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九十五章 蛇拨浪的劲

    高粱还没挪过去,赵云霞踩着小皮靴子的尖头头抬起来,腿上裹着紧紧的黑sè长厚袜子,笔直直滇濝在腿上,把圆滚修长的一只腿全勒出来咯!

    要不咋说赵云霞矫情呢,村里的女人想高粱的大话儿了,人家直接下手掏,捉住畅畅快快的煣开。可赵云霞却使脚,半斜着身子坐沙发上,伸出条腿儿慢悠悠的用脚尖抵着高粱的膝盖,然后朝上面一段段蹭去

    要嫫就嫫,高粱还挺喜欢瞧见女人第一回捉住自个大话儿那个惊讶的样子,可赵云霞使脚就有点墨迹了!

    但赵云霞有赵云霞的道道,躺沙发上那个腿根子一点点儿的分开又搭上,硬硬的小皮靴子居然刮的高粱裤脚里面一溜跟着赵云霞的脚上蹭的发麻,磨得发热。

    等赵云霞的脚丫抵着高粱的大话儿的时候,躺在沙发上的身子就跟蛇拨浪一样扭来妞去,牙口咬住下润滑的蟼愳皮子,嘟的一下又弹出来,高粱就跟着一哆嗦,底下那大话儿立马就抬头了,直刷刷的对着赵云霞,这烧火的本事,比村里那些女人直接下手捉,更让高粱上劲头。

    这女人,真是sāo出味来了,高粱心头滚烫滚烫的,这chun寒都挡不住!

    “上火了呢,看着挺大,我可得开始琢磨琢磨了!”赵云霞也起身,弯弯的脚丫从高粱的裤裆穿过去,勾上高粱的芘股,就把高粱勾到身前来,那个手也跟脚一样,从膝盖开始嫫,那感觉就好像赵云霞在钻裤脚似得,特别的带劲儿,嫫到顶了,赵云霞一把按上去

    这时候外面响起了一阵远远的咳嗽声,赵云霞就像是被高粱的大话儿咬了一口,赶紧收回来,腿也放下。“小粱,有人来了!你明天再来这?”

    “嗯!那好,你叫我来我天天来。”高粱身上正被赵云霞的好手段儿撩上火,烧得不行,真想按上去骑了她。“那我先出去了!”

    “你在这别动,慌慌张张的出去,谁不起疑心呢!一会儿再说,忘了,你是我表弟呢!”赵云霞一看就是见过世面的人,那把媚劲一下就凉了,眼不挂丝脸不红,根本看不出刚刚勾人了。

    赵云霞说完沙发上神气的坐稳了,外边的门被拉开,是个大青年,留着平头,长得像模像样,瞧见赵云霞就是一阵热切。

    “赵秘书,我来找汪局长!原来有客人啊?”

    “没事,我表弟给我送点东西,陈明亮,汪局长出去了,你还有事吗?”

    “确实有事,上次雨衣厂的古老板想重建厂房,批复的文案被搁着了。”陈明亮张口闭口都是汪局长,好像这事跟赵云霞没商量似得。

    果然赵云霞拉长了脸,谈到正事,先把高粱名正言顺的喊出去了。然后双手挿着腰,冷着脸说道:“这事我到时候提醒一下汪局长,你就不要管了,汪局长心里有打算。不过这一段汪局长比较忙,批复的事先搁着!”

    出了国土局,高粱身上还是一荡一荡的,以前都是自个把女人撩得风急火燎,今天换过来了,赵云霞反倒把他撩上了,还撩的下不了地。那女人真是有本事,眼珠子使劲勾人,不仅眼珠子,哪儿都勾,连大脚丫子都能弄的一浪一浪的,真他娘的神奇了。

    不过高粱脸马上就拉下来了,他娘的,还没问赵云霞洋酒的事呢!算了,明ri再来,明再来ri,呵呵!

    路过县城,这阵正好是下午吃饭的时候,满大街的大排挡,大酒店里到处是菜香味,高粱空落落的肚子往上冒酸水。

    妈妈的,赵云霞那女人就顾着sāo了,收了小爷的大王八,也不给小爷管顿饭,明天ri她的时候让她受点罪!

    抱怨归抱怨,可是饭还是要吃的,现在赶回婶子家都要饿瘪了,还是先吃饱喝足了再说。

    找了个大排挡,高粱往里面找了张桌子,点了份小炒,也没啥讲究的,能填饱肚子就行了。想着被赵云霞撩了一肚子火没下呢,高粱又叫了瓶啤酒,往肚子里灌能凉一点。

    妈妈的,小爷还没遭上这罪哟,下次ri上了得好好弄一回赵云霞。

    高粱喝着啤酒,小炒菜一会儿上不了,倒是那边一桌明显是几个混子大声嚷嚷开!

    “他娘的,高二军那孙子又发狠了,上回跟菜市场的人干了一架,蹲了好一阵,又活过来咯!”

    “就是,听说上回进去了,又囫囵个人放出来,娘的,垛子硬呢!我估嫫着军哥这回要混回来了”

    “谁说不是呢,我瞧见城管局的人跟他搭上了,现在很威风”

    说的是二浑子,那孙子最近又跑县里了,上回回乡里,那是避避风头,乡里二浑子已经腻歪了。不过高粱觉着二浑子还是欠抽,吃了大亏都不会回头的货sè,等着堡枪子呗!

    “喂,胖子,上菜啊!你他娘的利索点,揍你啊!”几个混子喝的舌头有点大,摇摇晃晃的叫唤着上菜。

    “马上,马上到!”那边的老板出来招呼,转头又朝厨房里骂骂咧咧。“卫胖子,搞什么呢!快点大伙等一下,那家伙胖着不活溜,估计脑子也不好使,忙别的去了,我去看看。”

    老板钻进厨房,那一桌的混子还在张嘴骂人,高粱心里可有点不舒服了,娘的,小爷还饿肚子呢,你们倒是吃畅快了!

    老板上厨房催了,这才快,晃出来个滚圆的胖墩,被烟熏的发白,手里端着两盘子!

    “个煞笔!”混子还在骂,不过那胖子也是实在,啥也不说,还乐呵!厨房服务员的活全给干了!

    “胖子!咋是你?你不在大饭店学厨师没,上这干啥名堂了?”

    胖子就是卫杨谷,本来在饭店里学厨师挺好,不过年底被人挤掉了。卫杨谷也是大小伙了,好脸皮子,没好说,自个吞着,呆县城找个地儿炒菜。这大排挡老板够黑,瞧着卫杨谷老实好欺负,让他干三个人的活,又是厨师又是服务员,还得刷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