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七章 大雪天里日上来

    王蓉正在家围着火炉子织毛衣,听见是高粱的声儿一下就暖和了,外面下雪都不觉着冻,忙跑出来,心里边喜的都要冒烟了。

    “小粱,我在这呢,他上县里买年货了。”王蓉靠着门,让出半边身子给高粱进去,眼神还到处瞧有没有人。

    高粱抖落身上的雪沫,挨着王蓉的身子进了屋。王蓉家房子是新的,里面敞亮暖和,关上门没一丝冷风子钻进来。墙壁上都刷的白灰,干干净净,跟一中学校那样的。地板是光溜溜的水泥铺的,平平坦坦,整整齐齐,一点儿也不撂脚,踏实舒坦!

    高粱吐吐舌头,这家伙,王蓉家有钱呢!好享受,要是再装上空调,这舒服劲都要赶上县里的宾馆了。

    “小粱,他上午不回了!有好长一段时间呢。”王蓉替高粱背上拍雪沫,眼神闪闪的说,这段可有不少时间没尝那滋味了,哪有不想的。“我们来干一下!”

    高粱身上还冻得慌,雪渣飞到脖子里去融掉透心的凉,回味着王蓉的意思,知道她又想那事了。“王蓉,这天冻得那玩意都缩进去了呢,恨不得钻被窝里,你还想干那事?”

    不知道为啥!上回也是在大早上的冻天里跟王蓉干那事的,今ri又遇上了,这女人就好像跟冻天结怨似得,多数要在这样滇濎气里ri上。瞧着这架势,王蓉这女人想要的很,两条腿都有些站不直。

    “那我找个暖和地儿给你裹一裹,冻点怕啥,进屋去!”王蓉说着,那小眼神飞过来似得,高粱当下jing神了。这女人上回那使嘴可贼舒服,这大冻天的,正好到里面裹一裹,好事!

    高粱搓着手,跟着王蓉进了里屋。里面生了炉子,进去就是一阵暖和,王蓉给高粱扒了棉衣,情不自禁的就要去嫫高粱的裤裆!

    “还真小了哟!这玩意娇贵呢,不耐冻!你躺下,我让你马上就回神。”

    高粱乐呵呵的倒床上,四仰八叉滇澤好,等着王蓉给自己弄畅快!只见王蓉妥掉鞋子,爬在高粱下半身那段,剥玉米似得剥开裤子,手往里面一揪,就捉住了大话儿,煣巴几下,高粱就觉着暖呼呼的。

    不过这回王蓉没歪脑袋下去就砸,眯着眼看着绝世宝贝似得盯着,瞧着高粱渐渐恢复的大话儿出神。

    “你看,我说让它回神了!这么大个坏东西,得多少女人才够哦!”王蓉忽然抬头瞧着高粱。“小粱,我表姐跟你咋样了,你有没有睡她!”

    高粱听着前半句,还以为王蓉不想使嘴了呢!而后面的话让高粱蓦然,这女人咋老是让他去睡仇云燕呢!“没呢!哪能乱睡女人。放出来凉,你不说给我暖和裹一裹么!”

    “看你急的!”王蓉笑着,脑袋一沉,在高粱没点准备下吱溜给吸到一大半,然后给放出来,笑呵呵的瞧着高粱的反应。

    高粱舒服的咬嘴皮子哆嗦,一冷一热的使劲舒服,王蓉这女人使嘴使滇潾好了!不过今天王蓉上了多嘴的兴致,并不急着跟高粱干那事,吞了一口又用手煣巴起来。

    “那我上回瞧见她,跟他说你怎么她有点不对劲似得,你两肯定有事!”王蓉很笃定,高粱这小犊子,才不会放着那么好的女人不打歪心思,亮出了大话儿,自己拿表姐仇云燕还跑的动腿儿才怪!

    “我咋知道?”高粱没好气的说,才舒服一下呢!王蓉这又犯上大嘴的xing子了!

    “嗯!也是,要是被你弄上了,别看她那么小,瘾头可大,还不得天天赖着你。小粱,我跟你说,对她,你就硬着ri上去,肯定没啥事,瞧见被你的大话儿ri畅快了。她往后还想着你对你好呢!

    “你咋知道?”高粱挺奇怪,王蓉说的信心满满的,好像她把仇云燕猜得死死的,她两表姐妹有这么好!

    “我肯定知道呢!”王蓉脸上讪讪的,有点尴尬,不想再说,专心伺弄高粱的大话儿,趴下去舌头一卷一卷的,朝高粱大话儿头头下面的沟沟划,给高粱弄得翘上天。那个舒服就不说了,高粱啥事也不用干,闭着眼睛享受!

    “好了!”王蓉使嘴的时候已经很荡漾,心里幻想着被高粱的粗壮深入的那种爆棚的舒服感!吱溜妥下裤头。“小粱,趁着时间足赶紧多干几回。”

    这正中高粱的下怀,两只手撑着身子就要翻起,却被王蓉按下去!

    “小粱,这次让我在上面,你那撒了疯的往里弄,我可会被你干/死去,这深深浅浅的由着我掌控,好受可比受罪的多!”王蓉三两下拔掉娃子,棉裤和裤衩一齐拔掉,的两条大腿跪在高粱面前,张开骑上去。

    边说边跨在高粱身上,半蹲着牵着高粱朝天挺的大话儿,朝腿缝子中磨蹭找准方向蹲下来!

    不用高粱在她身上啃啃嫫嫫的了,其实早就滑透了,不过王蓉还是小心的一下下往里塞,挤得一**舒服劲往上钻,渐渐的进入状态。

    高粱不需要干啥,只管着舒服,不免觉着有些无聊!伸出手去嫫王蓉的nǎi/子,不过棉衣穿得太厚,跟嫫别的地方没啥区别。这冻得发红的手冰凉凉的往衣领子里伸谁也受不了,尽是舒服享受没啥事的高粱想起今天来的目的!

    “王蓉,今ri刘长喜和罗才小咋都找上我记年底鱼钱的账,你知道不知道,这是咋回事?”

    王蓉正在好受,在上面跟划双浆的船一样晃荡,高粱的话模模糊糊听清了,这事她知道。

    “还不是上回那个外地老板弄的,人家jing着呢!瞧一眼就往里砸钱哪有那好事,想了个辙让村里给整个年底的账出来瞧瞧,有没有赚头。怕高唐和刘长喜合着忽悠他,还是分开了说的,到时候两个人的账本一对,真真假假谁也玩不了虚的。这事也緡瞧明白了,他们都被冲昏了头,杠上了哟!小粱,现在说这事干啥,我哎哟,你这坏家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