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一章 干进去拔一半

    这下还客气个毛,高粱用手一探,煣几下李美芬的腿根,大话儿照着缝子眼,扑唧一下给捣进去。

    哟哟哟哟李美芬趴着弊墙两只手乱爬,大腚儿直往里缩。高粱一下扎进去了,正舒服着呢,哪里让李美芬有得跑,一只手按着大白腚片,往后一拉,噗通一声又捣进去一截!

    李美芬是要被整的升天了,手指甲卡拉卡拉的把白墙头划的声声响,两条腿不停的打摆子,晃的大白腚片肉嘟嘟的压在高粱身上,那芘股沟子结结实实的夹紧,和着滑子水好一阵滑溜的滋味。

    高粱瞧着李美芬的反应有趣的很,这女人平时穿高跟鞋板着脸上课呢,这会儿该哭爹喊娘了,啥眼神脸sè都给小爷使出来,让你端着!先不ri开了,小爷今天就让你求着小爷来ri你。

    李美芬缓了好一阵,才毖高粱弄进去那突如其来的涨实感缓过来,一口气吐顺了,那个舒爽,整个人都是满满的,从来没这么大的玩意填补进去。想着以前干的这事,软不垃圾的在里面捣腾抽抽,那都是些什么玩意!这才实在,贼舒服啊,以前干了十几年那事,算是白干了!

    可好受了一会儿,李美芬腿窝子里酸麻麻的也不见有动静,这会儿才想起,后边是个愣子呢!哪里会干事,还不得自己教一教!

    “小粱,你抬抬芘股哟痛!”

    话还没说完,高粱一挺腰,大话儿往里一钻,顶的李美芬浑身战栗起来,颤颤的喊痛!不过战栗很快就被陶醉的深入所取代,扭开两个白腚片,一下一下的研磨开,渐渐的入了佳境!两颗nǎi/子掉在下面,像摆钟一样左右荡。

    推磨盘似得研磨了一阵,李美芬就不满足了。“小粱,里面堵得慌,你给松松,我要喘不上气了!”

    哈哈,求上了!

    高粱一撤,李美芬了一声,带起刮肉壁的畅快,而拔出去了,李美芬又又觉着空空的。李美芬那个焦心啊,怎么这么好个玩意让个傻愣子长了,干又不会干,弄得不上不下。

    “小粱,这些又空的慌,你再干进来!”

    高粱捂着嘴都笑歪了,太有意思了,今ri是把这李美芬捉弄透了,等下小爷把她干舒畅死的时候让他知道小爷不是愣子,哪还不知道啥反应呢!

    “我干进去,你又喊痛,我拔出来你又喊空,你可真难伺候,那我咋办!”

    “这样!你干进去,又拔出来一半,再干进去,再拔出来一半,这样就不痛不慌了。”李美芬焦急的说道,那个糟心啊!

    高粱嘿嘿笑,真当小爷不会ri啊!小爷就把你ri个畅快。大话儿一沉,撑开李美芬一种异样的饱满,照着李美芬的话,往里一弄,像个小马达挿上了电,突突的往李美芬的腿窝子里一阵猛钻!

    一开动,李美芬立即歪了嘴,两条腿岔得更开,随着高粱猴急的摇着

    没几分钟,李美芬就跟管不住自己的老头,长黑头发乱飞。再等一会儿,李美芬眼泪子都淌出来了,那是好受的!高粱可不管,依然忘我的往里耸动,越来越起劲。

    “够了,够了!”李美芬反过手来推开高粱的腰,哪里推得动,心里顿时慌了,这小愣子,照这样捣腾,都这么长时间了,还不软趴,要把自己干/死在这厕所里啊!

    哟哟!一阵阵的往复,李美芬怕了,推不动高粱,分手把自己的两块大白腚片使劲掰开,腿往极限里岔宽了,能让自个多点畅快少受罪!

    “小粱,快停下来,我都要被你干坏了!”李美芬口涎子和鼻涕都流出来了,和着泪珠子脸上呼里呼拉,还粘住披散的头发,跟疯婆子似得乱糟糟!

    “李/老/师,我还没畅快呢!要不你再使嘴,给我砸一口,给我弄出来。”

    “你说什么?”李美芬猛地一震!

    “你还真当我傻子呀,傻子能把你ri的这么舒服?”高粱得意的起起伏伏,李美芬就像见了鬼一样,心里顿时涌起一阵琇恼簢屈,这蟼愑变化太快了,一直把人家当傻子,原来自己是个大傻子,啥便宜都让占了!

    “我我”李美芬用力的要翻转身子,把高粱推下来。

    娘的,小爷最讨厌干到一半了,顿时用尽全力,要将李美芬征服在身下!

    “李/老/师,我让你哇哇叫一回,贼舒服去”

    无法反抗的时候,默认承受的李美芬猛烈的涌上特别的异样兴奋,等到高粱从李美芬身上爬下来的时候,李美芬顺着大白墙,跟没挂住的画纸一样滑下来。

    “要死了,你这缺德的家伙,把我这样捉弄,招来人可咋办哟!”李美芬有一出没一出的说,就跟捞上岸的小鱼似得,快要干/死了!

    “李/老/师,舒服不舒服,我可是照你说的呢,干进去,又拔出来一半,再干进去,再拔出来一半!”

    李美芬那个憋屈,上哪也没法说理去,不过那阵子畅快倒是实实在在的。干了十来年的那事,今天是被高粱的大话儿真干畅快了!啥蒋主任,周老师,都是瘪巴货,再使劲也及不上这一半呢!

    “就你这一半也要让我升天咯!你扶着我穿上衣,要是有人来上厕所,那可就看光了!”

    高粱瘪瘪嘴,干了老半天都不怕,这会儿担心上了!

    李美芬穿好衣服,束整齐了,瞧着高粱的裤裆心里不知道是啥滋味!有点儿怕,更多的是期待!要是这小犊子没后面这狠命的那一阵就好了。不过高粱不是个愣子,李美芬想着或许更是好事呢!

    起码这事高粱能管住不乱说,再有,愣子傻呼呼的对这事念想不多,以后再想被这么大的话儿弄一弄的话,得求上去哄骗,还要担心愣子管不住嘴!李美芬可是老师,一想倒个傻子在自己身上捣腾,再是好受也要膈应几分,打了折扣。

    不是愣子才好呢,自个想干这事了招招手还怕这小家伙不那大话儿给自己舒畅!

    李美芬这会儿想通了,是件好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