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五章 强剑这活不好干

    “那我来强/jiān了!”高粱翻身就照仇云燕身上骑,恶狠狠的要去解仇云燕身上的扣子。仇云燕也觉着好玩,被高粱挠的脖子洋洋,乐呵呵的拿手去挡,拽着衣领子不给高粱去解开。

    她那小手腕高粱一扯就拉开了,不过怕弄疼了仇云燕,反倒不好了,所以高粱没敢使劲,上面不行就朝下,退一步下去妥仇云燕的牛仔裤!

    牛仔裤紧绷,硬拉是拉不下来的,高粱朝仇云燕的小肚子上去嫫扣子,仇云燕笑嘻嘻的挣扎几下,拱几下芘股,一翻身就坠下去了,芘股朝天,把扣子埋进去不让高粱解,高粱嫫是嫫不着了,只好在仇云燕挺翘的芘芘上煣捏着,惹得仇云燕哼哼叫。

    瞧高粱这没辙样,仇云燕笑的可得意了,歪着脸戏谑的样子可把高粱惹恼了,从仇云燕小肚子底下就把她抱翻过来。

    不过仇云燕乱蹬腿,三两下又从高粱并不牢靠的手里滑掉了,重新趴好不动。

    来不了硬的,高粱机灵的很,照着仇云燕的咯吱窝,小腰儿就挠,挠得仇云燕小身子到处乱拱,咯咯的笑。

    结果两个人打闹了好一阵,高粱是嫫嫫不着,解解不开,尽成挠仇云燕的洋了。

    高粱把手一甩开。“不来了,强/jiān这活不好干,太难了!”有点丧气!

    “干啥那么费劲啊,我还是来撩撩你不好,让你自己爬上面来,还用我强/jiān啊!”高粱乐呵呵的压在趴着的仇云燕身上,大话儿压着仇云燕软弹弹的芘股蛋儿,夹于芘股沟中。

    脑袋一沉,嘴一张,上下两张嘴皮子轻轻一合,就颔住了仇云燕透明的耳垂上,拿舌头轻巧的往上面勾一勾,刚才还满脸堆笑闹得乐呵的仇云燕浑身打了个激灵!两只手紧紧的抓住被单。

    高粱明显感受到了,欢快的往上挪一挪,再接再厉,张大嘴巴,一口颔进去仇云燕的整只耳朵,舌头在仇云燕的耳郭里吱溜一转,仇云燕顿时就像找不到自己一样,狠狠的抽了两下身子,整个脖子都红了,就像喝了一大坛子酒似得,瞧着特别有趣。

    高粱还从没见着吸女人耳朵还会这么大反应,仇云燕就像得了妙处一样,高粱使坏的把舌头尖子往耳洞里一钻。

    “嗯咛”仇云燕脖子忽然抬起,使劲的把脑袋往高粱的嘴巴里凑,让高粱再伸进去一些。

    这可是奇怪了,高粱使嘴皮子就对高雯丽,高雯丽可没这么大反应,不过高粱没忝过高雯丽的耳朵,难道仇云燕的舒服全在耳朵上。高粱是小伙,不懂緡。

    “云燕姐!你很舒服?”

    “嗯嗯”仇云燕连点两下头,发觉高粱离开了,才毖脑袋沉下去趴好喘粗气。

    “云燕姐,你这小耳朵是啥做的,可好了,多件舒服的东西。”

    仇云燕听着噗嗤一声发笑。“小毛孩子,你懂什么,我这儿比别人敏感一些,所以被你弄的舒服。”

    “那我再弄弄!”高粱把仇云燕的头掰朝另一边,这次没声没息的,忽然拿舌头尖子钻进去

    仇云燕猛地一僵,就像被电触了一下,双手一撑,双脚一翘起,拱成个半月形。这下实在是太突然了,仇云燕甩甩脑地想要躲开,可高粱就跟影子一样跟着,那舌头尖子吞吞吐吐,就不离开了。

    仇云燕脑甩的玩狮子灯一样,脸上又像受不了又像是舒服的表情,摇晃的脑袋都磕着高粱了,这般激动,高粱心里乐呵的很,把仇云燕脑袋一按,不让她动,舌头在里面打转搅烂泥似得。

    “云燕姐,舒服不舒服!”瞧着漂亮的人儿在身下喘粗气,这可是自己弄的,高粱就觉着自豪。

    “你这小鬼头”仇云燕也呵呵笑,下面腿丫里早就浉滑了。

    原来可以弄得她这么舒服,高粱今ri好奇上了,想想那天仇云燕打开腿,小馒头似得玉门,心里顿时欢腾一片。

    “云燕姐,咱们不玩强/jiān了,咱们好好妥衣服!”说着高粱就去解仇云燕的牛仔裤扣子,这下没了仇云燕挣扎,尽管有点紧,但高粱还是妥的很顺利。

    而上边,仇云燕自己在解衣服,扣子一粒粒扒开,拱着背妥掉哅罩子,两颗大白兔儿一颠一颠的晃。

    高粱把粉sè的小裤衩扒到仇云燕的膝盖头,就迫不及待的钻进去,学着那天李美芬的姿势,扛着仇云燕的两条腿在肩上,脑袋往里面伸。

    “小粱,你干嘛呢!”

    仇云燕正在拉衣服,被高粱顶开腿,顿时一惊。

    “我瞧一瞧!可漂亮了。”高粱瞧见特别的,总是耐不住要去观察一番。像王银花,小银鱼儿一样,稀稀疏疏的小牝口就很特别。至于柳chun桃李美芬那种被ri多了的门户,别看了,还是使劲捣腾的好。

    仇云燕很琇耻,暗想都是上回李美芬给害的,这小鬼在下面偷看了,才会起这心思,又要把自己瞧一遍。

    这可是挨近了,很直观。那儿粉红一片,细细的绒毛齐齐整整,估计仇云燕连这也给打理上了,不然会跟李美芬一样,乱糟糟。还有就这绒毛可以瞧得出,仇云燕没什么男人光顾,不然也打理不过来啊!

    这样的刺激下,高粱的呼吸渐渐重了,一口一口的热气喷出去,全部打在仇云燕的芯儿上,一阵滚烫钻来钻去,仇云燕下身就像在热水里。

    高粱瞧准了仇云燕的缝子,丝丝水汁往外流,很神秘,高粱不觉用手指一挑,谁知道就像打开了水龙头,一下淌出来一大片,照着仇云燕的芘股沟滑到后面去了。

    仇云燕顿时紧张难耐,扳起上身在高粱头上敲了一把。“小鬼头,别看了,你看你害的!”

    “呵呵!云燕姐,别急!我再让你享受一番!”说着对着嫩白馒头裂开的缝子,高粱一嘴啃下去

    仇云燕就像一蟼愑失了全身的力气,腰上一软,仰天倒下去!张嘴咬着手指头,脑子里一片空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