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七章 花钱了不得劲

    “没啥事,正卖菜呢!”

    “还没啥事,罚款一百一个,马上交钱!”杜碧癞眉头硬起,瞪着高粱伸手要钱!摆明了把高粱讹上了。

    “交个卵子!你妈拉个比。”

    二浑子不知道啥时候赶来的,在后面兜头一杯热豆浆全撒杜碧癞脑袋上,把头上的癞子头弄得花白粘糊,刚冲的豆浆水能烫掉皮,杜碧癞杀猪似得嚎!

    “你妈拉个比,杜碧癞,你他娘的招子被拿去当踩了,罚款罚到冲我来了!我弄死你这狗东西”二浑子边骂,脚底下又是啪叽把杜碧癞踹成滚地葫芦,一下把杜碧癞滚进边上的淤泥坑子,杜碧癞沾豆浆的白脑门一下就扎进臭黑沟,拔出来的白的和黑的和着癞子头,比唱戏的丑角还喜庆。

    杜碧癞咕嘟嘴角流出黑污子水,连呕几声,脑门被沟里的水了,耳朵尖子都要冻掉。这边还没醒神,二浑子大耳瓜子跟蒲扇似得把刚爬到一半的杜碧癞拍到地上。

    “娘咧,这坏的流脓水的货,咋又回来作害了!”人群里有人把二浑子认出来,小声点嘀咕开,生怕二浑子听见,藏藏掖掖!看二浑子揍杜碧癞这下看的心惊肉跳。

    几个小贩齐齐咽了口唾沫,心里发苦,二浑子他们哪敢不认识,收过他们钱的,龙湾乡最大号的痞子。听说去了县里,咋不上县里去作害了,咋又回来干嘛啦!

    杜碧癞这会儿终于醒事儿了,不忙着爬起来,爬起来准得挨揍,聪明的趴上地下往上瞧,一看是二浑子,心里哇凉哇凉的!

    “军军哥儿,我咋把您给撞上了,我”杜碧癞连着求饶,二浑子可是打折了人腿骨头的狠角sè,不管犯没犯着,先求饶了再说,可以免了打。可潜意识里,杜碧癞还是觉着自己挺冤枉的。

    没招谁没得罪谁,收点子罚款,后边还靠着乡镇府呢,二浑子以前不也这么干的么!

    几个小贩瞧着二浑子揍人揍得狠,杜碧癞吃了大亏!心里顿时有些不安。这事儿是他们挑起的,杜碧癞挨了揍事后没胆子找二浑子的麻烦,估计会把他们恨死去,而且这事二浑子上来就揍人,不明不白的,要是杜碧癞挨了冤枉揍,那才叫鱼心呢!

    “军哥儿,先先抽口烟,舒口气!”

    二浑子也揍舒心了,瞧着老少爷们看他都是敬畏,心里头畅快得意,叼上烟头。“杜碧癞这没卵子的东西,出门不带招子,收罚款收我哥头上来了,我这阵没在乡里,是不是瞧我眼生了,欺负上门。”

    几个小贩心里头一跳,原来是这么回事,那今儿是杜碧癞冒出来给他们顶了顿揍啊!那小子居然跟高二军是亲戚。

    “你们几个还有烟吗?给我一包!”二浑子正抽的舒服,瞧着高粱在那边,一拍脑门,光顾着自己了。

    “粱哥!抽着,刚才没啥事,我帮你揍了他一顿,这孙子不开眼,惹上你了。”二浑子递上烟,手里空荡荡的别扭,这会儿才想起自己干嘛去了!“娘的,早饭打翻了,等会儿我再去拿一份。”

    “你现在先去,我收完这点儿,等下上车,快耽误了!”

    二浑子听高粱说得急,怕误了高粱的事儿,抬脚就走,还没几步远就被高粱喊回来,嫫了把零钱给二浑子。“不值几个钱,给了!”

    二浑子给不给早饭钱,高粱不抱太大希望,就他那尿xing!那点出息!

    二浑子是啥人,他对高粱服帖高粱又是啥好东西了?这是大伙儿的印象!高粱这是要大伙看看,他跟二浑子不一样,是干大事的,不计较那几个子儿!

    眼瞅着二浑子跑远了,几个小贩儿才送了口气,脚底抹油开溜。至于杜碧癞,才没人搭理呢,和二浑子一个货sè,被揍了活该!

    “好了,还有谁家的菜没卖,还没够呢!”

    大伙儿有点惴惴不安,瞧着高粱那眼神没那么热切了,估嫫着高粱也不是啥好人,还是少惹为妙。

    高粱也挺无奈的,二浑子是把这事干顺手了,只会耍狠打架揍人,刚才也是偏帮着自个的,总不好去说他,瞧着这阵势,只有自己琢磨主意。

    “大伙怕啥!连二浑子都怕我叻,往后哪个痞子上你们摊拿东西不给钱,报我高粱的名儿,不就长底气了!高二军他哥要收的东西,他们有胆子乱拿,高二军揍不死你!”

    大伙儿琢磨琢磨味儿,是这个理呢!

    高粱拍了拍鼓囊囊的钱袋子,瞧着大伙的眼神梭来梭去。“赶紧的,每样还差百把斤,谁先卖先拿钱!卖剩下的明ri可不收了。”

    这一说,立即有人急了,自家还剩着多呢,刚那几个小贩没影了,不卖高粱就没地儿卖了,难道挑回家捂烂?不是跟钱过不去么!

    “我这还有十几斤呢,先收我的!”没一会儿大伙又踊跃了,收齐了东西,高粱捎上二浑子,嚼着秉子油条儿,走起!

    二浑子嫫嫫脑袋,有点儿想不明白!“粱哥,你说咱干嘛花这冤枉钱,我吃几个包子,五麻子敢哼半个声儿,我揍死他!这花了钱的,吃着都不香。”

    “香!咋不香了。”

    今ri二浑子虽然横了点,但看得出,二浑子是真心对自个服帖,高粱还是有点儿感激的。二浑子虽然不是个东西,但也记着恩!没坏得流脓。

    “二浑子,以后吃口包子给钱,咱不差那几个,吃在嘴里,身上长力气劲儿,花的也不冤枉!”

    “粱哥!花钱这不得劲啊。”

    “啥不得劲,眼珠子往上瞧着点,盯着几毛钱的玩意,能生小鷄哦!想赚大头,就得给小头。这他娘的还是老子说的呢!”

    二浑子犯嘀咕,他老子可不识字,也听说过啊!那就高粱说的。不过他倒是不傻,高粱说着点儿星子,二浑子就琢磨开了,高粱这是要带他赚大头的意思啊!想着了这儿,二浑子心里面乐呵呵的,直咧嘴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