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六章 上门不能喊女人

    说了高粱还不听,高晓晓心里别提多委屈!范思思她们不止是冲吃饭去的,还有别的心思,高晓晓早就明白了。上回范思思就想朝高粱身上钻,还在自个儿面前呢!把自己当啥了?真是气死她了。

    气鼓鼓的高晓晓拉着小丫去抹脸上的血花,高粱猜不着高晓晓的想法,也没在意,把兔子肝扯出来,血淋淋的,留着喂乌嘴!

    这时候村里的大喇叭叮叮叮的放了一阵音乐响开了,村长刘长喜在里面喊话。“村民们请注意,现在公布一条重要消息,明天中午每家每户出一个壮劳力,上龙湾水库找高粱安排冬捕”

    喇叭声没过多久,刘长喜就出现在院门口朝里瞅!“小粱,我来找你商量商量冬捕的事!”

    婶子肖月梅忙过去开门,高粱刚好剥完兔子,招呼刘长喜坐下,肖月梅热切的说:“村长,中午留下来吃饭,乌嘴叼的野兔子,拿辣子蒜头炒一炒,贼香!”

    刘长喜挥挥手说不了,有事儿!不过眼神可不离那只扒好皮的大肥兔。高粱二话没说,一刀斩下去一半,硬塞给刘长喜,把刘长喜乐的心尖子都舒畅,笑呵呵的在大院里坐下。

    高粱这半片兔肉可不白给,刘长喜这会儿正跟高唐不唱一台戏呢,多跟他搞好关系,就能多给高唐那老狗添添恶心。

    “村长,是不是为了冬捕的事儿?”刚喊的大喇叭,现在人就到,还能有啥事去。高粱拍拍哅脯。“您放心,误不了,往年都能捞两船,今年只多不少。”

    刘长喜满意着点头,瞧见肖月梅转身子进屋里,压着嗓子。“小粱,你的鱼本事谁都放心,我就不瞎说了!我这还有件事儿,得让你去办,这事别人办不了,我也不放心!”

    高粱本能的觉着这事儿有猫腻,刘长喜那神sè不正经,里面估嫫着有龌龊!

    “啥事!村长您说。”

    “你小子能写会算,上过高中的人。今年卖鱼的款子你帮我记着帐,我是说你自个儿记自个的,暗地里记。罗才小那边的账你别搭理他,记好了给我,别让别人知道,尤其是罗才小和高支书。这事可要保密,知道不!”

    “村长?为啥呀!”

    刘长喜忝忝嘴皮子,眼珠子转悠几下。“我就怕被人瞎糊弄,罗才小那狗ri的簢不太对付,多留个心眼!”又说:“小粱,这事你给我办好了,年底我给你说说话,让你进村部坐个位置,白领钱。”

    刘长喜好算计呢!钱高粱估计是瞧不上了,把高粱弄进村部,跟高唐死磕去。这小子睡了人家闺女的,还不招人恨死!天天给高唐添堵。

    高粱沉默了,刘长喜说着话有点儿不着调,高粱才不信刘长喜下那么大功夫就是多留个心眼呢?肯定里面还有别的门道瞒着他!

    不过刘长喜说让自己进村部,这正中高粱的下怀!指望柳chun桃,不靠谱。琢磨琢磨,高粱还是点点头。

    “行!村长,这事我办了。”

    刘长喜笑的那个舒心啊,拍了好几下高粱的胳膊,又说了好多芘话。高粱说要留下来吃饭了,刘长喜也说不了,拎着彪只肥兔肉踩着咯吱咯吱的雪走了!

    高粱前脚送走刘长喜,还没进院子,老远副村长罗才小就穿着大棉袄冲高粱过来!“小粱,正找你呢!”

    “大雪天的冻得慌,不在家搂女人睡觉,找我啥事?”高粱对罗才小可没那么热切,他是高唐外甥,敌人来的!

    不过罗才小像听不着高粱话里的意思,一点儿也不生份疏远。“有件大事,就不进屋了,你叔婶他们在,我就在外面跟你说说!”

    高粱寻思开了,刚刚还说着罗才小呢,他就找上门了,这里面咋都透着邪xing呢!没那么巧!

    “啥大事还要挨着冻说呀!进屋。”外面确实风大,待着遭罪。

    “别!我说完就走。小粱,年底帮我记记卖鱼钱的账!”

    高粱脑袋就像被敲了一下,嗡嗡的响,冷风子一吹,高粱清醒了,忽然觉着刘长喜是脑门被夹了,原来罗才小这货根本没上过学,大字不认识几个,还记个芘的账啊!

    “记账不是会计老宋的事儿么?这事我咋帮!”高粱有点不待见人,凭啥帮罗才小!何况刚刚答应了刘长喜的。

    “老宋那把老骨头,这天气还不给冻死在外边,年都过不去了。小粱,这事你帮我办成了,来年分地了我把你家往前靠!”

    高粱心里呸了一声,这罗才小就是没眼力见,他家的地就一个人的份子,都给婶子家种了,往前靠有个芘用!高粱没做声,罗才小顿时也有点儿明白了,脸上抽抽,这招于高粱这不好使。琢磨个说法让高粱东西!

    “小粱!听说你想进村部干活?”

    “谁说的!”

    “高支书呢!上回我听他还在骂你,说没门。”罗才小说。

    高粱恨得牙洋洋,这老狗,就让柳chun桃把那事给他捅个窟窿,让他老脸没地儿搁!

    “小粱,这事要是办成了,我给你找找路子,让你在村部挂个名,白拿钱的那种,中不中!不过这事谁也不能说,记了账马上给我,谁也不给看,特别是刘长喜,防着他!”

    “那好!”高粱心里就跟个算盘珠子似得,哗啦啦的拨弄算计开。刘长喜要记账!罗才小要记账!今年这点卖鱼的账咋成香馍馍了,还想着法子坑对方来着,这里面肯定有大问题!

    得闹明白了,没准能瞅着大机会!高粱寻思着,朝屋里喊一声婶子说一声,先出去会儿,晚点回来吃饭!高粱要去找王蓉,她是妇女主任,或多或少知道这里面的门道!

    大雪封路不好走,踩着滑溜溜的雪沫子过去。外面是白瓷砖,瓦片被雪盖着,王蓉他家白的跟挂灵堂似得,远远的眼神不好使都瞧不见。

    “刘三元!”

    上门得喊男人,不能冲女人去,不然被人笑话的偷女人。何况高粱还跟王蓉把那事干上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