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九章 不能乱顶肚子

    高晓晓在下面踢了踢高粱的脚,小声凑过来。

    “哥!大冬天的你睡觉不会不穿裤子!”

    “不穿,光芘股多舒服。”高粱汤喝的滋溜溜,瞧高晓晓脸上有点惴惴不安,心想那早被高晓晓瞧了大玩意,小妞害怕!这鬼丫头乱掀被子,咋就不长针眼?不长那就吓吓她,免得她还无法无天!

    高晓晓急了,过了半年,她可又懂事多了,知道高粱那玩意是干嘛用的,学校寝室里范思思她们经常讨论,她听了不少。感觉很好奇,又很朦胧,听说要男人拿那东西放进去,本能的害怕起来。

    “那你晚上不能乱顶我肚子,我们背着睡好不好?”

    “随你”

    下午,高粱调了一锅面粉糊糊,做成浆糊,裁了几张大年画纸,真仔仔细细的糊窗!不尽怕高晓晓冻着,今早那阵冷风可钻到高粱骨子里去了,自己也少受点罪!年画是胖娃娃抱鲤鱼,贴上喜庆,就当年底二十四挂画糊窗提前了!

    肖月梅还是太心急了,大王八火力足,高粱又是天生的jing神头旺。糊着糊着窗,大下午外面滇濎还神光闪闪,离天黑还有好一段儿,大王八的劲就长上来了,裤兜里紧巴巴的,高粱扯了几次,裤子上都沾上白花花的浆糊。

    高晓晓趴在被窝里做作业,小身子埋进被子里,啥也瞧不见!

    “娘的!这大王八还真是长劲,小爷上午刚ri的王蓉下不了床,这阵又想女人了,婶子也真是,干嘛让我,不尽遭罪么!王蓉今天是受不了了,上午就哭爹喊娘了,也不能去找,她男人刘三元估嫫着也快回来了!”

    高粱这才发现郁闷,这ri来ri去女人咋少了,关键时刻也没个给灭火的。

    正糟心着,年画不够用了,窗口还有一小片没糊住,滋啦啦的往里灌风。就剩这一个口了,大风全部往里挤进去,能吹的人抽冷子。要不糊住这一个小口,前面的功夫就白费了!

    “哥!越来越冻了。”被窝里的高晓晓把搁外面写字的手放进去捂一捂。

    “我去高驼子家买几张年画来,不够用了,你先躺一会儿。”

    高粱下了山坳子,直奔村口高驼子家的小卖部。临近年关,又是大雪封路,高驼子家小卖部的生意非常好!年画炮仗,烟酒年货啥都有,因为路不方便,村里人懒得往外面跑,年货也让高驼子一起给置办了。只有刘三元这种不嫌冻嫌累会算计的男人才冒雪往外边走。

    上回给高驼子家抱了儿子长出息,那五短货不是说他家小卖部的东西随着我吃么!我还没去一次呢。高粱忽然记起这事,也没忘高驼子上回乡里发避/孕/套的事儿跟自己不对付,娘的,不记恩!

    不能让高驼子那货得了便宜,今天要上他们家门好好的占回来,让他肉痛一回。高粱在低头想着,忽然听着有人叫唤上哪去。

    一抬头,正是高驼子一只脚长一只脚短瘸着往村部去,正好遇上了,高粱觉得该提醒提醒他。

    “上你家卖东西呢,顺般看看有啥好吃的,上回不是给你抱了孩子你说随我吃么,差点忘了这好事!”

    高驼子马上拉长了脸,心里面暗呸!这小子真会挑时候,这会儿进的全是年货好东西,让他吃了不是亏大了么!

    “去去去,这事过了,不算了!”

    高粱正欢喜着,高驼子这话跟瓢冷水朝头上浇下来似得,他可不干了!“为啥不算!”

    “不算了就是不算了,都过了半年,让你这么个吃法,我还要供上你了,你小子伸伸胳膊就一辈子不愁吃喝,哪有这么好的事!”高驼子直哼哼,鼻孔朝天,上回被高粱一怂恿,把高支书揍了一顿,结果倒了半年霉运。

    高支书是谁都能招的么?那关牛栏关死过人呢!为这事,高唐摆明了说要高驼子把媳妇赵晓翠叉开腿让她ri一ri才能了,高驼子痛的心头剜肉,死活不答应,好酒好烟供了高唐大半年,才让高唐没再往死里整他。

    高驼子心里面怕高唐,但是不怕高粱,被这缺德小子害的,亏大了,看见高粱都不待见,哪里还记着高粱给自个抱儿子那蟼愑的事,现在说起来也要赖账!

    高粱可气了,这高驼子太不道义,说好了这事居然反悔!“高驼子,你忽悠我是!”

    “是又咋地!”

    “高驼子,我把上回抱你儿子的话收回来,以后你儿子就往死了随你,还要打一辈子光棍!”

    “你”高驼子急的脸胀得通红,心里扭了麻花似得,他儿子就是他的心头肉,生下来半年都去了四五回县医院,拿药吊着。高粱这话正戳了他的痛,两只眼都要冒火了。

    “咋的!还要我说你儿子不随你啊!那也没错,长得肯定不随你,还不知道随了哪个爬墙头的长相呢!”

    “我揍死你我”

    高粱这话犯了死忌啊,前一句说高驼子儿子,后一句说赵晓翠偷人,都骂到高驼子心里流血了,撸起袖子恶狠狠的就想上来挥巴掌,长短腿把雪地踩得一个深一个浅。

    这模样高粱不仅不怕,还觉着畅快好笑呢!高驼子这货欺软怕硬,就欠收拾!还想上来揍人了?高粱还懒得揍他呢。

    “高驼子,你想咋地!别说我欺负你,我绑着一只手咋样!”

    高驼子那底气一泄,顿时就怕了,高粱可是村里出了名的好身板,拎百罍黠粮食袋跟玩似得。冲上去了还不得反被冤枉揍了,还是自己先动手的,没处说理!

    “我我不跟你打,免得人说我欺负小孩,个缺德玩意,走着瞧”高驼子气哼哼的拎着一对好酒去村部。琢磨着跟高支书吹吹风,让高唐去对付高粱,这小子可是睡了他们家高雯丽的,最好是让高支书关了牛栏,关死者缺德东西。

    娘的!这死瘸子不认账,又少了个便宜!原本没上心的事,自个也不会真上高驼子家拿什么玩意。但是高驼子不认账,高粱觉得挺恼火!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