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小说网LOGO
回首页 乡村文 站导航 排行榜
上一页 | 返回目录 | 下一页
第六十三章 最会逮机会

    洪屠户咽了咽唾沫,心里顿时有点没底了,这小子不声不响的,说不准是个狠角sè!要么就是个愣子,瞧那架势玩一样,说不准还能真扎!这会儿不能逞强,等个没人的地儿,喊几个人堵上揍死这愣子!

    不管怎么说,洪屠户被高粱这一下弄得有点顾忌,有点气弱!

    “孙子,你害老子!仇云燕,这事你不能这么算了,冯大壮让你弄走了,今天又出了这事,你这一碗水端不平,总有人不服!就算闹到吴校长那,我也占着理!”

    “谁不服!洪德宝,你想闹事是!别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仇云燕,你啥意思!没凭没据的,我看哪个敢乱给老子扣屎盆子。”洪屠户那双牛眼一瞪,些个看热闹的师傅和切菜的帮闲不觉得后退两三步,一个个瑟瑟的把脸翻一边,别被洪屠户惦记上了。

    洪德宝不像别的人,叫仇云燕主任,而是直接喊名儿,可见洪德宝仗着吴副校长的牛苾呢!

    “洪德宝!你说没凭没据就对了,那你也不能随便诬赖我。”高粱挺直了身板上来喊话,并且是拿洪德宝自个的话堵他,让洪德宝一下没话说了。

    “狗ri的孙子,好一张嘴!娘的,你让他说,耗子屎是哪来的,娘的,给老子说清楚了!”

    洪德宝指着老徐的侄儿的鼻子,手指头啪啪的掰扯响,吓得老徐那侄儿脚底直打软!仇云燕那身段诱瀖也没用了,这家伙最记打,刚才洪德宝洪屠户把他揍怕了。

    “没看见呢!小均没看见,炒一大锅,哪里有那个眼力往里瞧啊!”老徐生怕侄儿犯浑遭殃,赶紧跑上来替侄儿说话。“切菜的人一个个过了手的,应该问他们!”

    老徐挺jing的,两边不得罪,还把矛头指向几个切菜的!几个切菜的脸上一绿,这明显是洪屠户跟仇主任较上劲了,偏帮谁都是得罪人呀!不由得把老徐咒得生儿子没芘/眼。

    “不用问了,只有老鼠咬香肠,没见老鼠吃蒜苗的。这是秃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事!”高粱声儿不弱,杠杠的!几个切菜的心里头一松,顿时有些感激!

    “谁说老鼠子不吃蒜苗,谁见过!谁又见老鼠子爬我这香肠了?”洪德宝也不傻,胡搅蛮缠。

    高粱气得不轻,眼珠子溜溜转,不停的算计琢磨。“洪德宝,你今天说这话,那肯定是把事要落在我们两人身上了?”

    “是又咋的,反正这事不管老子,除了老子就是你这孙子!”

    “洪德宝,我今天还让你明明把事儿认了!”高粱甩着手臂儿,从兜里翻出一张弊纸。“洪德宝,我这蒜苗今早龙湾乡赶集买的,新鲜,上面还有乡里收税的票呢!来得正。那我问你,你这香肠哪来的,有票没?”

    这话说的,仇云燕顿时盯着高粱,没成想高粱这一下弄的,就踩住了洪德宝的尾巴!这小子jing呢,最会逮机会。想着想着,仇云燕就脸红了,高粱最会逮机会,逮着她掉沟渠里的机会就把她嫫了。逮着李美芬妥裤子就把她身子看光了,逮着李美芬撩起她热乎的身子yu罢不能就跟这小子干了那事!

    不过,仇云燕不后悔,反而觉着有些幸运和期待,李美芬说着没错,这么舒服的好受劲上哪去找

    洪德宝听完高粱的话后眉毛一跳,就知道要糟了,这小子怎么到处长心眼。他哪有票,这些香肠是洪德宝上市里找人黑路子买的,便宜得离谱,来路正了才怪!高粱就是瞅准了这一点,连猪肉都是用的隔天的,洪德宝心黑,不买孬香肠赚黑心钱才怪!

    没一会儿洪德宝就觉着背心窝子走凉水,不妙得很。那几颗老鼠屎都没人关心了。洪德宝的香肠来路不正,谁知道会不会吃死人,要是捅开了闹大,一准得走人没法让他干了,吴副校长也兜不住,还会嫌弃他洪德宝给吴副校长自己丢人呢!

    这孙子用的损招绝户计!洪德宝心里头暗骂,打死都不能承认这事!打定主意把这事继续胡搅蛮缠下去。

    “我这香肠县里菜市场买来的,票撕了,咋的!”洪德宝嘴皮子发白,有些底气不足!还真让仇云燕说中了,这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

    高粱眼神利着呢!瞧准了洪德宝sè厉内荏,知道捏住洪德宝的要害了,看他还敢瞎闹!

    不过洪德宝不松嘴,来个死无对证,倒是不好办了。高粱瞧了瞧仇云燕,这事还得看她,她要是较真,那就继续往下整,找人对账,香肠谁卖给洪德宝的,多少斤多少钱,一个个一条条说清楚了,整死洪德宝!

    仇云燕琢磨了一阵,顿了顿发话了。“老徐,把那盆子菜倒沟里去!”

    “仇主任,好大一盆呢!真真倒啊!”

    可惜呢,那么大一盆,还是油汪汪的香肠儿,一口子人都能吃上一个月,有几颗老鼠屎怕啥,挑干净了谁知道,这也太糟践东西了!

    不止老徐,高粱都这么想呢!村里头哪家没个耗子窜来窜去的,也没什么大毛病啊!

    “今天这事就不分谁好谁孬了,我还是把话撂这了,谁要是再觉着这活要伺候着干,那我就找人干!”说着狠狠的剜了洪德宝一眼。“老徐,中午的菜换一个,蒜苗炒香肠撤了!”

    “换啥!”

    “蒜苗炒猪肉片!”

    妈的,这sāo/女人!洪德宝气得哅口一凸一凸,换肉不换菜,摆明了给老子看脸sè啊!愣货鬼孙子,给老子等着。

    洪德宝狠辣的撇了高粱一眼,气呼呼的出门,甩着大膀子没人敢惹!到了食堂门口自来水管正在放水,溅了洪德宝一裤子。

    他娘的!洪德宝拽着舀水的胶瓢哐当摔得老高。

    ri不死的,没整倒这孙子!高粱觉着有点儿可惜,要是仇云燕今ri跟洪德宝死磕上,把这事一闹,没准这洪德宝也能整没了。再凭着跟仇云燕今天ri了一半的关系,以后把她ri舒服了,送肉这好事还不是高粱的份儿,那可老赚钱了!可惜了,仇云燕今天没下这狠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网站首页