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三章 开春暖和就能干

    “不成!”仇云燕拒绝的干净,瞧着高粱那丧气撇嘴的劲,心里面乐呵!也有点小感觉了。“这是在办公室呢,等下洪德宝他们还得来领钱。”

    高粱没借口了,可心里还是不甘心,每次都没说出个道道来。觉着仇云燕在吊他胃口,就像自己吊柳chun桃胃口一样,就是不给ri!高粱急了,过了这一茬,放了寒假,今年是ri不成了的。

    “那总得说个时间啊!”高粱猴急猴急的,恨不得现在就上去扒仇云燕裹在身上的紧身衣。黑条子毛衣绷得紧凑,挺翘的哅口和儿被束得齐齐整整,光看着都嘴巴干!

    “云燕姐,明年开chun了,天气暖和,那时候我们再把那半下干进去,就这么说定了!”

    高粱急匆匆的的拿钱跑出仇云燕的办公室,不给仇云燕多话说反对的机会,多说了反对也不听!

    袋子有票,走路唱调!

    从一中学校出来往回家的路,高粱信心都是满满的。仇云燕一共给高粱结了九千块钱,连本带利不到一个月就捞回来了还剩蟼惉头。

    这就从脚底子下面往上冒底气一样,觉得自个高上了一大截,在高阳村里,都能斜着眼睛瞧人了!

    料峭冬ri,树头上连只寒鸦都不落,龙湾河的水也枯了一大截,看不见鱼游,大片的卵石光秃秃的看着磕碜人。

    可是高粱还是非常的欢快,唱着不知名的调子,把车子开的倍儿响!唯一不够舒心的是,大马路上瞅不见一个人,都窝在里坑头上抱女人孩子去了。

    高粱撇撇嘴,小爷长了大本事,赚了大钱了,也没人听我说道说道!那小爷就闷声发大财,到时候馋死你们。高粱又乐呵上了!

    “婶子,今儿去擀点面皮,我割了肉回来,咱们包饺子!”大院子还没迈进去,高粱就开始咋呼开,声儿高的很,怕别人听不见似得。

    谁想叔叔高根明今ri也回家了,探头瞧见高粱眼睛望天,觉着这孩子咋浮躁了,可不是个好事!不实诚踏实。

    “小粱,咋回事!这没过年没过节的吃啥饺子?”

    高粱一回神,原来都到家了,那还神气个芘,收了收膨胀的底气,嫫嫫脑袋挺不好意思的。

    “你知道啥!小粱做了大生意,比你装电有出息多了,不用干活净拿钱!今儿肯定是发钱了!这是大事呢,比过年节还大,咋不值得吃顿饺子了,我赶紧去和面去。小粱,想吃什么馅的!”

    肖月梅风似得跑出来,朝高粱的肩头嫫嫫,高兴的不行!

    “白菜猪肉馅,肉随便放!婶子,九千块!不过先不能还你,我还得留着买菜。”高粱也高兴,今天是大事,就得让叔叔婶子高兴高兴。

    “还啥还!留着娶媳妇。”肖月梅眉毛都要飞起了,脸上倍儿有面,赶明瞧见那些女人,得好好说道说道。

    “当家的,你瞧瞧,小粱这孩子,才一个月呢,啥事没干,都快赶上你半年了,这出息,谁比得上去!”

    高根明琢磨着点点头,侄儿冒出息,他也欢喜!不过对自己女人有点不满,这闹仗,晚上得治!就着王八汤好好治一治。

    “叔!我上高驼子家打两斤酒,中午跟你喝一口。”

    高粱一溜烟跑出院子,心里边喜庆,这还没过年呢!緡着年味了,还是在家,有钱更好,顿顿吃饺子!

    肖月梅赶着去和面,高根明烧水,两个人都透着满意!

    肖月梅焦急,说道高粱长出息了,能赚大钱,得赶紧把他跟高晓晓的事儿给办了。有钱了有狐媚子缠,冲钱去的,要是让高粱领回家咯,那还不糟心。自家晓晓小女娃子可不得抹眼泪哭死去!

    高根明说这事不急,让高粱先干一阵,攒够钱把房子翻一翻新再说,刘三元家都铺瓷砖了,自家还是红砖房,被比下去了。再说高晓晓还小呢,继续上学!上好了学又是个有大出息孩子!

    “有啥大出息,大出息也是个女娃,还野了心。像他们家高雯丽,过年都不回家了,哪还记着咱们村里人哟!”

    肖月梅可不这样想,男人有出息不就行了,女人cāo那么多心干嘛!看好自个男人就行。

    “婶子,你说得啥?高雯丽不回家过年了?”

    高粱从大院里进来,正好听着婶子说的,心里面有些失望。高雯丽不回了,又是大半年见不着。婶子说着没错,女人会野了心,尤其是没ri好的女人,高雯丽说不准瞧不上他了!

    心底里面,高粱对高雯丽是又爱又恨,总是提不起底气,就算兜里踹足了九千块钱也一样。

    “小粱,你不是上高驼子家打酒了,酒打回来了?”

    肖月梅眼尖,瞧着高粱那不得劲的样子,张嘴就提高雯丽,就明白上了!心里咯噔一跳,防来防去,没防住这小sāo妮子。不成,得赶紧让高粱和高晓晓把事儿办了,那才稳妥!

    “没呢!高驼子家的酒都是兑了水的,坑人!赶明我给叔提对好酒喝。”好好的心情儿,让高雯丽给整黄了,高粱一声不响的回屋去。

    “当家的,咋办!小粱被高雯丽那妮子迷住了,你看那样!浑身提不起劲呢?这小sāo妮子,好本事呢!”

    “我咋知道咋办?你不一直在算计么,问我咋知道!”

    提到这事肖月梅更揪心,急的直跺脚也没法子。“晓晓那笨妮子,都跟小粱睡了几次了,啥事也没成,那个夯货!”

    “小粱也怪,个半大小伙火力足着呢!搂着晓晓软乎乎的身子就不想那事,你说怪不怪,不是那玩意不行!”

    两口子眨巴眨巴综,对瞧上了!

    “下回也给小粱整碗王八汤喝了,让晓晓晚上就去给小粱暖被子,老娘就信了这邪了,能不整出事儿来。”肖月梅把面团在盆里和的梆梆响。

    高根明一瞧,头闷灶头里生火。“嚷啥嚷!不就干那事吗?你看你这身子劲,我不在家全往身上钻,今晚好好给你松松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