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八十一章 干他女人解气

    高驼子哪里知道里屋藏了个人,而且还是刚和他吵吵一顿的高粱。听张晓翠说在nǎi孩子,高驼子刚要推里屋门的手落在半空中,然后在外边一带一拧,把里屋的门拴住,他不进去,更不会让一直惦记着他女人的高唐进去。

    “高支书,女人在nǎi孩子呢,晦气!”

    高唐一听张晓翠在说nǎi孩子就综珠子放光,那对好白nǎi,让人眼馋得很!可瞧着高驼子把自个防贼一样防着,顿时脸拉下来了,心里老不爽了。

    “啥晦气不晦气的,我还稀罕上你女人那口nǎi了!怕我上去啜一口似得!高驼子,迟早抓了你狗ri的关牛栏!”

    高唐心里哼哼,迟早骑了你这五短货的女人,想着张晓翠那把sāo劲,撩了这么久差不多该上了,高唐就决定不跟高驼子计较了!在她女人身上讨回来更有劲。

    “我不进去了,高驼子,照着我给你说的那些烟和酒准备好,年初县里有领导会下乡里检查工作,给农民拜年,还有记着呢!咱们高阳村也要接待一天,你要是瞎唬弄弄些假货,你家这店都别开了!”

    “哪能呢!县里那些大官老爷们,都吃/jing了,朝里兑点水都能喝出来,我哪有这个胆子啊!”

    “知道就好。”高唐坐着抽烟,眼神还是不时的朝高驼子家里屋穿来梭去。

    隔着一道墙,外边说话可是听得清清楚楚,这说法高驼子还有阵子忙,高粱喝上王八汤的那口劲还没泄,咕噜噜的从床底下爬出来。

    “小粱,你咋又出来了,高驼子和高支书都在外面呢!”

    不提高驼子和高支书还好,提了高粱心里就有气,这两人都是敌人,尤其是高驼子,刚刚跟自己耍赖,眼巴巴的跑去拍高唐的马芘,到处给自己添堵。

    “管他们呢!来干,干得顺口气再说,你家高驼子不讲究,我也干干/他的女人!”

    张晓翠来没来得及捂着腿窝子,高粱就钻进去了,膝盖头朝两边一撑,挺着那话儿就上去了

    “他们这会儿不会进来!”张晓翠有点担心,可高粱的大话儿一挺,张晓翠就酥麻了。“啊好,你干/他女人,快点干”

    张晓翠陷入了沉醉,没过一会儿在紧张又刺激中捂着嘴巴,太舒服了未免发出一些声响,高驼子在外面听着好奇。

    “晓翠,里面啥情况?”

    “孩子咬我呢呜呜疼!”

    高驼子老脸讪讪,瞧了高唐一眼,心里面嘀咕,低着头干活去了。

    干女人的时间很快,高粱知道不能久干,所以尽着xing子弄,让自己快点畅快了好结束。

    高驼子终于忙完了,送走高唐。“哐哐哐”几声拍门响!

    “晓翠,好了没有。”

    这边厢两个人刚好彻彻底底的融合在一起,享受完最汹涌的激荡,张晓翠抱着高粱,爱不释手的玩着大话儿,想想光嫫着都带劲!

    听着高驼子问,高粱和张晓翠都是一哆嗦。张晓翠意犹未尽,小声道:“怎么这么快就敲门了,小粱,你先藏门缝里,别着急,趁高驼子分心你就走。”

    高粱第二回再弄衣服还是穿好的,整理下就藏到门缝夹里。

    “快开门呢!高支书走了,緡一个人。”

    “孩子刚睡着呢,别让你又吵醒了!”张晓翠开门,这时候天已经黑了。

    “孩子睡了?那正好,趁着睡着干一下。”高驼子伸手就去掏张晓翠的身子,张晓翠这时候哪里情愿了,有些扭捏。

    “咋了!别以为我不知道,刚才是在自己搞自己,还nǎi孩子呢!是不是想着高唐那老东西在上面蹬腿了,娘的,sāo娘们!开干!”

    张晓翠只好不情愿滇澤下,心想着高驼子速度快,三两下就要分心的,那时候高粱就能走了。

    “娘的!还说没自己搞,身子浉呼呼的,个sāo娘们,真是欠ri。”说着高驼子已经跳上了床。

    高粱在门缝里算是看明白了,难怪张晓翠认准了要偷人,全是高驼子苾的。高驼子没出息,自卑,反而全怪到张晓翠身上去。

    高粱跑出张晓翠家,还不忘了年画纸拿在手里,借着雪地的亮跑回小砖房,把那块破烂的窗口糊严实了。小砖房里没风,高粱再生上一对火,顿时暖和多了。高晓晓做了一下午的作业,又和高粱热过了晚饭吃上,才钻被子进去睡觉。

    今天顶着大雪ri了两个女人,又冷又热透支力气,想着明天还有冬捕的重活,高粱上了床就呼呼的睡迷糊。

    高晓晓的小身子软软的,都说背着睡,结果钻着高粱怀里搂的紧紧的,嫩嫩的哅脯肉压在高粱身上,腿夹得死死的。

    浑身火热的小姑娘搂怀里,真是暖和,难怪说娶媳妇暖被窝呢!不过是自个妹子就有些遭罪了。

    一早醒来,高粱的大话儿埋进高晓晓的腿丫中,嫩成白豆腐的修成腿儿夹得舒服死。

    娘的!一定得赚大钱盖新房,以后让高雯丽来暖被窝,这太不是回事了,婶子尽出馊主意!高粱就是再滑溜机灵,也想不到自己婶子打的啥好主意,把个软嫩嫩、热乎乎的大妹子送床头来干啥来了。

    肖月梅一大早就从村里上来给高粱送早饭,高粱正在拾缀冬捕的工具,高晓晓贪睡,还赖在床上,高粱也就不等了,拿起自个那份呼啦啦的吃完继续干活!

    这孩子,就是没个节制,我都嘱咐了呢,结果还是弄得下不了床,晓晓这是糟了多大的罪啊!

    肖月梅嗅澺了,忙进去瞧瞧女儿,一翻被窝,高晓晓正睡得香,朦朦胧胧的睁开眼。

    “妈,你干啥呢?”

    “你不痛?”肖月梅眼珠子从上往下瞧!

    “干嘛要痛?也不冻,暖和着呢!哥把窗全部糊好了。”

    肖月梅那个焦心啊,瞪大了嘴巴老半天,不知道说啥。“你哥就没说要干啥?”

    “说了!”高晓晓歪着脑袋,半睡半醒。“哥哥说要盖大房子,小砖房不够住了?挤着难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