焦急相,赵云霞在下边直捂着嘴。

    司机也急了,这吐车里他可得倒霉,赶紧着开了窗,一股子冷风灌进来,把高粱和赵云霞冻的浑身一僵,这会儿赵云霞才收敛。

    高粱松了一口气,总觉着今天不对劲儿,可又说不上来。娘的,不就干那事吗,小爷怕个芘啊!嫫嫫脑袋,高粱给自个打起,又扔到一边去了。

    走平稳了,不一会儿就到了香园城饭店,高粱和赵云霞下了车,直剌剌的往包间里去。

    推开包间门,几个人正在打牌,桌上堆满票子,赢面很大。高粱一眼就瞅见一个熟人,正是那天来打扰高粱跟赵云霞的那个国土局的人,叫陈明亮!

    他面前的票子最多,赢得合不拢嘴。等赵云霞进来了,牌场立马就散,几个老板热切的上来招呼赵云霞和高粱。

    “来来!古老板,这就是我们汪局长身边的赵秘书。赵秘书可是我们滇潾上局长,认识认识!啥事都能找赵秘书办妥。”

    陈明亮在当介绍人,为了活跃气氛,还特意开了个玩笑,可是这个玩笑却让赵云霞有些尴尬。

    虽然是摆明了的事儿,但是不管是赵云霞还是汪毅奇,都是有着忌讳的,不能当面的说,说了就是犯了忌讳。你当紘的人是摆设?

    虽然汪局长后台硬,赵云霞只要拽牢了汪局长的裤子,就坐得稳稳的,可谁爱留小辫给人抓!何况赵云霞毕竟是女人,女人还是要女人的脸面的,她又没嫁人,被人到处说,哪里好听。

    陈明亮不是不懂事,反而jing通,他是存心恶心赵云霞来的。

    几个老板马上听出来里面的火药味,暗暗叫苦,今天这事可不好办!能拍板的是赵云霞,而中间人是陈明亮,偏偏中间人和能拍板的不太对付,偏帮谁也不是个事儿。

    能做上大生意,老板们也成jing了,雨衣厂的老板古山河赶紧上来打圆场。

    “赵秘书,一直想跟你打个招呼可没机会。这位是您男朋友,年轻俊彦啊!幸会幸会!鄙姓古,古山河!”

    古老板人情达练,成功转移了大伙的目光,把名片儿一送,递给高粱,大伙都明智的朝高粱去,一时间这个老板哪个老板的热切的不行。

    “各位老板,不好意思!我还没介绍呢,我叫高粱,赵秘书是我表姐,可不是男朋友,各位别误会了,到时候有人乱说,我表姐可要找各位的麻烦呢!”

    几个老板赶紧着又是一顿寒暄,说什么自个老眼看不清,没瞧着两个人长得像呢!

    赵云霞眼珠儿朝高粱瞟一眼,有点浓,高粱刚才这下可给她出气,除了各位老板和赵云霞,这个“有人”,还有谁?只有那个不被人待见的陈明亮了。

    “原来是高先生啊!那就好办了,你们过来陪陪高公子。我之前还怕赵秘书吃醋,现在就不用担心了。”

    高粱觉着很舒坦,今天这儿尽是体面人恭维着,还叫他高先生呢,这个可新鲜。

    除了几个老板,那边还有几个年轻的妹子聊着天,被古老板叫着,一个个站起来,朝高粱使眼神!这阵仗高粱可没见过,傻愣愣的不知道干啥。

    可赵云霞明白的很,这些小妹都是古老板请来陪酒陪睡的,公关!赵云霞不由得心里有点不得劲,倒是高粱傻愣愣的,像是瞧不起那几个女人似得,赵云霞又觉得舒心。

    古老板有点尴尬,赵云霞是年轻女人,他不好招呼,不过倒是里面有个女老板,跟赵云霞说笑去了。倒是赵秘书的这个表弟显得有点神秘,几个小妹瞧都不瞧。

    “高先生,要不要玩几把牌!”

    高粱顿时心虚,这几把牌可都要上好几千,够他赚两个月了。送菜那大生意,在这里边根本啥也不算,两把扑克就玩玩

    这怎么玩,高粱兜里才几百,拧一拧都皱不拉几的,事事透着底气不足。

    “小粱,你跟着玩几把,没事儿!”赵云霞给高粱使了个眼神,好像给高粱打气似得。转头又对那几个玩牌的老板说:“几位老板,我这表弟实诚,不太会玩,你们可要让这点!”

    “那是那是!就是玩玩嘛?”

    高粱把心一横,怕毛,人死卵朝天,大不了没钱给,找赵云霞去!把椅子一搬,漫不经心的上桌。

    没多久,高粱面前就跟小山似得,好几千到手,乐得高粱心尖子都抽了抽,还得装着啥事没有一样。

    那几个老板瞧着jing明,打起牌了就跟驴似得,胡乱出,输了更乐呵!一时间满满的是笑声!就那边的陈明亮不得劲。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