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七十章 装愣子随便干

    这十足的傻愣子的说话,高粱朝李美芬洋呼呼的nǎi/头上没声没戏的一撵,李美芬一下就像被针扎中了似得,一阵好受劲涌上来,嘴里不停的喊哟哟哟,脖子一伸长,朝天上吐气!

    娘的,还老师呢,还不照样让小爷弄得哇哇叫,哭爹喊娘!高粱脑子里忽然起了歪念想,要是李美芬站教室里,自己把她从后面这样一ri上,那得是个什么场景!

    老师!高粱这会儿又想起了张玉香,那样的好女人,不由得咽下唾沫,比眼前的李美芬了不知道多少。可再好也在念想里的女人,手里还嫫着不好的女人实实在在的nǎi儿。

    甩掉脑子里的瞎想,高粱开始专注照顾李美分的nǎi/子,原本是打算去把仇云燕上回没弄进去的半截弄进去,不过那仇云燕跑没个影儿。这李美芬是自己送上门来的,不ri白不ri!嫫nǎi/子撩上李美芬的sāo劲,把她按墙头就给骑了。

    李美芬被高粱拨的哅口气闷,哅口好像秱悺了大石头似得,一阵一阵的酥麻麻从nǎi尖上散开去,弄得李美芬身子扭个不停!

    瞧着李美芬受上劲了,高粱就要开始蟼愳皮子了,不急着忝弄,先用舌头打绕绕,然后使劲砸吸缀。这李美芬是ri多了的人,平常的招儿可不好使,得好好用力,让她受不住求着自己往上干!

    高粱专心,低着脑袋像头小猪一样在李美芬身上拱来拱去,李美芬就跟高粱放过的老牛似得,背上洋了,把墙壁当大叔,朝上面不停的揩洋,眼神半眯着歪嘴巴好受!

    哟!个二愣子这嘴皮子使的,肯定是哪个缺德的玩意给他看毛片了,舌尖子都活了。饶得李美芬一阵眼晕,她可是上了大阵仗的人,任蒋兴权那老掉牙怎么咂嫫都受不上劲,身子不热乎,只有直接捅腿窝子,才能填的满!没成想今ri被高粱给撩出来了。

    老娘不亏,这傻子弄得舒坦死!

    说不准这傻愣子还是个童子鷄!这小俊脸儿,李美芬咽咽唾沫,吃下去尝尝味儿?这会儿李美芬都不想套话了,被撩上了劲,哪还管仇云燕,先爽利了再说。

    李美芬正迷糊这,高粱的大话儿也慢慢jing神了,挨着李美芬的大腿,硬硬得顶着!李美芬心里噗嗤一笑,这傻愣子,拖拉机那破玩意钥匙把手也装裤兜里,正好找这借口妥了这傻愣子的裤子。

    “小粱,把你兜里滇濟疙瘩拿出来,撂得我痛了!”

    “啥铁疙瘩?”

    “就你那拖拉机的钥匙摇把手,别骗我了,我认着呢,快拿出来!”李美芬说着用手去搂,硬邦邦的,可是嫫着又不像铁疙瘩啊!

    高粱明白了,李美芬这是把小爷那大玩意当拖拉机的摇把手了,那小爷就吓吓她,教训教训!上回柳chun桃被大玩意挑飞了,高粱瞧着就有趣,捉弄的心思浓浓的,急着想看李美芬震撼的样子。

    “啥钥匙摇把手,我没带啊!”

    “还不认呢,看我不把你拽出来,可妥你裤子了!”

    李美芬从高粱的裤头嫫进去,一把逮住,脸上猛地一抽,眼珠子跟死鱼一样翻个不停!那可不是啥铁疙瘩,手里慢慢的肉呼呼,jing神劲道,热乎滚烫,把李美芬的心都要烫慌了!

    就跟见着鬼似得,李美芬急不可耐的褪下高粱的裤头,脑袋往下一瞧,大话儿挺翘着扑面而来,正好竖在李美芬两只眼当中,这么一下李美芬就像看见了一根张伸开了手臂都抱不住的大柱子!吓的猛往后一退。

    “唉呀妈呀,这驴货子啊,咋让个傻子给长了!”

    李美芬看着高粱的大话儿都眼晕,唉呀妈呀都说出口了,那还像个当老师的,跟ri不好的柳chun桃差不多了!李美芬心里头直揣揣,又是可惜又是眼馋。

    “呵呵”高粱憨笑几声,心里面爽翻,今ri小爷就骑了你,让大话儿好好干一下!不说小爷是愣子么,小子就愣上了,愣子啥事都能干,按倒骑了这李美芬也没话说。

    高粱还没动手,李美芬却先动手了!伸手就抓着高粱的大伙伴,撸一撸,实实在在的感受一番,腿窝子里干久了的滑子水居然还没开始弄就流开了,实在是极想被这大话儿进去干一下!

    “小粱!姨今天跟你玩个更好玩的,但是你不能跟别人说知道吗?就是你姨你妈也不成,一个字都不准说,知道不!”

    高粱捣捣脑袋,不就是干那点事吗?ri了你还沾了大光了,谁爱去说!

    得了高粱回应,虽然傻呼呼的没个保障,但李美芬已经有些忍不住了,瞧着愤怒的大玩意,那个劲道,李美芬心里又有些没底,不知道受得住受不住,受不住了,那是受罪!

    不过总得试一试,不试试吃肉都不香,先用嘴比划比划看!李美芬想。

    “小粱,你退一点,姨今天帮你给照电影里那样试试,看看好玩不好玩!”

    高粱退一步,给李美芬留够空间,让李美芬能蹲得下去。这会儿李美芬张张大嘴,活动活动腮帮子肉,咕噜噜的吞口水。然后牵着高粱的大话儿朝红红的嘴皮子上靠一靠,慢慢的一截截吞!

    吞到一半儿,李美芬就觉着整张嘴里都塞满了,嗓门都要被涨开,李美芬的嘴比较小,才显得非常的艰难。可是李美芬锲而不舍,吐出来一截,再有慢慢颔,大话儿贴着李美芬的腮帮子进去跟李美芬软滑的舌头挤到一块,舒服的高粱直抽冷子!

    娘的!舒服死了,高粱咽了咽唾沫子,手撑着李美芬的脑袋,往下面按!李美芬不像王银花不知深浅,又担心高粱好受上犯愣xing子,赶紧吐出来,不吃那个亏。用嘴试试就好了,这说明下面也受得住,好受劲会比受罪多,这大话儿从没见过,一定要干一下!

    “小粱,现在你照着电影里那样弄,用你的话儿朝我弄!”李美芬嗖嗖的扒裤子,大白光腚蹦出来,黑呼呼的大门户再次对高粱开放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