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六章 我说是他哥

    “粱哥!你咋上这吃饭了,不守鱼塘了?”

    要是搁别人,高粱还不爱管了,吃饱饭就行,黑心的老板可多了,瞧冯大壮洪德宝就知道,都是这副德行,人实在就得上当。

    可胖子是一块长大的伙伴,干几个人的活还要跟孙子似得给使唤,他遭这罪,高粱气不过。

    “我叔在守着,走走走,这活你还干毛,你上十里八村摆酒炒大锅可畅快呢!人家吃好喝的大爷一样请你,你来这遭这罪,你愣呢!”

    胖子耸拉这脑袋,就高粱这样说的,确实是不得劲。

    “干啥呢!这谁呀?”大排挡老板溜过来,朝中间就挿一杠子。“胖子,干活去,扣你工资!”

    刚才高粱说着话可没躲着谁,老板听着呢!这年头找个活干的好还人傻钱拿得少的可不好找,虽然不待见这胖子,可大排挡的老板却晚上捂着被窝笑,胖子这活干的,都可以省下好几个人工钱呢!

    而且胖子手艺又好,虽然是大排挡,可勺子一番,把别家的香味都压下去了,生意涨得贼溜快,哪舍得把人放走了。高粱这是在他心头口子上剜肉。

    “干毛!胖子,不干了,这孙子坑你呢!”

    卫杨谷打小就听高粱的,高粱在前面把人打到了,他就在后边下黑脚,反正跟着高粱就不吃亏。见高粱说得坚定还有理,卫杨谷肠子直,想想在十里八村的摆酒炒大锅菜,一点儿也不累人,还仅吃有拿。这老板可扣了,饭都吃不畅快!

    “你说啥!找茬是不,想闹事?胖子,还不干活去。”

    “我我才不干了。”

    大排挡老板顿时急了,高粱瞎闹还没啥,胖子要自个都说不干了,那这事可没谱了,他还能当强盗,硬留人不成。

    “他娘的,这儿子存心找事,不干了行啊,陪我三个月工资,不然就乖乖给我干活,不知道我老赖在这片街头咋混的是!”大排挡老板招招手,朝那边混子的那一桌喊话。“x哥过来帮帮忙,今天揍这儿子一顿,那桌我请了。”

    那一桌混子顿时来劲了,有白食吃这便宜哪有不占的,欺负个人,对他们来说跟吃饭喝水似得。没白吃白喝还欺负呢,等会儿再叫上几个平时好的,甩开了膀子吃一顿,这好事平常可不多。

    搓了几下手腕子凶着脸皮,那桌的混子一个没落下,全围拢过来了,大排挡老板本来还有点犯怵高粱和胖乎乎的卫杨谷,打起来怕吃亏,现在这群混子来壮胆,他可神气了,底气足足的,上去就教训高粱。

    “傻愣子,喝两口马尿,还不知道自己姓啥拉!胖子回去干活,今天不揍你了。”

    “我不去”

    胖子也有底气,底气就是高粱打架从来没吃亏,他心里其实也怄着气,卫杨谷饭量大,这黑心老板天天让吃青菜,脸巴子都绿了,大饭店里头吃的人家可没亏着,在村里更不用说,油汪汪一大盘菜。

    卫杨谷瞅准了眼神,心里算计着,等下高粱要把老板踹翻了,他立马就上去来几下解气。

    “荷!白胖子,也跟着发愣呀,我瞧着是皮子紧,欠收拾欠的。赖老板,废话说那么多啥,揍完了让他赔钱,不赔钱接着揍,肯定有服帖的时候。”

    赖老板也不说话了,瞅着胖子是铁了心不干了,想想得多花两个人钱都肉痛,这肉痛就得报复回去。他就不想想,自个是咋坑卫杨谷的。

    “嘿嘿!愣子,现在我准你打个电话,找个人来赔五百块钱,不然等蟼愥翻了,嘴皮子揍歪了可说不利索。”

    不仅说要揍人,这些混子还想勒索一笔,要是有胆小怕挨揍的,也就交钱认了,反正讹到了就讹,讹不到也是没本的买卖没损失。

    高粱还真拿起大排挡老板的电话打上了,那些混子一愣,脸上笑得开心,有得吃有得钱拿还能揍人,这事多好,今天出门没瞧黄历,是要走大运的!这小子瞧着硬骨头,实际上是软蛋。

    耍狠揍人这事高粱早不爱干了,累了还没啥好处,所以胖子想踩赖老板几脚是没戏了。高粱电话没打给别人,拨给了二浑子。

    二浑子那边听着是女人声,估嫫这被二浑子撩上了sāo劲不耐烦的说是谁,高粱没出声,反正听清了不是二浑子媳妇。

    等二浑子拍了那女人大nǎi一巴掌拿起电话不爽的问是谁!

    “二浑子,有人找你拿五百块钱一个人来这是哪儿去了?”高粱发现半天还没闹清在那块呢,回头问了声!

    “乌铺子街,赖家大排挡!”后面有混子急着说。

    “对,县里乌铺子街,赖家打排挡,我胖子卫杨谷在这!”

    “我草!粱哥你玩我是,那几个孙子没被你揍惨,娘的,我马上过来。粱哥,你要是不想揍人,让赖家大排挡的老板接下电话。”

    电话那边二浑子说了一大堆,这边的混子们可没耐心了,x哥一把捞起电话。“你他娘的拿好钱过来,乱放啥芘!”

    “草!妈拉个巴子,干不死你狗ri的”二浑子劈头盖脸盎骂了一顿,心里面火得很,甩下电话一脚毖缠着的女人踹下床,呼啦呼啦的穿裤子。

    “靠!他娘的谁呀”那混子心里面有点发怵,那边叫得狠,而且一看也是混的。

    “二浑子高二军,我是他哥!他说等下过来。”

    x哥脸上一麻,顿时不说话了,憋了半天赶紧抄起电话再打过去,脑门直流汗珠子。赖老板还瞧不明情况,看高粱簢杨谷出门了,才急着问x哥干嘛不追了,x哥一巴掌拍赖老板脑门上,招呼一帮混子脚底抹油,立马不见了。

    高粱没成想今ri这时候遇上胖子卫杨谷了,还是这情况,走了一段儿,胖子老跟着,打小就这么跟高粱后面,声也不出。

    “行了!耸拉个芘脑袋,回村炒大锅,还不知道多少人眼红,这好事你咋不知道想呢!回头我把水库包下来,咱在县里开个饭店,专卖鱼,他娘的这叫品牌,还得你才能做正宗,其他的都冒牌!”

    高粱拍着胖子的肩头,这想法确实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