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饺子和嫂子

    面是自家地里的悍麦子面,又白又劲道,肖月梅手巧,一个个圆嘟嘟的饺子朝锅里滚三滚。热气腾腾的起上来,搁点香油搁点醋,沾着鲜綔骼口大葱,舌头都能吞进去!

    好吃不如饺子,好玩不如嫂子!吃了饺子玩嫂子,嫂子甩开大腚子

    高粱甩开腮帮子,一口一个满嘴香,正当吃着欢呢!乌嘴一下从院里窜进来,嗤嗤的打响鼻转悠开!

    “哟!乌嘴这鼻子老灵了,山坳子里都能闻着饺子味儿,下来抢食了”肖月梅端着碗呵呵笑,夹着一只甩乌嘴腿边,谁知道乌嘴理也不理!

    “糟践东西,咋不吃呢?小粱,它咋咬你裤脚”

    高粱哗啦扔下碗,夹到一半的饺子都吃不下了,哐当掉了筷子!挪开椅子脚撒腿就走

    乌嘴跟在前面蹦贬濜跳引路,嗷嗷嗷的狂叫,整个高阳村的土狗马上跟着附和,热闹而紧张!

    高粱心里一紧,出事了!龙湾水库出事了!乌嘴是多好的狗,生人靠不近,扔吃的毒不到,高粱不在,从不下山坳子趴母狗。今ri没声没息的下来,给饺子都不吃,使劲咬高粱的裤脚,肯定是出事了,还是乌嘴对付不了的事儿。

    有人偷鱼!高粱脚底下就跟装了小轮子似得,一阵风似得朝山坳子里跑。娘的,没在几天,都翻了天去,居然敢上这来得瑟,又是那个村的痞子不记着打了,揍死那个贼偷!

    “二五二五”乌嘴狂吠不停,它跑得比高粱更快,到了山坳子没了影子,一会儿滚似得跑回来。

    高粱还在半山腰,就瞧见几个混子追着乌嘴扔石头,乌嘴且战且退,把他们朝高粱引。

    “妈拉个巴子!”高粱眼睛都红了,疯了一样的往上面追过去,在门角落里顺手拎的鱼叉又白又尖,瞧着都吓人!

    三个混子瞧见有人,还拿着家伙,赶紧往后面的山坳子里跑,高粱簢嘴在后边追。高粱今天是上了火,好好一顿饺子都没吃香,不把几个痞子绑了送派出所咽不下去这不爽快!

    他娘的跑啊!山坳子上边是水库和老林子,看这几个痞子往哪跑!

    那一池子水横面前,几个小混子哆嗦几下牙,硬着眉头后退,一转眼,顿时心里一宽。“娘的,怕个鸟,才一个人!”

    高粱单枪匹马,三个痞子一下就壮了胆子,龇牙咧嘴的找家伙,靠小砖屋边上高粱用来疏水沟的搞头和耙子被三个痞子掂手里,恶狠狠的朝高粱对峙!

    “狗ri的,水库贼大,老子下一网子碍着你了,弄死这傻子!”

    “煞笔!又不是你家的”

    乌嘴森白的犬牙白森森的碜人,狗爪子不停的刨土,把几个混子吓得心里着慌!高粱却在琢磨,这三个孙子一定要全逮住了,不能漏上一个!好好教训教训,居然惦记上这了,那还了得,自个以后不常在,还不知道要弄出什么事来!

    高粱有了算计,朝小砖屋慢慢挪脚,几个混子顿时来jing神了,还以为高粱怕了,自己这边三人呢!揍不死一条人一只狗才怪。

    高粱靠着门缝,手一嫫,圆圆的炮管指着三混子,黑洞洞的炮口子吓得仨痞子猛一哆嗦!

    “娘的,谁跑!谁跑我开枪打死他。”

    噗通,有个痞子当下脚软,尿了一裤子,浉乎乎的冒热气。另外两人脸上惨白,脚下哪敢挪移丁点儿,好像踩着枪口似得,挪一下就得走火,背心窝子都浉透了,没成想,遇上炮管了,这玩意挨一个子,不要命比要命更碜人!

    这时候高根明带着村里的大伙儿一起赶来,团团围起来,几个带了绳子的当场就给捆严实了,宰猪一样绑,嘴里还给捂烂臭布。

    “狗ri的,哪个村的,上高阳村老当贼偷了,揍一顿送派出所!”

    “对,打电话给刘所长”

    “先揍了再说,小粱没事!不长眼的东西,当咱们高阳村的都是泥人了”

    “是石塘村的,我认识他叫石彪子!”

    大伙一阵嚷嚷,有心急的已经上去踢暗脚了,踢完了往人堆里缩,石彪子几个痞子吃了暗亏,找也找不着人!

    “别吵吵了!别管哪个村的,人别揍了,报个案送派出所去!”高唐挥挥手,对几个混子兴趣不大,脸沉得跟黑沟水似得,冲高粱去。

    “高粱,你村里的钱白领了,贼都偷到这来了,村里的鱼丢了,谁负责!”高唐义正言辞,说的高粱像犯了大错事似得。

    瞧着这样,高根明说话了。“高支书,话不是这么说的,小粱抓了贼,立了功呢!鱼也没丢不是。谁还管得住贼xing,石塘村的要要上这来偷,小粱也没法子啊!”

    电老虎霸道,高根明虽然老实,可管着十里八村的电,有本事面儿广,村里也是有几分威望的。他说话在理,大伙都心里点头。

    高粱也不错,逢年过节的给大伙送肥鱼,大伙儿也记着。再说理在高粱这,还有上阵子高唐不让大伙卖菜给高粱,眼瞅着钱让别人家赚了,大伙儿自然对高唐有看法,心底儿向着高粱。

    “啥叫不这么说了,高粱干啥了,还守水库呢!人呢,跑县里了,村里的钱都养人吃白食了。”

    高唐这么说,还真说上道理了,高粱开始理亏。这阵确实没顾上,要不几个痞子都上不了山坳子,怎么说高粱也是有羽任的,只不过高唐狠,逮着这点事儿不放手。这老狗想咬我一口!

    “高粱,水库的活还想不想干了!不想干有的是人干。”

    “高支书,我不想干了,柳chun桃能干咧!”高粱抱着彬子,心里面冷笑,狗ri的苾上小爷了,小爷拽着你的把柄还没用呢!

    大伙儿稀里糊涂没听懂,高唐可是心里一慌,秋ri的高粱地里,他和柳chun桃可是被高粱逮了个正着。这小畜生,没想到还惦记着!高唐顿时就跟被勒住脖子似得。狐狸没抓着,还惹了一身的sāo味!

    一肚子火没出发,几个贼偷就倒了霉。“还看啥,揍一顿啊!揍完了送派出所,就说追在山沟子里给磕伤的!”高唐愤愤的拨开人群,下了山坳子没影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