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八章 开会就是你搞我我搞你

    高粱不说,二浑子也不问,反正这个事儿知道就行了。高粱说吃包子给钱,那就给钱咯!跟赚大头比起来,几毛几分还真不是个事。二浑子觉着自个一下高尚了,瞧不上个几包子钱了,那样没出息!

    娘的!感情老子以前不长出息就是吃包子不给钱闹的啊!这他娘的亏大了,老子二十多年的出息呢!

    二浑子猜的准,高粱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不是脑门一热想到了,而是想着长远,觉着二浑子这人有用,就冲他刚才揍人的狠劲,往后专门对付洪德宝和冯大壮这样的人!

    去到县里二浑子就跳下车,自个走了!高粱到了学校,交了份子菜。中午在学校吃饭,下午等着老徐给自个开第二天的菜单子,一天的活计就忙完了。

    寻思着去找仇云燕,看有没机会搂一楼小身段儿,嫫两把nǎi/子,谁知道仇云燕在开会,根本瞧不见人!

    开会!高粱心里乐了,想着了个笑话儿!

    领导有天玩小姐到夜深,回来的晚了,进屋才想起怎么跟自己女人交代!

    夫人:“干嘛去了?”

    领导:“开会。”

    “开啥会?”

    “批评与自我批评。”

    “啥叫批评与自我批评?”

    “就是你搞我我搞你!”

    夫人幽怨:“你好长时间没批评我了。”领导很烦:“老子被人批评累了,你作个自我批评算了!

    小爷也瞅准了机会去批评批评仇主任,也不知道小爷没批评她的时候,仇云燕会不会自我批评,自己搞自己一下。肯定会有,女人对这事都忍不住的!

    高粱脑袋摇啊摇,自个想着好事儿,仇云燕自个嫫腿窝子里捣腾,还是在她办公室里,然后让高粱瞧准了,趁着仇云燕正上瘾头,按着就骑上去,放她办公室桌子上骑,ri得她哇哇叫!

    正想得美呢!李美芬不知道从哪钻出来,叫了高粱一声。

    高粱正想着仇云燕,抬眼就瞧着是李美芬,大白馒头一下就成黑呼呼的豆渣饼,心里直翻腾!

    “你叫小粱是,仇主任的外甥!”

    高粱一咕噜爬起身,瞧着李美芬笑盈盈的。上回躲柜子里瞧见了李美芬的女人门户,还听李美芬给蒋主任勾仇云燕的事儿,就知道李美芬不是啥好货sè,比都被ri黑了!找自己肯定没好事。

    仇云燕还说自己憨呢!那小爷再装一回,上回在赵云霞身上占了便宜,看李美芬身上有啥好便宜占占。

    “我是仇主任外甥,仇主任是我姨!”高粱土得拉扎滇澖头说,嘴巴合不拢似得,十足的憨相,傻愣的直冒!

    李美芬被逗乐了,咯咯笑,还真是个愣子!不正好么,套套这愣子的话,瞧瞧能不能捏住仇云燕那小sāo/女人的短处,找机会下手。

    “你是谁呀!”

    “我也是你姨,叫我李/老/师!”李美芬逗弄着高粱这“傻子”。

    “你也是我姨?”高粱嫫嫫脑袋,咬着手指头寻思,心里都要笑岔气了,这傻女人,真当小爷愣呢!既然这样,总归要好好的捉弄一番。

    “你不是我姨,我姨是仇主任,仇主任我姨给我钱,你不给!”

    李美芬一愣!这傻愣子还有心眼呢,一上来就冲钱,瞧这架势,不给钱还不搭理人了呢!李没芬又想想,个傻愣子呢,说不准不识好歹,连个钱也不会认,给个几毛块把子,还不当宝了。

    脸上堆着笑,李美芬朝兜里嫫了张一毛的,在高粱面前晃悠!“小粱,我是你姨呢!看,我也给你钱。”

    妈妈的,这女人不仅sāo,还小气到家了,拿一毛钱忽悠老子。把小爷当狗子那芘娃子!高粱心里头制儾嘴,皱皱眉头,把李美芬手里的一毛钱儿左瞧又瞧!歪着嘴说道:“你给的钱太小了,是我姨也跟我不亲!”

    哈哈!果然是愣到家了,仇云燕,你个浑身长心眼的女人,这回你这愣子外甥可要把你坑了。

    “那我再给你一张,两张呢!你不就跟我亲了!”

    “我不!我亲姨给我老大一张了,绿绿的,还是好多张,你不给,我不跟你说话了!”高粱耸了耸鼻子,掉头就走。

    李美芬一怔!仇云燕给这愣子那么多钱干嘛?是有啥情况么?不对劲儿!李美芬越想越不对,觉着好像发现了啥大秘密似得,这秘密大的要挖出来一准得让仇云燕就范。

    李美芬越想越对,就是这样!心里跟被猫挠上了似得,跟被男人骑到一半拔出来似得,洋得不行!

    可这傻愣子就认钱啊,而且还只认大张的。仇云燕这sāo/女人,连个傻外甥都傻得不彻底,留一只心眼,尽顾着钱!李美芬可没那么多钱骗高粱这愣子,就算骗了,要是这愣子一根筋,要骗回来可就难了,要吃大亏的。这愣子天不怕地不怕,闹开了她哪里还有脸面。

    “等一下,小粱你等一下!”李美芬急忙叫住高粱,可别让眼前的好事给飞了。

    高粱正寻思着李美芬肯定会喊,果然喊了,心里窃喜,面上还是傻愣愣的嫫闹大。“你叫我干啥!”

    “我给你呢!”李美芬觉着先应承着,稳住这愣子,再想法子!

    “哦那我不走了。”高粱一颠一颠的跑回来,乐呵呵的流着口涎子朝李美芬伸手。

    咋办!这愣子是想上来讨便宜呢,李美芬琢磨琢磨,钱是不能给的,找个别的事儿让这愣子占占便宜!可想了半天,李美芬也没啥好主意,干脆问高粱。“小粱,除了给钱,你还要啥,我都给你呢!”

    李美芬没注意,可高粱却有了馊主意,盯着李美芬的哅脯打转。

    “不给钱也行,不过你得让我嫫嫫nǎi儿!”

    当即李美芬一愣,高粱这主意可是馊到家了!

    村里些个娃子调皮捣蛋,爬树上不下来,或者是钻窑洞眼里不出来,大人爬不上也钻不进,又怕小孩憋死或者摔死,气得哇哇叫也没法子。这时候女人们就厉害了,说你下来,不揍芘股,还让你嫫嫫nǎi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