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八章 干这事不能吃饱饭

    高粱听着认真,心想原来还是这么回事!不过王蓉还有心思说这话,这是没ri好,没哭爹喊娘啊!高粱可不满意了,使坏的往上一顶,王蓉顿时好受上了,大力的在上面漂浮!

    忘情的交欢让时间变得虚无缥缈,不知道过了多久,高粱在下面闭着眼舒服,渐渐感觉到王蓉越来越快,身子也僵硬起来,睁眼瞧见王蓉龇牙咧嘴,面部表情极其扭曲,鼻子嘴巴都歪到一块了,最后一下严严实实坐下来,两腿紧紧的夹住。

    “喔”王蓉像只打鸣的公鷄!“我要眩了晕了”

    颤抖着在高粱身上匍匐,王蓉不住的起伏抽动。虽然没费力,可高粱还没舒服呢,捉起王蓉的大腚在手里玩耍起来,托得上蹲一点空出一段儿,捉住王蓉的芘股忘情的冲刺起来。

    王蓉刚才还僵硬的身子逐渐变软,随着上挺的加剧和冲刺的更深更有力,那层层舒畅浪头打上来的滋味,让王蓉气游若丝。“小粱,等着!我喘口气,又要被你干死去”

    高粱瞧着这势头有些急,想要慢下去,可这一缓,王蓉反而不爽利了。“小粱,还是快快快”

    高粱得了命令,知道王蓉已经适应了,频率再次加快,像台不知疲倦的机器,挿上电转个不停,直到王蓉再次汹涌的喷发。这次高粱也得到了舒爽,与王蓉的喷发融合在一起奔涌到顶,彻底融合,牢牢的缠在了一堆!

    “小粱,你这大家伙的弄法真是爽透了,要是天天让这么舒服,都要被你搞的魂飞魄散去!”

    高粱心想,这王蓉是不错,不过可不能老吊着她,自己以后也是要长出息的,不能老是守村里把女人干来干去!城里还有更多的女人呢。

    “王蓉嫂子,那不大可能咧,干这事又不能吃饱饭!”

    “呵呵!小粱,干这事想吃饱饭那不成鸭子咯!反而没滋没味不爽利。不过那些去叫鸭子的女人也是冲大话儿去的,你要是去了,她们肯定想着法子和你天天干!”

    高粱听王蓉说着可乐,也笑了!今天高粱的目的达到了,弄清楚了刘长喜和罗才小打的什么鬼心思,心里高兴。每回跟王蓉ri上了都有好事,这女人简直就是个福兴,越ri越好!

    “王蓉嫂子,咱们再来,把你今年都ri爽透了!”

    王蓉有些体力不支,还没吃中饭呢!当下连连摆手。“不行,不行了!今ri就算了,你这阵子都在村里,我到时候去找你!”

    高粱嘿嘿笑着爬下床。“行!那这事听你的,你啥时候想弄了,我保管把你弄的舒畅死,让你心满意足。不过王蓉嫂子,要是村部有啥事,高唐那老狗支啥招对付我,你可得跟我说!”

    “行了,行了!你看你把高雯丽骑的,高唐都恨死你了,你这玩意啊,就是招女人!”王蓉把高粱那话儿一拨,上下摇晃。“你看,还又上劲了呢!”

    看王蓉还上来招,高粱挺着大话儿就要上,吓得王蓉忙捂着被子藏起来。

    “那王蓉嫂子,我这事就拜托你咯!我先回家了,婶子还等着吃饭呢!”

    高粱从王蓉家出门,惦记着家里婶子该等自己吃饭了,所以走得急。没想到正好赶上。刚刚出了大力气的,高粱确实饿了,撑开腮帮子就开吃。

    婶子肖月梅眼神一直穿来梭去,瞧瞧高粱,又瞧瞧高晓晓,故意扯开大嗓门。“小粱,下雪了呢,晚上睡着冻了!”

    “还成!新棉被暖和,没啥事。”

    “再暖和也就那样啊,不好,要冻坏了可不行。”

    高粱歪着嘴吃饭,就当婶子关心,没多想。只见肖月梅又说道:“这鬼天气,冻死人呢!晓晓,你今晚上山坳子,跟你哥搭一夜脚。别让你哥尽遭罪,你在这享福!”

    “妈,那上面可冻了!”高晓晓不住的抱着小胳膊,有点不情愿,山坳子上确实冻,小砖屋的窗户还是纸糊的,被化开的雪水浸软,山风一吹,一下就破烂了,嗖嗖的往里面冒冷风。

    “婶子,不用了!不用晓晓遭这罪!”高粱咽下一口饭。

    “啥叫不要!”肖月梅语气很坚定,她可是算计好了的,哪会被高粱三两句话给说退了!“家里也是一样,天气冻,我得带着大丫和二丫,省的晚上盖不好被子。她一个人睡还不是挨冻!这事就这么说了,下午就去,天黑了路滑不好走!”

    高粱见说不动,只好继续吃菜!高晓晓吐了吐舌头,还朝高粱露个糟糕的脸sè,红嘟嘟的小脸蛋挺有意思!

    一计生效!肖月梅脸上洋洋得意,眉毛朝中间挤,两个小娃子,还能在老娘手板心里翻得出来。晚上再给添把火,保管好好的按着自个的想法把事情给办了,要是就着今晚晓晓有啥好事那就再好不过了。明年就把小梁的事跟他说,让他跟晓晓好上!

    肖月梅美美的想,嘴巴都乐歪了。

    “哟!小粱,我忘了汤!你叔还不知道啥时候回呢!你先端给你喝,别糟蹋了!”肖月梅马上舀上一大碗盛到高粱面前!

    高粱心里发苦,婶子这是要干啥呢!自个刚把王蓉弄得掉魂了,jing神得很,哪用喝这玩意!喝了晚上又没女人,那不是遭罪!

    “婶子,还是留着给叔!我用不着。”高粱推了推大海碗,眼睛有点发绿。

    “啥用不着,喝着!明天不是要冬捞了吗,热乎热乎身子!”

    喝了不叫热乎身子了,那叫上火,高粱没法子,婶子盯着呢!眼瞅着高粱喝完一海碗大汤。小丫想上来捡点肉渣渣,还被肖月梅抽了手心。

    直到高粱不剩一丁点儿,肖月梅笑得更浓了,大有淤来一碗的意思!不过寻思着多了高晓晓今晚还不得吃大亏,还是打住了,又止不住的担心。“小粱,晚上有啥事悠着点,别发愣,知道吗?嗅澺点妹子!”

    “嗯!知道了,我下午就拿浆糊把窗再糊一遍,保证不漏一丝风,肯定冻不着人!”

    肖月梅瞪大了眼珠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