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六章 不讲规矩

    婶子糊涂没糊涂高粱嫫不着头脑,反正这会儿妹子高晓晓在一中上学住校,这几天没影儿,高粱夜里还是一个人搂着大棉被睡迷糊,也不觉着冻,天不亮被子一掀,穿了裤子就开车去集市!重复干收菜的事儿。

    刚把拖拉机开不到一段儿,路过二浑子家,二浑子一下从屋里窜出来。“粱哥!捎我一段。”

    高粱拉下手刹,还没停稳,二浑子就跳到后座坐上。

    “二浑子,你上哪?你家不是有摩托车!”

    二浑子那辆烂摩托车算是二浑子的一张脸,骑着招摇过市,这货今天咋不骑了,跑来搭高粱的顺风车!

    “粱哥!我上县城,大冬天的骑着风大太冻,摩托车卖了!”

    “二浑子,我还要上乡里收菜呢,这下可到不了。”高粱有点儿不情愿搭理二浑子,没出息!看冯大壮,那膀子横样,可还不是被仇云燕一个女人就捏死了,苾得没点办法。

    二浑子说不碍事,他不着急,还说高粱发大财咯,跟上去瞅瞅,也让高粱带着挣口吃食,不过高粱才懒得搭理他。

    在县里混了一阵,二浑子让乡亲们说准了,在乡里能当霸王,但县里不好混,看冯大壮和洪德宝就知道,县里这样的人多着呢!二浑子在县里打了几次架,名儿是叫的响,不过没捞到实惠,又灰溜溜的回乡里来了。

    路上二浑子倒是挺多话,一会儿问高粱送菜的事儿,一会儿又是点烟。没过多久到了乡里集市,高粱说先去买几个油条包子当早饭,让二浑子看着车。谁知道二浑子二话没说,吱溜下去了!他上集市吃的拿的从来不用给钱。

    而且二浑子把嘴都养刁了,说别家包子都干巴巴的,不舍得放肉,五麻子蒸的包子才有味儿,嚼开了兹啦往外冒油,馅多着呢!

    这狗ri的!高粱心里骂上两句,也随他去,自个跑卖菜的铺位开始收菜。

    来回久了,卖菜的主都把高粱的脸记熟了,瞧着高粱进来,就跟过年似得热闹,一个个把菜篮子凑到高粱面前,大声嚷嚷说早上菜园子里新摘的,鲜嫩好吃,收菜的小贩要都没肯卖,就等着你叻!

    “行!莴笋儿四十八斤,拎到那边儿一起装车!”高粱忙碌的过称,算钱!把边上几个收土菜的小贩眼红恨不得把高粱瞪死!一个个牙洋洋在心里死咒,一边腆着脸跟高粱抢生意。

    这些小贩平常黑惯了,坑老年骗愣子,大伙都不待见!卖给人家俊小伙就舒心,多少都收得下,只要自家的菜新鲜干净,就从不短斤少两,装车就给现钱,硬/挺挺的票子拿手里,多实在。

    高粱这边热闹得很,都成乡里集市一大早的焦点了,小贩子都散到集市门口去堵了,还是堵不住大伙往高粱这块凑!

    “娘的!太没规矩了,这不是乱弹琴么,再这样闹下去,大伙还要不要吃饭了?”

    “过去说道说道!”

    “走,大伙一起去”

    几个小贩拉拉扯扯,推个人出头,一齐朝高粱杀过去。

    高粱正忙着呢,个老掉牙走路打摆子的老头拎着一把小葱,颤巍巍的。

    “谁有小称,借一把!我这称大了,称不了呢没有就算了,算四两,大爷您拿稳钱,谁跟大爷熟看着点,街上扒手多呢!”高粱大声嚷嚷。

    老头有点耳背,没听清!边上忙着有一起卖菜大媳妇上来管闲事。“大爷,赚到了,不到四两呢!这小伙好心啊,您孙女不是正好上年纪,我来做媒咧!”

    “扯淡,挡着我卖菜呢,让开一下”

    场面闹哄哄的,那伙小贩挤进来都费了大力气,喘着粗气。“兄弟,生意蛮好啊!”

    “前面的干嘛叻,不卖菜别挡道!我家的菜还没卖出去呢。”高粱还没说,后面就有乡亲嚷嚷了,挿队遭人恨!

    “没卖的我收了!”小贩眼睛一瞪,扯开嗓子把人压下。

    “呸!才不卖他呢,称都不规矩,一斤称八两半。”小贩脸顿时紅开了,使劲硬着脖子反驳,可一张嘴也争不过这么多人不是。

    高粱明白了,这伙人眼红上来找茬来了,那可就没好脸子给你使,跟着大伙一起嚷嚷。“谁干这缺德事,赚的黑心钱不够吃药的!”

    小贩们气愤愤,砸了名声还咋做生意!

    “妈拉个巴子,今天让我教教你这儿的规矩,明了跟你说开,你要是再敢在这收东西,我们见一次揍一次,今天就先给你长点记xing!”

    带头的小贩伸手就去掀高粱的称盘,称是做生意的吃饭家伙,折了称还有啥明白买卖可说的,明着拆招牌。做生意也讲份量,秤盘子都让人砸了,谁还敢跟你做生意!

    娘的!小爷没惹你们,当小爷泥捏的!要真让这帮人砸了称,这帮子乡亲别看现在热乎,以后肯定不卖菜给高粱了,收不到菜,高粱还送个毛!都断小爷财路了,还有不发狠的!

    别人去抢秤盘,高粱手快,一把捞起秤坨,砸在卖菜的青石摊上,火星子都砸出来了!那小贩手都缩不赢。这要被砸中了,没折了高粱的秤盘,先折了自己的骨头!

    “谁他娘的咋呼!还揍上了!”

    乡市场办事管理的杜碧癞拨开人群,瞧见高粱和几个小贩,也不着急,眯着眼儿寻思找个啥名目,给这几个家伙整点罚款出来。

    尤其是瞧着高粱,这小子整天大把大把的收家伙,肯定赚饱了,可高粱有税交税,不躲不逃的,一直没机会杜碧癞没逮着机会让高粱吐点出来,好不容易撞上了,那不咬掉一块肉才怪呢。

    “干什么玩意闹的,还打上了,都给老子捉进派出所。”杜碧癞兹着一口黄牙,心里乐着呢!脸上却绷得死死的,看着真像那么一回事。

    进派出所还不得耽误事,好几千人等着高粱吃饭呢!误不起。瞧着这老贺头有模有样的,高粱可不把他当回事。王剑兵说了,市场办事管理就是个收杂税的,就是个痞子,二浑子带着手里的痞子还干过这事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