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五章 妹儿给暖床热乎

    仇云燕还是不忘自己的大家伙,好事!长了个大家伙,到处都能ri女人去,ri畅快了女人还老惦记!

    听仇云燕这么说,高粱也乐了。“仇主任,我的是打小就大,你们女人的哅是后面才长大的呢!这要吃啥玩意才能长这要哦!仇主任,你说说看。”

    “我咋知道!你问顾老师去啊,顾老师家像还是你们龙湾乡哪个村的去了!”仇云燕说着,身上有开始入了好受劲,感觉又被高粱撩上了,想着下午还有会要开呢,赶紧不跟高粱说这些了。“小粱,下午我得开会呢!先走了。”

    高粱可不乐意放手,事情还没底呢!那半下啥时候ri进去,可别像高雯丽一样给跑了,去燕京,还能赶那去把高雯丽给骑了?别介这仇云燕也玩着一出,那高粱就拿石头砸天了。

    “仇主任,你可别走,咱们还没商量好下回啥时候弄呢!你刚刚可没舒服呢。”

    “我”仇云燕还是有些说不出口,也没啥经验,不是哪个女人都跟柳chun桃似得,随时随地撇开腿往里ri都行。

    “反正不能在学校!让人看见了,我可是没法待了!”

    高粱琢磨地儿,仇云燕赶紧把手抽开去,慌慌张张的怕被高粱继续撩,一溜烟跑了!

    高粱看着仇云燕撇着腿儿一溜一溜的扭芘股,心里寻思开,上哪去哟!宾馆是好地儿,门一关,大雪天光芘股跑也没事,扒光衣服干那事还不用捂着被子。

    可是宾馆太糟践钱,仇云燕要是跟自个ri上了,弄畅快了,上了瘾头,肯定不是一次两次的事儿,得落个长远地头。自己的小砖屋倒是不错,可仇云燕这身子娇肉,难道还跋山涉水跟自己搞一回这事了?

    高粱一早送菜,一边想辙,来来回回跑过了几ri,高粱总算寻思个稍微靠点谱的法子!要不上县里租个地儿放菜当仓库,就能跟仇云燕在那干事!不过那也糟践钱,暂时是没法弄的!

    就这么琢磨开了,高粱起早买家伙,上午送拽校,下午拿了单子回村捋一捋,第二天再起早,这ri过的蛮舒心!

    不过高粱把送菜的活计包揽了,分了心,水库就没那么多jing力看管着!好在现在过冬,一塘子鱼不要喂食,让高粱得闲!

    有乌嘴在那守着,没人敢打主意。个把人不顶用,乌嘴凶着呢,要被乌嘴追着咬,人多了乌嘴贼jing,一溜朝山坳子里钻,回村叫唤喊人。

    这天下午,肖月梅在家拾缀柴火,一撂撂的往高处叠,高粱上午送了菜去学校,下午没事了。瞧着婶子吃力,高粱赶紧上来帮把手,呼啦呼啦的往上面拎,一手提一捆,不费劲!

    “小粱,水库的活你是不是不想干了?”肖月梅在下边问。

    “谁说的,哪不想干,我干的好着呢!有乌嘴看着,谁敢上来得瑟跟二浑子那回样,裤裆咬烂了,光芘股在村里跑!”婶子肖月梅问的话,高粱没当多大的心,胳膊膀子一甩,两捆松木枝就被码到最上面,整整齐齐的。

    “小粱,累着了,先喝口水。”肖月梅招呼高粱放下手里的活,舀了一水瓢清冽的井水。

    “可大伙都说你发了大财,成天忙活别的了,没心思了!”

    “谁说着!”高粱把水瓢放着嘴边,忘喝了!顿了顿,高粱又问:“婶子,原话咋说呢?”

    “说你发了大财了,整天收钱收得手软乎,长大出息了呢!”肖月梅乐滋滋的说道,腰杆儿挺得直直,说这话的时候都不带正眼,藐视!最后一句还是肖月梅自个加上去的理解,就该这么理解,挣大钱了不就是长大出息么!自家的侄儿早就看了,就比那些泥腿子好!不声不响的就把事办好了,早上买,上午卖,下午哗啦啦的数钱票子。

    缓了缓!肖月梅拧巴两下。“就是说,小粱你不记着事,忘了水库,没人去守了!”

    高粱一琢磨,就透了!“婶子你放心,他们眼红呢!啥忘了水库,是忘了那会说收他们家地里菜的事。眼瞅着我上乡里集市,把钱让别人赚了,心里不踏实,后悔着呢!”

    “可村部高支书也听了这话,还有村长他们!”

    高唐!刘长喜!高粱顿时有些上心了,高唐那老狗估嫫着这会儿正乐呵等着大胖子富商明年上来包水库,应该不会那这事来整幺蛾子出什么变数了!高粱更关心上回给翁叔公支的那一招效果咋样了,高唐摁着大伙不卖菜给高粱,看把大伙恶心长啥样,高粱非常期待!

    “婶子,大伙还说啥了,有没有提到高支书他们?”

    “有呢!可恼了,刘三元家王蓉上回还跟我唠嗑,说高唐是眼热你,把大伙搭上了有钱不给赚,现在大伙谁见了高支书背地里也要哼哼两句。”

    原来王蓉这女人在下面扇风哟,那嘴皮子爱说道,最合适挑事。也软乎温热,最合适干那事!瞅机会去嫫她家门了,好好把她去ri上一顿。

    “小粱,水库的活不干就不干了,村里给不了几个钱,那山尖子上冻得慌,到处漏风,多受罪啊!”

    高粱心里热乎乎的,婶子是帮他考虑着,让自个不挨冻。不过高粱有自己的想法,弄水产的事儿高粱琢磨了好几年,一准能成大事!

    “没事儿!婶子,我身子火热,那点冻不算啥!”高粱拍拍哅脯肉,硬扎扎的。

    要你火力壮才好呢!没准就能干了好事,肖月梅心里吃笑,还故意焦急的样。“不行,要干那活也不能受冻啊!尼濎再抱床褥子去!”

    “一个人睡着被窝子里老不热,晓晓要是放假了,我让她给你去捂被窝子,那啥也说了啊!”肖月梅语气坚定。“干活!”

    一把柴垛扔高粱手上,高粱只剩下干瞪眼!都是媳妇暖床的,哪有妹儿给暖床热乎,高晓晓那小身子可越来越软乎了,要长成大姑娘咯,婶子这是糊涂了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