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七 别人爱咋搞咋搞

    胖子卫杨谷是一下拉不下脸,觉着在县里的大饭店学厨师了,再回来村里炒大锅菜很没面子。

    这事肯定会有这方面影响的,但是也不绝对,好的影响也更多,比如没过两天卫杨谷就被别的村里请去摆酒席炒大锅菜,人家听说是县里大饭店里的厨子,钱都都给了两百,脸上还倍儿有面!

    这就是矫情作害的,好端端的活放着不干要去大排挡里遭那罪!

    高粱下午抽空就去县里的国土局,不过事先没联系,赵云霞不在,高粱嫫了个空,有点儿沮丧。一边是张玉香,一边是赵云霞,两个女人就跟两个浪头似得,一下把高粱拨向这边一下把高粱拨向那边。

    今ri高粱又来学校了,婶子肖月梅炒了一大袋野板栗子,香着呢!让高粱捎过去给高晓晓吃。

    高晓晓正在上课,马尾辫儿绑得齐整,挺着小哅脯,在写写画画的,那个学习劲儿,高粱看着都是欣慰。要是那会儿像高晓晓这样,肯定比高雯丽那小妞厉害,高粱想着。

    以后让高晓晓也上大学,气气高唐那老狗去,那得多赚钱,供个大学生可不容易,卖猪卖牛的能把家里折腾光。就叔叔高根明的本事也要吃力。高唐家就不一样,他是村支书,有工资,还在村部贪了好多钱的。

    相比起高晓晓,高粱更喜欢看张玉香,张玉香拿着课本,头发梳得齐齐整整,在后面盘好,脸蛋儿jing致。穿得不像赵云霞那样妖媚,把身子摆得跟软蛇似得,可是很得体,让人觉得好看又端庄。

    倒是前面凸后面翘,杨柳枝似得小腰儿更加好看了,有了张玉香这样的对比,高粱觉着以前是认为柳chun桃那样的大身子跟电视里的模特一样,现在可不这样认为了,柳chun桃身上少了一样东西,那就是气质!这跟身段和哅口的大东西没关系,是刻在骨子里的。

    高粱在窗子外面等,没一会儿就下课了,先出来的倒不是高晓晓也不是张玉香,反而是高晓晓的那个女同学范思思。

    “哥哥!你又来了,给我们带好吃的咯!”

    这时候高晓晓才从后面挤过来,垫着小脚毖范思思挤到一边去,还要把高粱的身子掰正了,正对这自己。

    “哥哥,你怎么舍得来看我了!”高晓晓亲亲热热的搂着高粱的胳膊,像是宣示主权一样。用小眼神跟人说,这才是我亲哥呢!

    张玉香这时候正从教室出来,高粱被一帮女同学围着,张玉香倒是没注意,收拾课本就往楼蟼愡。

    高粱这时候心思全在张玉香身上呢,把一代香板栗塞给高晓晓。“婶子让我给你带的,别小气了,分给同学一起吃。”高粱嫫嫫高晓晓的脑瓜子。“我还有事呢,先走咯!”

    高粱转身就随着张玉香的身后跟过去,下个课才几分钟,一尿就撒完了,等再一节课的时候张玉香还没走到办公楼去,高粱干巴巴的在后边追,到办公楼门口喊一声张玉香才回头。

    “高粱,你又来看晓晓!晓晓挺好呢,测试都是全班第一,跟你和雯丽一样。”

    高粱心里吐吐舌头,跟高雯丽一样考大学就行,可别跟自个一样。

    “张老师,我也来看你,给你送一袋野栗子,糖炒的,可香了!”高粱早记着张玉香,特意在婶子那多准备了一份。

    “你看你呢!老是给老师提东西,老师才说叫你吃饭呢,你就来了!下次可不许了。”张玉香接过栗子,闻一闻。“嗯!香着呢。”

    高粱心里头高兴,因为张玉香喜欢。

    这时候教导处主任蒋兴权从楼道上下来。“张老师,这么巧啊!这是仇主任家外甥高粱,你们认识?”

    “蒋主任,高粱以前是我的学生,我可才知道他是仇主任的外甥。”

    张玉香的气质和贤惠就体现在说话上,高粱是谁张玉香可了解了,从来没听高粱说是仇云燕的外甥。可是蒋主任问了,张玉香一点儿也不觉着惊讶的样子,轻松松的说过去了,让人起不了一点疑心。

    要是村里的女人,可一下给咋呼开,那就要露馅了。

    “蒋主任,小粱提了一袋栗子,您尝个,喜欢的话就拿去分给办公室的老师们!”

    “呵呵!不了,张老师,不能夺人所好啊!我早上还剩下两个包子,的,软软的,我喜欢吃包子呢!”蒋主任意有所指。

    “那就不耽误蒋主任吃早饭了。

    张玉香油泼不进,水浸不沾,蒋兴权转身上了搂。

    高粱知道蒋兴权对张玉香有郁心,特别是今ri个说的话,让高粱充满了危机感,忍不住不知不觉就了一句。

    “张老师,可别搭理蒋主任,他可不是好人。”

    “小粱,你说啥,怎么不是好人了?”

    “我知道蒋主任跟李美芬李/老/师搞在一起,蒋主任专门起坏心思。”

    张玉香一听晃了下身子,忙凑上去小声说:“小粱,你可别乱说。”

    “张老师,我可没乱说,我在仇主任办公室外面亲耳听到了,李美芬老师亲口说的,蒋主任还想打仇主任主意,不是好人!”高粱把谎话说编得特顺溜,半真半假难分辨。

    “你亲耳听到了!”张玉香眼巴巴的问。

    “嗯!我想蒋主任不是好人,估嫫着也会对你起坏心思!”

    张玉香眼睛瞪的圆鼓鼓,然后整理了一下心情退后一步。“小粱,你可别乱瞎想,就算蒋主任是真的,怎么会对我起坏心思?”

    “当然了,因为你可是最好的女老师!”高粱很肯定的说。

    “小毛孩子,瞎说啥呢!你知道什么?”张玉香一听,脸上一红,又想上回在自己家里床上的头发,估计高粱不仅懂,还很懂。

    “你不乱收钱,也不乱发脾气骂人,书也教得好,还有你长得好看”高粱最后说着声音有点弱。

    “这就叫好啊!”张玉香怔了怔,不过倒是没太当回事。“小粱,这事你可要烂在肚子里,不然闹开了刨根问底你会招人恨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